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齐鲁第一眼 > 济南新闻 > 正文

田单,这个山东人以一城之力对抗天下,却毁在流言蜚语上

核心提示: 公元前284年,暮云密布,残阳似血。即墨城附近布满了燕军和其他诸侯的军队,统帅乐毅静静地凝视着这座齐国最后的城池。

公元前284年,暮云密布,残阳似血。

即墨城附近布满了燕军和其他诸侯的军队,统帅乐毅静静地凝视着这座齐国最后的城池。

他想打下,却又打不下。

而这都是因为一个叫田单的人存在。

(乐毅)

其实乐毅原本不认识这个人的,这位杰出的军事将领在出征前对燕昭王的誓言中,称齐国没有一个人可以与其抗衡。

事实也确实如此,自乐毅在燕蓟誓师,统帅五国诸侯攻打齐国以来,马踏泰山,饮马黄河,打的不可一世的齐国军队抱头鼠窜,连丢七十二城,连首都临淄都变成了诸侯的阅兵场。

而前不久还能训斥诸侯,梦想统一中国的的齐愍王,早已身首异处。残存的齐国王族,躲在即墨与莒两个城池内瑟瑟发抖。

偌大的齐国,只有这两座城市还在坚守。

可就是这两座城市,乐毅就是打不下。原本看起来毫无斗志的齐国军民,仿佛一夜之间找到了当年桓公一匡诸侯,威王睥睨天下的感觉,每个人变成了守护齐国的钢铁长城。

而给齐国军民带来这种变化的,就是这个叫做田单的人。

正是此人,以一城之力对抗天下。

一想到此,乐毅就觉得牙根痒痒。

与此同时,田单也觉得牙龈发疼。

他本是临淄市场上的一个小官,五年前,避战祸跑到了即墨,恰逢即墨太守殉国,他因姓田,又是齐王的远方亲戚,所以被军民推为即墨太守。

这五年,田单一方面与乐毅斗智斗勇,一方面与军民同甘共苦,为守护齐国最后的尊严耗尽了心血。

看着城外的重重围困,田单皱起了眉头,他知道,乐毅使用的叫做“围城计”,用时间湮灭即墨军民的斗志。

想到此,田单的牙一阵疼。

“想要复兴齐国,必须除掉乐毅!”田单暗暗地想到。

可是怎么能除掉这位不出世的军事奇才呢?

念及此,田单的牙又是一阵疼。

突然这个时候,一个消息传进了他的耳中,燕昭王薨逝!

燕昭王对乐毅的信赖度,不次于后世的刘备和诸葛亮,当年乐毅起兵,疯传他要造反,燕昭王不为所动,火焚告密书,传信慰良将,引得乐毅感激涕零,决心倾尽所有报君王。

现在燕昭王死了,乐毅还有什么依仗!新即位的燕惠王对乐毅不满已久,乐毅还有何惧!

考虑良久,田单决定实施“反间计”,他悄悄派出人,混进燕都,诈称乐毅要反山东,这种说法很快取得了效果,惠王得知此事后,大怒,命令骑劫代替乐毅,从速攻打下即墨。

得知乐毅被撤的消息,田单笑了,这是他这五年间第一次笑。

田单决定,与燕军决战,收复齐国故土,不过在此之前,需要提升军民的士气,因为这几年的围困,虽然即墨上下誓死不降,但时间早已磨光了军民进击的勇气。

于是他故布谣言,说即墨的人最怕被割鼻子,最怕挖祖先的坟墓,燕军果然上当,一时间,千百鼻子落地,万千坟茔被毁,即墨人听说之后,无不痛哭流涕,纷纷要求与燕军决一死战。

田单进而麻痹燕军,命精壮甲士隐伏城内,用老弱﹑妇女登城守望。又派使者诈降,让即墨富豪持重金贿赂燕将,假称即墨将降,惟望保全妻小。围城已久的燕军,急欲停战回乡,见大功将成,只等受降,更加懈怠。

田单见反攻时机成熟,便集中千余头牛,角缚利刃,尾扎浸油芦苇,披五彩龙纹外衣,于一个夜间,下令点燃牛尾芦苇,牛负痛从城脚预挖的数十个信道狂奔燕营,五千精壮勇士紧随于后,城内军民擂鼓击器,呐喊助威。

燕军见火光中无数角上有刀﹑身后冒火的怪物直冲而来,惊惶失措。齐军勇士乘势冲杀,城内军民紧跟助战,燕军夺路逃命,互相践踏,骑劫在混乱中被杀。田单率军乘胜追击,齐国民众也持械助战,很快将燕军逐出国境,尽复失地七十余城。

随后,田单迎法章回临淄,正式即位,是为齐襄王,田单受封安平君。

按理说,安平君有富国之功,理应得到齐国上下的尊重,可悲的是,兔死狗烹的故事,又一次上演。襄王即位之后,田单无时无刻不受人猜忌,指责他有不臣之心,众口铄金,积毁销骨,有一天,田单受不了了,他跑去了赵国,因为那里愿意用五十七座城换他,这也是他对齐国最后的贡献。

田单死后,归葬临淄,他的墓地位于淄博市临淄区皇城乡皇城营村东南,安平故城中石槽村西。高约8米,南北约26米,东西25米。墓前有1918年立“齐相田单之墓”石碑。民国《临淄县志》载,曾有人在墓东掘井,得铜器甚多。1972年,村民在墓东侧整平土地时,距地表1.5米深处发现石椁,并间有大量卵石,疑即田单墓室,遂封以待考。

(文/朱文龙,图/网络)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白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