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齐鲁第一眼 > 济南新闻 > 正文

掌故|这个济南人因可怜百姓罢官,后代夺了汉朝江山

核心提示: 风起,灯红,人别离。王贺扭头看了一眼长安城,目光里夹杂着不甘和眷恋。作为汉武帝委派的专司捕盗的绣衣御史,他抓住的流寇数目,一只手就能数过来。而他的同行,暴胜之,已经杀得郡国震动,官吏惶惶。

风起,灯红,人别离。

王贺扭头看了一眼长安城,目光里夹杂着不甘和眷恋。

作为汉武帝委派的专司捕盗的绣衣御史,他抓住的流寇数目,一只手就能数过来。而他的同行,暴胜之,已经杀得郡国震动,官吏惶惶。

这是他本事不济吗?

当然不是,因为王贺心里明白,天下哪有这么多盗贼,他们都是吃不上饭的老百姓罢了。

若国泰民安,有谁会造反?

若海晏河清,有谁会作乱?

每次看到同行谈论起又杀多少人,王贺就会一阵鄙夷。

用百姓的鲜血染红的顶子,带着就不觉得难受吗?

可是王贺有悲天悯人之心,武帝却没有忧国忧民意识。

这位曾经北伐匈奴,南平南越的雄主,真的老了。他开始畏惧死亡,建明堂,垒高坛,大起宫室,以求长生不老。

而这一切都需要花钱,花老百姓的钱。

可是那时候,老百姓哪有钱啊,连年的征战,早已让天下有了敲骨吸髓之感,现在又要征税加捐,一些走投无路的人拿起了刀枪,反进了山林。

武帝把这些人称之为盗贼。

他们真是贼吗?王贺摇了摇头。

“吾闻活千人有封子孙,吾所活者万余人,后世其兴乎!”扔下这句话,王贺大踏步的向东方走去。

济南是不回去了,出乡时鲜衣怒马,春风得意,回来却鹑衣鹄面,寒酸落魄,不知有多少人等着看笑话。

尤其是终家,那个与王贺有过节的家族,更是会轻视藐视,鄙视蔑视,王贺何必回家自取其辱。

他把目标定在了魏郡元城,也就是现在的河北大名,很快他就在这里当上了乡老,掌六乡之教化。

王贺离开长安的话,也一语成谶。自从搬到新家之后,王家果然人丁兴旺,其中最有名的便是王贺的孙女王政君和重孙子王莽。

这两人,一人做上了大汉的皇后,备受恩宠。一人篡夺了大汉的江山,背负骂名。

若王贺地下有知,估计也只能苦笑了。

齐鲁晚报 记者 朱文龙,图片来源于网络)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白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