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齐鲁第一眼 > 济南新闻 > 正文

济南临山而葬屡禁不止,“死者为大”制约执法 私坟修建时还没山体整改

核心提示: “坟墓围山”的尴尬现实日益突出,但也应认识到,山上修建坟墓的大都属历史遗留问题,坟墓修建时间大都早于山体公园整改年限。市民临山而葬既反映了济南丧葬的传统风俗,也暴露出清坟执法面临的工作难度,“死者为大”的传统观念制约了政府的执法力度。

C02_C02_0503

市民在燕子山环山路上健身散步,路边就有坟。 本报记者 王杰 摄

C02_C02_0504

茂陵山上庭院式的私坟。 本报记者 王杰 摄

齐鲁晚报记者 王杰 孙业文      

历史原因

老坟有的60多年了

山体近几年才整改

对于山上修建坟墓,济南市槐荫、历下等区园林局工作人员均表示,这一情况属历史遗留问题,坟墓修建时间大都早于山体公园整改年限。如腊山、茂陵山等山大都在2016年前后才开始整改,而从记者探访的山体私坟来看,坟墓最早的距今已有五六十年历史。

“这些坟都是老坟,早在山体划归风景区之前就已存在,大都是腊山附近村村民修的。”槐荫区园林局工作人员表示,坟的年代比较久远,有些还是无主的,整体管理难度比较大。

以腊山上的七千座坟墓为例,早先腊山属于市中区辖区范围内,周边老东方红大队的村民过世后,都埋葬在这座山上。到了20世纪末,济南市对槐荫、市中两区重新划界,腊山划归槐荫区,而山上的坟墓则多是尹家堂、西红庙等地的,属市中区。

“山上修坟是村民的历史传统,最早的已有100多年的历史。”家住腊山附近的村民刘先生称,打他记事起,就有村民在腊山上修坟,后来2016年槐荫区为打造森林公园,与市中区联合,向周边各村下通知,在保留原有坟墓的基础上,禁止村民再度上山建坟,情况这才有所收敛。

济南市民俗学家刘学斌表示,过去在村外山上选一处风水宝地埋葬故人,是一种传统风俗。但随着城市规模的扩大,原来荒郊野外的山头,如今都被一座座高楼大厦所包围,荒山也成了居民休闲健身之地。

“许多墓穴早在60年前就修建了,当时风俗便是如此,不能将其简单定义为私设坟墓。”刘学斌称:现有的改善方法,就是在承认既有现实的情况下,“相关管理部门,严格执法,杜绝新墓穴迁入”。

风俗习惯

20年前虽然搬迁了

老人过世还要葬山上

茂陵山过去在姚家村区域。姚家村村民张先生表示,改造山体公园之前,茂陵山就是一座荒山,过去村里人去世了经常是自己找地方埋,“大家认为山上风水好,地方宽敞,所以都来山上安葬,久而久之变成了习俗。”

燕子山也是类似情况。燕子山之前在羊头峪村区域,山上的私坟基本都是羊头峪村村民而建。另外,该村附近还分布着大羊头、小羊头、佛慧山等,记者探访发现,上述三座山也存在私坟扎堆的情况。“上世纪90年代虽然都搬迁了,但故土难移。按照村里习俗,村里老人都要求死后安葬在离以前村不远的山上。”

对此,济南市历城区民政局社会事务处工作人员表示:茂陵山东坡的墓穴大都属于私人建设的非法墓,但限于部门职权划分,民政部门无法对其进行管理,“非法私人墓主要是涉及非法侵占土地资源的问题,由国土部门管理。”

“我们前期已对该处建筑进行过拆除,没想到现在又重新建了起来。”济南市历城区国土资源局执法监察大队工作人员称,早在2014年10月,历城国土局曾对茂陵山西坡的六处私建坟墓进行了拆除,但时隔不久,东坡又开始建起墓穴,屡禁不止。

“移风易俗不是一件易事,往往需要几十年长时间的努力。”济南市殡葬协会会长贾传祥认为:民政部门还需要加大宣传力度,鼓励村民去公益性公墓安葬;国土与民政、城管、绿化等部门应建立联动机制,一方面要安抚丧属的情绪,另一方面要加大检查力度。

