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齐鲁第一眼 > 济南新闻 > 正文

田穰苴,这个山东人临危受命力抗强敌,没想到却折在一杯酒上

核心提示: 唐玄宗时期,为表彰历代名将,特设置武庙,收录了十一人,其中,以太公望姜子牙为主神,其他十人被评为“武庙十哲”。

唐玄宗时期,为表彰历代名将,特设置武庙,收录了十一人,其中,以太公望姜子牙为主神,其他十人被评为“武庙十哲”。

说起这十个人的名字,在中国历史上可谓赫赫有名,他们是:

齐大司马田穰苴,吴将军孙武,魏西河守吴起,燕昌国君乐毅、秦武安君白起,汉太子少傅张良、汉淮阴侯韩信,蜀汉丞相诸葛亮,唐尚书右仆射卫国公李靖,唐司空英国公李勣

品味这十个人的名字,有的朋友会发现,有一个人在历史上的传说比其他九位少之又少,他的名字也比较生僻,估计有人也叫不出来,这个人就是齐国的大司马田穰苴。但是细表起来,这位大司马的传奇故事不比其他九个人差。

今天我就为大家讲讲田穰(音“瓤”)苴(音“居”)的故事。

田穰苴,历史上因其官至司马,也叫作司马穰苴,春秋末年齐国人。

其实田穰苴并不是土生土长的齐国人,他的本姓也不是田。他原本姓妫,陈氏,老家是陈国,也就是现在的河南淮阳一带。后来田穰苴的祖先公子完因陈国内乱跑到了齐国,为了避难,改成了姓田。

不过,到田穰苴出生时,他已经是个彻彻底底的齐国人了。

田穰苴生活的年代,齐国的国君是齐景公。景公从小便崇拜齐桓公,尤其是桓公那“九合诸侯,一匡天下”的气势,让景公倾慕不已,自从登基开始,他就把复兴齐国霸权作为自己的重任。

可是,在景公年代,诸侯国真正的强者是处在山西,饮马黄河的晋国和身在荆楚,窥视中原的楚国。

齐景公的梦想,作为北方诸侯第一强国的晋国怎能不知道,晋国时不时地派出军队来敲打齐国,即使自己不来,也会派自己的仆从国来恶心齐国。

有一年,晋国联合燕国一起进攻齐国,晋国拿下了如今的聊城,燕国则占领了黄河南岸的一部分区域,面对两大强敌,齐景公寝食难安,十分忧虑。

就在此时,齐景公的大夫晏婴,向景公保举了一人,说此人可以解晋燕之围,以完齐国。

这个人就是田穰苴,不过那时候,他还是一个平民,根本没有什么功名。不过晏婴说他可以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本着对晏婴的信赖,齐景公召见了田穰苴。

没想到田穰苴一上殿,将自己的观点一说,齐景公马上喜爱上了田穰苴,二话没说,就任命他为大将,统帅齐国军队对抗强敌。

田穰苴受封之后,对齐景公说,自己可以出战,但是由于出身平民,让他指挥千军万马,怕指挥不动,所以请景公派一名重臣监军,以震慑士兵。

田穰苴的顾虑是非常符合实际的。在春秋时期,士兵都是贵族,平民和奴隶是没有权力加入部队上战场厮杀的。田穰苴平民出身,贵族必然瞧不起,这样的话,令不能行,禁不能止,对抗敌人必然一败涂地。

齐景公也想到了这一点,命令自己的宠臣庄贾作为监军,辅佐田穰苴抗击强敌。

田穰苴辞别齐景公之后,便去拜见了庄贾,并和他约定正午在营门集合出发。

第二天,田穰苴提前来到了军营,在此等候庄贾。没想到等到了日上中杆,还没见到庄贾的身影,于是他便派出了副将去庄府打探,看看监军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这位副将一到庄府,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原本满身盔甲、整装束带的庄贾此时一身便装,正在桌边与人喝酒。原来,庄贾的朋友听说他要出征,纷纷上门为他送行。这个祝庄贾旗开得胜,马到成功;那个说大王选您当监军,齐军一定能所向披靡,无往而不胜。说得庄贾飘飘然,很是得意,于是便留这些朋友喝酒。

