首页 > 新闻 > 齐鲁第一眼 > 山东新闻 > 正文

嗷夜|压轴挂牌的医保局来了,首任掌门为何是他?

核心提示: 耐人寻味的是,除了医务人员薪酬制度改革之外,另外三项改革:医疗服务价格制定与调整、药品流通中的集中招标采购、医保支付方式改革,全都与胡静林执掌的国家医疗保障局有关。

5月31日,作为机构改革中需要重新挂牌的25个国家部委中最后一个揭牌部委——国家医疗保障局(简称国家医保局)终于揭开了面纱,并迎来首位掌门人——原财政部副部长胡静林。

国家医保局有哪些重要职责?为何成了最后一个揭牌的部委?掌门人为何来自“医界门外人”?嗷夜哥一一进行了解读。

国家医疗保障局终于揭开了面纱。

为何挂牌最晚?

全新机构挂牌稍缓

此前,中编办主任张纪南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25个需要新挂牌子的部门已经有24个挂牌。

截至目前,医保局是25个需要重新挂牌的部门中,最后一个挂牌的。因为,医保局是一个全新的部门,需要重新组建人事、协调各种资源等,所以需要较长时间。

国务院其他新组建的部委,大都是在原有部门的基础上整合挂牌,如自然资源部是基于原国土资源部,卫生健康委员会是基于原卫计委,应急管理部基于原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而医保局则是将人社部、原卫计委、国家发改委、民政部四个部门的相关职责进行整合,相关人员要进行转隶或选拔调用,相关材料资产等财物要移交。

按照规划,医保局将实现“三保合一”(新农合、城镇居民和职工医疗保险),此前上述三险分归人社部和卫健委管理,相关服务器、数据库等移交也需时日。

从架构看,新医保局掌握着钱与权,这也是被称为史上超级医保局的缘由。未来医疗结构会调整,如医生价值通过医事服务费提升体现,药品、耗材对医院而言,不再是利润中心而是成本中心,过度医疗等行为也将大幅减少。

医保局有哪些职能?

整合四部委职责,拟定医保政策

根据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国家医保局整合了多个部门的职责。

方案提出,将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的城镇职工和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生育保险职责,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的新型农村合作医疗职责,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的药品和医疗服务价格管理职责,民政部的医疗救助职责整合,组建国家医疗保障局,作为国务院直属机构。

其主要职责是,拟订医疗保险、生育保险、医疗救助等医疗保障制度的政策、规划、标准并组织实施,监督管理相关医疗保障基金,完善国家异地就医管理和费用结算平台,组织制定和调整药品、医疗服务价格和收费标准,制定药品和医用耗材的招标采购政策并监督实施,监督管理纳入医保范围内的医疗机构相关服务行为和医疗费用等。同时,为提高医保资金的征管效率,将基本医疗保险费、生育保险费交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

医改专家廖新波向媒体者表示,以往是九龙治水,新医保局成立后各种功能将合一,更具权威性,更有谈判力,监管能力也会提升。

有哪些影响?

医改3/4任务与医保局有关

2018年2月,新一届全国人大、全国政协大会召开前夕,按照惯例,受财政部委托,时任财政部长副部长的胡静林前往农工党中央机关,拜访两位级别高于自己的民主党派中央领导人——农工党中央常务副主席何维、农工党中央副主席兼秘书长曲凤宏。

就在这场内部座谈会上,再次当选全国政协委员的呼吸病临床专家孙铁英,代表医药卫生界农工党员发言。此前两年的全国两会期间,孙铁英连续呼吁财政部门在公立医院取消药品加成之后,加大财政支持力度。胡静林笑着聆听孙铁英的发言。一个月后,孙铁英的新提案广受媒体关注,名为《破除以药养医机制,实施科学合理的综合医改措施》。

“破除以药养医”被原国家卫生计生委视为过去五年医改的首要成就。而“科学合理的综合医改”,则被原国家卫生计生委多位专家视为超出了卫生部门的能力范围。正因此,2018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要求:深化公立医院综合改革,协调推进医疗价格、人事薪酬、药品流通、医保支付改革。

耐人寻味的是,除了医务人员薪酬制度改革之外,另外三项改革:医疗服务价格制定与调整、药品流通中的集中招标采购、医保支付方式改革,全都与胡静林执掌的国家医疗保障局有关。

胡静林

掌门人为何是“医界门外人”?

在多领域有丰富改革经验

据简历显示,现年54岁的胡静林是经济学背景出身,从中国人民大学工业经济系、劳动人事学院研究生毕业,博士学位。在调入财政部之前,他曾在原国家国有资产管理局任职6年,官至企业司副司长。

1998年,胡静林开启了在财政部的20年职业生涯。他先后在财产评估司、经济建设司任副司长。2004年起,他先后踏上经济建设司司长、办公厅主任这两个正厅局级岗位。2009年,他升任副部长级,任财政部部长助理、党组成员。

截至拟任国家医保局局长之前,从部长助理到副部长,胡静林已在副部级岗位上呆了9年,其间辅佐了谢旭人、楼继伟、肖捷、刘昆等四任财政部长。

“想不到!”一位资深医改专家如此评价胡静林任国家医保局局长。

光就履历而言,胡静林并无医疗、医保、医药任何一个领域的从业经历。呼吸病临床专家孙铁英,没有想到坐在她对面那位鬓角泛白、笑容可掬的官员,在三个多月后,会转身一变,成为掌控中国99万家各类医疗卫生机构“定价权”、“采购权”和“支付权”的强势部级领导。“我们医疗界很多人希望(原)卫生部的人出来当国家医保局长,我倒是觉得,局长不一定非得当过大夫。”孙铁英依然对首任国家医保局长充满期待。

虽没有与医疗有关的从业经历,但胡静林并非与医疗无关联。今年全国两会期间,胡静林探讨了医疗卫生改革的重大问题——农村医疗与健康扶贫。在回答中外记者提问时,他表示,2018年中央财政安排的专项扶贫资金1061亿元。他特地补充了一句,如果加上用在教育、医疗卫生、社会保障等方面的扶贫投入,这个规模更大。

此外,胡静林长期以来从事国有企业改革和宏观经济理论研究及实际工作,工作经验丰富,理论功底深厚,参与过多项财政、产业管理体制重大改革及宏观经济重要政策研究工作。想必他在多个领域的改革经验,也是他出任掌门人的重要条件,与推进医疗改革相契合。

作为“医界门外人”,胡静林并不孤单。今日公布的3位副局长,正好来自于被国家医保局整合职能的三个部委。他们分别是施子海、陈金甫、李滔。施子海此前任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秘书长,陈金甫此前任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医疗保险司司长,李滔此前任国家卫生计生委基层卫生司司长。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张琪)

资料|据人民日报客户端、21世纪经济报道、中国财经报、健康界等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魏业萌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