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名记 > 正文

鸿茅药酒有无“毒性”,该有权威结论

核心提示: 这几天,偌大一个舆论场被一瓶药酒熏得够呛。一位广州医生因发帖称鸿茅药酒“有毒”而被内蒙古凉城县警方抓捕,这则早在三个月前就已发生的“新闻”,一经曝光便引发热议。声浪过后,焦点问题清晰呈现——鸿茅药酒究竟有没有毒?

这几天,偌大一个舆论场被一瓶药酒熏得够呛。一位广州医生因发帖称鸿茅药酒“有毒”而被内蒙古凉城县警方抓捕,这则早在三个月前就已发生的“新闻”,一经曝光便引发热议。声浪过后,焦点问题清晰呈现——鸿茅药酒究竟有没有毒?

无论是被捕医生的“科普”,还是许多声援者的质疑,无不在一定程度上认定了鸿茅药酒的毒性。鸿茅药酒虽以酒或保健食品的面目示人,实质上却是一款甲类非处方药,正所谓“是药三分毒”。而且有专家指出,其配方所显示的67种中药材中包含多种毒性药材,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中心曾对相关副作用做过专门提示。

更重要的是,作为一种非处方药,鸿茅药酒非但没有对具体的禁忌症、适应症以及服用剂量与疗程等作出必要的说明,而且在其铺天盖地的广告中,将这种药品包装成似乎能包治百病的“神酒”——“所有人都能喝”,且最好“每天喝两口”。伴随着这样的非法营销,“禁忌人群”也有可能饮用药酒,从而对健康造成“额外”的损害。在这个意义上,说鸿茅药酒是一种“毒药”也不为过。

当然,要想从医药科学意义上对鸿茅药酒有无毒性作出权威判断,在很大程度上还得靠监管部门发力发声。否则,难免出现难看的“神仙打架”。近十年来,在海量广告的推动之下,鸿茅药酒一直在争议声中高歌猛进。与此同时,在监管格局上也呈现出了一种堪称滑稽的景观:一方面是包括当地食药监部门在内的多个部门的“力挺”,一方面则是多地对鸿茅药酒说不——鸿茅药酒广告至少曾被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违法次数达2630次;鸿茅药酒至少曾被10省市18次采取暂停销售的行政强制措施。

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大的“反差”?为什么一种在这么长时间里被这么多地方说不的涉嫌违法的所谓药酒,一直屹立不倒,且能顺利赢得多个部门的“背书”甚至出手“相助”?这些问题之中,分明隐藏着另一种更严重的“毒性”——对公共治理而言的“毒性”。

相对而言,这种“毒性”更值得警觉。这种“毒性”不除,各式各样的“药酒”就会以各种名目被“酿制”出来,在伤及公众身心健康的同时对公共治理造成进一步的毒害。从这个角度来看,监管部门不仅要对支撑鸿茅药酒的各种非法广告与不正当“背书”进行严格审查,更要把鸿茅药酒案视作亟待解剖的“麻雀”。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董艳苹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