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齐鲁第一眼 > 济南新闻 > 正文

济南南山最大石料厂关停多年后被拆 仲宫一天集中拆除5万平米违建

核心提示: 4月13日,在济南南部山区仲宫街道泉泸管区黄路线村,一处已关停多年,南部山区体量最大、产量最高的非法石料厂被彻底拆除。该石料厂严重破坏山体,污染周边环境,同时又利润巨大,日营业额20万元以上,每天利润超过15万元。这处石料厂被关停后仍偷挖盗采,与执法人员“打游击”。

拆3

石料厂所在的山体已被挖空近半,“悬崖式”山体直接裸露在外。

4月13日,在济南南部山区仲宫街道泉泸管区黄路线村,一处已关停多年,南部山区体量最大、产量最高的非法石料厂被彻底拆除。该石料厂严重破坏山体,污染周边环境,同时又利润巨大,日营业额20万元以上,每天利润超过15万元。这处石料厂被关停后仍偷挖盗采,与执法人员“打游击”。

文/片 齐鲁晚报 记者 张阿凤  

挖空近半座山体 每天利润超过15万

此次取缔拆除的石料厂位于仲宫街道黄路线村,地处南部山区和市中区交界处,建成时间早,存在时间长,多年前由市中区兴隆片区村民承包山坡后,从事非法石料开采和加工,曾经是仲宫境内乃至整个南部山区体量最大、产量最高的非法石料厂。

记者在现场看到,石料厂所在的整座山已被挖空了近一半,一面悬崖式的岩石立面直接裸露在外,山体破坏严重。“南部山区普通的石料厂,一般只挖个山脚,体量没有这么大,也就只有这个石料厂的四分之一甚至六分之一。但这家石料厂却挖空了半座山,原本的圆山变成了悬崖。”仲宫街道工作人员介绍。

南山大大小小的石料厂为数不少,为何这家石料厂体量最大、产量最高?该工作人员介绍,这主要是因为该石料厂位置“得天独厚”。“这家石料厂恰好位于南山和市中交界处,山下的道路直通兴隆片区,前些年二环南路沿线开发,包括领秀城、兴隆片区等所用的石材很多都来自这里。”

据周边村民介绍,正常运营时,该石料厂每天的交易额能达到20万元以上。“石料开采是一项暴利行业,20万元的日营业额,利润能在15万元以上,他们只需要付些承包费,可以说是一本万利。”一名村民说。

但火爆的生意并没有给当地村民带来收益,反而严重破坏了黄路线村的道路,村内道路变得坑洼不平泥泞不堪。“一辆辆石料车、渣土车从村里经过,村内道路根本无法承受载重量这么高的重型车,不但道路损坏,还带来了噪音污染,村民们都不堪其扰。”仲宫街道工作人员介绍。

拆2

山脚下的“补偿专用违建房”建设质量极差,挖掘机铲斗轻轻一碰就轰然倒塌。

被关停后仍偷挖盗采 与执法队员打“游击”

据了解,该石料厂在创办初期是拥有开采证的正规厂家。但随着国内环保越来越受到重视,小散乱污企业逐一被关停,近些年,南部山区也在不断严控开采。这家石料厂执照到期后,就变成了“非法石料厂”。

“此处非法石料厂破环山体,产生大量粉尘,严重污染周边环境。在我的印象里,至少在四五年前,这家石料厂就已经被列为非法了。近两年南山所有石料厂均已关停。我们的主要任务就转变为严禁偷挖盗采。”仲宫街道工作人员介绍。

仲宫街道相关负责人表示,仲宫街道前期配合南部山区管理委员会综合执法局,曾多次对该处石料厂进行取缔。但在高额利益的吸引下,该石料厂铤而走险,与执法队员打起了“游击战”。

“他们使用可移动的生产设备,专程从市中区接入电缆为生产设备提供电源,夜间偷偷生产,天不亮就撤离,甚至纠结社会闲散人员阻碍执法,为牟取暴利简直是无所不用其极。”该负责人说。

仲宫街道工作人员根据非法石料厂夜间偷偷生产的特点,联合执法、国土等相关部门组成夜间巡查队伍,自2017年12月底开始,每晚出动巡查人员40人,在非法石料厂周边巡查,及时发现查处非法盗采行为。巡查期间共扣留大型挖掘机3台、斯太尔运输车辆3台。“即使在我们严查之下,他们靠夜间偷偷加工,一晚上也能有3万元到5万元的利润。”