人一得意,就容易放纵,加之庄贾身为景公宠臣,本就骄横,根本看不上田穰苴这个平民,两种情绪交织在一起,庄贾彻底把与田穰苴的约定给忘了,手下人提醒他,他仍不以为然。

这个亲兵来的时候,庄贾正在与客人拼酒,此时的他神态迷离,潮红满面,步伐轻浮,言语胡乱,浑然不知自己在什么地方,将要干什么事情。

此时,门丁来报,说正午已过,门口有副将来请大人去军营监军。庄贾听了,不屑一顾,并嘲讽说:“小平头当将军,总把鸡毛当令箭,时间就那么重要吗?时间到了又怎么样?”随后,他与客人继续喝酒,根本不让副将入内。

又等了约莫两个时辰,副将受不了了,他闯进了宴席,庄贾见副将进来,摇晃着身子指责道:“大胆!你为何擅自闯进?”副将禀报庄贾,说是奉田穰苴之命前来请大人去军营监军。庄贾不耐烦地说:“你先回去告诉他,就说我马上就到。”

在庄贾训斥副将的时候,田穰苴已在军营内训练完了士兵。

忽有快马来报,又有一城失守。田穰苴听后,眉头紧锁,准备亲自到庄府去请庄贾。正在这时,庄贾从马车上下来,晃晃悠悠进了军营大门。田穰苴疾步上前,指责庄贾为何不按约定的时间来军营。庄贾却像没有什么事似的,笑嘻嘻地说:“几个朋友送行,陪他们喝了点酒,因而来迟。”

田穰苴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气,他叫来军法官问道:“按照军法,将领不按指定时间到军营的,该如何处置?”

军法官回答说:“应当斩首。”

田穰苴一挥手,军法官迅速把庄贾绑了起来。

此时,庄贾的酒彻底醒了,他一面大骂田穰苴,一边使眼色让人骑快马去报告齐景公,向齐景公求助。但是,还没等派去的人回来,田穰苴已下令把庄贾斩了,并告示三军。三军的将士都吓得发抖。

又过了好一会儿,齐景公派的使者拿着符节前来赦免庄贾,鞭马急跑来到军营。田穰苴说:“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接着又问军法官:“有人在军营中鞭马急跑,该如何处置?”

军法官回答:“按律应当斩首。”使者吓坏了。田穰苴说道:“君王的使者是不可以处死的。”于是就斩了使者的随从,砍断了车厢左边的一根木头,并告示三军。然后让使者回去汇报,军队开始出发。

将士们看到田穰苴说话算数,治军有方,有法必依,铁面无私,个个精神振奋、斗志昂扬。晋国的军队听到这个消息,不等交战,就吓得慌忙退走了。燕国的军队听到这个消息,连忙从黄河南岸退到了黄河北岸。齐军乘胜追击,收复了所有的失地。

齐军凯旋时,齐景公和文武百官都到郊外迎接,按照礼节慰劳全体将士。齐景公不但没有为杀庄贾的事怪罪田穰苴,而且还拜他为大司马,让他执掌齐国的军政大权。

此后,田穰苴和晏婴,一武一文,共同辅佐齐景公朝着复兴祖先的梦想前进。

但是,在这个路上,曾经意志最坚定的齐景公却掉队了。

他开始沉迷于酒色,在他眼中,金戈铁马已经不如肉山酒池,文臣武将也没有红粉娇娃好看。

一天,齐景公在宫中饮酒取乐,一直喝到晚上,意犹未尽,便带着随从来到相国晏婴的宅第,要与晏婴夜饮一番,被晏婴规劝拒绝了。

离开晏婴的府第,齐景公又想起了田穰苴。于是,君臣一行又来到田穰苴的家中。

田穰苴听说齐景公深夜造访,忙穿上戎装,持戟迎接出门,急问:“是有诸侯发兵了?还是有大臣反叛了?”

齐景公笑着说:“没有。”

田穰苴又问:“那您为什么深夜来我家?”

齐景公说:“想到将军军务劳苦,想和将军共饮。”

田穰苴回答说:“陪国君饮酒享乐,君王身边本就有这样的人,这不是大臣的职份,臣不敢从命。”

齐景公于是去了大夫梁丘的家里喝酒。次日,晏婴与田穰苴都上朝进谏,劝齐景公不应该深夜到臣子家饮酒。于是,鲍氏、高氏、国氏三大家族纷纷向齐景公进谗言,欲驱逐田穰苴。

昏庸的齐景公采纳了鲍氏、高氏、国氏的意见,将田穰苴辞退了。田穰苴被贬后,心情忧郁,不久病故。

田穰苴的墓位于淄博市临淄区齐都镇尹家庄南半里许。高约10米,南北25米,东西38米。东、北两面陡峭,余坡稍缓。

齐鲁晚报 记者 朱文龙,图片来源于网络)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白丽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