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评论 > 正文

动辄评判他人是否爱国非理性之举

核心提示: 动辄评判他人是否爱国非理性之举

 【亮见】

这两日,几位企业家的言论引发社会广泛关注。其中一个是联想创始人之一的柳传志发表了一封公开信,针对近日流传于网络的“5G标准投票时,联想为什么不支持华为”的事情进行了说明。

据说,“此前联想被恒生指数除名时都保持了沉默的柳传志,这次选择不再隐忍”。不再隐忍,持信而鸣,这其中必有原因。当前情势下,华为被当作民族工业的一个旗帜、业界标杆——虽然华为高管及华为创始人任正非都再三出面呼吁淡化此说,因此,“5G标准投票时,联想为什么不支持华为”就非同小可了。柳传志的公开信正是针对由此而来的所谓“爱国”争议而不得不发。

当今世界,虽有“地球村”之称,但东西南北的概念仍在,国与国的界限仍有。地球村的概念,反映的是国与国之间联系的密切性,以及在国际分工体系中国与国之间的相互依赖性。虽然如此,却不能就此消弭国家之间的差别,更不要说消弭不同地域的人们对其生存环境与空间的依恋情结了。这种国与国之间的依赖性与不同国别的人们对其生长和生存空间的依恋情结,构成了多重紧张关系。

一个跨国企业,如联想,再如华为,不仅从企业的角度想问题,也不仅从中国的角度办事情,还不得不从世界的角度想问题、办事情,这是因为他们站到,或者说抢到了他们当今在世界上所占有的位置。这样一个位置,是许多中国人梦寐以求、日思夜想的位置,是中国企业弄潮于国际市场的标志。正因如此,才有了联想在国际上就5G标准定夺的投票权;也是因此,才有了任正非的“联想在5G标准的投票过程中的做法没有任何问题”的反馈。

去年,中国赴日旅游人数高达600多万,是年访日游客中数量最大的群体。这些事实无论如何也不可与“精日”相提并论,更不宜作为爱国与否的衡量标准。

国家界限的存在,以及不同国家间生活和行为方式的不同,与在这些不同中比较并由此追求其中更好生活方式的愿望,其实正是国家开放的前提和动力。这种愿望、动力和行动,正是联想、华为以及众多中国企业走向世界的根由,也是中国人跨出国门学习、游历和体验的根由。动辄将这种行为上升到爱国与否,这与开放和爱国背道而驰。

中国开放的历史,是从器物层面而渐次提升的。有器物的比较,才有“师夷长技”的愿望,也正是有了对“新干线”的体认和赞美,才有了中国高铁的四通八达。国家开放的结果,国人跨出国门的结果,必有人喜欢埃及、印度的古迹,也必有人钟爱美国、英国的景色,以此来将国人分成三六九等,命之“精埃”“精印”,或“精美”“精英”,实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也必然导致对同胞国民的拒斥。此风不宜刮,此风不宜长。

(作者:许言悟,系媒体评论员)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魏业萌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