为彻底挖掉这块山体上的“毒瘤”,仲宫街道工作人员联合执法、土管、环保等多个部门,配合执法局加大查处力度,打断非法石料厂的供销链条。最终,石料厂经营业主充分认清形势,着手关停工作,自行拆除生产设备,自此,曾经的“南山最大石料厂”终成历史。

与石料厂紧挨着的一处无证渣土倾倒场,在此次行动中也一并被取缔,所有违建被拆除。

近4万平违建房 本想要补偿反被拆

此次石料厂所在的仲宫街道黄路线村紧挨着兴隆片区,数年前兴隆片区开发的消息如同导火索一般,引爆了黄路线村的违建热度。在这座石料厂脚下,就建有一处大型三层钢结构厂房、一处钢结构板房、一处三层砖混楼房及其他房屋,面积接近4万平方米。

据了解,这些违建的建设人正是该石料厂老板。身为兴隆人的该石料厂老板在兴隆片区拆迁补偿中尝到了甜头后,在非法开采石料的同时,还租赁了黄路线村的土地,建设了大量既不用于生产经营,也不用于居住的“补偿专用违建房”,企图在仲宫复制“拆迁暴富经”,再次获取巨额收益。

记者在现场看到,这片位于山脚下的违建房屋体量很大,建设质量却极差,承重柱和楼板之间还有着很大缝隙,房屋也没有外墙和门窗,完全不能用来居住。当挖掘机开进后,铲斗轻轻一碰,房屋就轰然倒塌,被当地人形容为“房脆脆”。

“违法用地、违章建房本已触犯国家法律,以此妄图套取占地补偿资金的做法更是错上加错。这还带坏了当地民风,致使村内违建频出,严重影响村容村貌,且建筑质量极差,存在安全隐患。”仲宫街道相关负责人表示,仲宫将以此次黄路线村拆违行动为突破口,进一步彰显拆违决心,加快周边村居违建台账拆除工作,通过政策宣传,将农村住房建设引到依法有序的轨道上来。

此次双违建筑集中助拆行动涉及3个管理区、12个点位,违建总体量达5万平方米。该负责人介绍,仲宫街道坚持“自拆为主、助拆为辅”的工作方式,通过前期工作,集中行动开始前,就已经有超过1万平米自拆完毕。

相关链接

开拆禁养区非法养殖场遭破坏山体将修复

4月13日,南部山区西营镇的1家非法违建养殖场,在环保督查禁养取缔关停后于13日开始拆除。柳埠街道柳东村三处违建养殖房也同时依法被拆除。这也意味着“圈山地搞养殖”的简单粗暴落后的山区乡村发展方式开始淘汰。

13日上午,西营镇上罗伽村野鸡坡自然村的东山山顶上,8300余平方米的非法大型养殖场开拆。此次拆违拆临行动,西营镇执法中队联合环保、供电、消防、国土等部门,出动80余人。西营镇相关负责人介绍,此处养殖场共有7处建筑,均属于砖混结构,大约是2007年建设的。“当时上罗伽村村民为了在山坡上搞非法牲畜养殖,破坏山体私自建起了养殖场,没有任何建设批准和规划手续。”

2017年8月,环保督查部门对禁养区内非法养殖行为进行了取缔。前期,西营镇执法人员多次入户做思想动员,户主最终同意自行拆除,并希望执法人员给予助拆。2018年4月13日,西营镇联合执法队伍对其进行依法助拆。养殖场拆除后,建筑垃圾会及时清运,遭受破坏的山体会进行修复。

据了解,西营镇还有多处因环保督查关停的非法畜禽养殖场,这些养殖场大多数位置偏僻,部分是破坏山体和邻近水域建成的违法建筑物、构筑物。前期西营镇逐沟峪、逐村庄再次进行了排查摸底,接下来该镇将依法进行逐步拆除,拆除面积3万多平方米,实现“清拆全覆盖、禁养区零养殖”。

该负责人介绍,今年以来,该镇“拆违拆临”已拆除6万余平方米,下一步计划在全面摸排的基础上,分类分批处理存量违建,逐一销号,继续推动双拆工作形成“不断向纵深推进、全面向村居延伸”的违建治理格局。

齐鲁晚报记者 张阿凤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白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