执法不易

传统观念祖坟不能动

让村民迁坟难度很大

自2014年起,济南市加大山体公园的改造力度。2018年2月28日,济南市政府办公厅印发《济南市城区山体绿化提升和山体公园建设三年行动实施方案(2018-2020年)》。根据方案,自2018年起,济南将利用3年时间改造山体72座,开工建设山体公园20处。

改造山体、建设山体公园,山上私坟的处置问题不可避免。面对这一痛点,山东省林业厅曾联合民政厅等相关部门一起推动过山体私坟的清理,但是近十年来效果并不明显。“过去村民留下来的,虽然已经几十年了,但中国传统观念中祖坟不能动,所以让大家迁坟难度很大。”上述人士说。

“老坟不好迁走,就要防止新的私坟出现。”历下区民政局相关工作人员表示,随着《殡葬管理规定》《济南市殡葬管理办法》的贯彻执行,市民丧葬意识的转变以及民政、城管、国土等部门监管力度的加强,乱建私坟的现象得到了很好的改善。“市区农村推广建立红白理事会,建设公益性骨灰堂,防止村民乱埋乱葬。”

济南市市中区国土资源局一位执法人员表示,建成的墓穴无法拆除也在不同程度上助长了私建墓穴的不正之风。“山体上私自建好已经投入使用的墓穴,由于执法权限的问题,我们通常只能移交到法院。”该工作人员称:私建墓穴虽属违法建设,但考虑到拆除墓穴可能造成的社会影响,执法部门在此类问题上处理都比较谨慎。“无法像拆除私盖建筑那么简单。拆墓穴就是挖别人的坟,稍不谨慎造成的负面影响就不堪设想了。”该工作人员说。

“也正是出于此,不少市民才敢违规私建墓穴。”贾传祥称,“死者为大”的观念在国人心中根深蒂固,甚至有时制约了执法部门的执法力度。

□延伸阅读        

进公墓花数万,自己建才几千

除了历史传统原因,墓地价格的上涨也导致部分市民选择山区私建坟墓。

据腊山村民刘先生介绍:腊山上的私坟除附近村民的外,还有不少坟是市里的人私建的,“市区一块墓地好几万,而这里以前都没人管”。 

“像样点的墓穴得花两三万块钱,肯定不如在山里这样子安葬。”姚家村村民张先生表示,目前村里为了安置村民墓地问题,在段山一带修建了公益性公墓,虽然有相应的优惠措施,但如果购买茂陵山上的家族式、庭院式墓穴则需要花费数万元的费用,“自己修建才花几千块钱,不少人舍不得也掏不起那么多钱购买公益性公墓。” 

茂陵山山顶便修建有茂陵山公墓,该公墓经由历城区民政局批准合法成立。但在此公墓购买墓穴的大多都是外地人,姚家村等周边村民因价格高,鲜有购买,“公墓价格一般都在万元以上,风水好的更贵;而他们在山上找块地方私自修建,便宜多了。”墓地工作人员说。

目前,济南市经山东省民政厅批准的合法经营性公墓有9家。经询问,9家公墓的墓地平均售价在20000元以上。作为济南市最早建设的公墓,济南市玉函山安息园墓区基本饱和,只有少数墓位对外出售,售价约在35000元;玉顶山公墓价格从20000元到50000元不等,墓区也几近饱和;福寿园等其他公墓的墓穴价格从20000元到80000元不等,至于豪华墓穴价格则上无封顶。

此外,济南市还有不少只对当地村民出售的公益性公墓。虽只针对片区居民出售,但公益性公墓的售价也不低。龙泉公墓在网上标示均价为2.38万元,最高一款价格为7.6万元;皇上岭公墓的价格高达2万,福舜园的也在1万元到4万元不等。 

“石材、人力成本的上涨,导致墓穴价格上涨。”市中区某陵园负责人刘先生介绍,随着环保政策的收紧,墓穴石碑成本不断上涨,“许多石料厂因环保原因被封,已无法产石;目前,石材成本价已翻两番。”人力成本也在上涨,“雕刻工人工资已从300元/天涨到了500元/天。”

齐鲁晚报记者 王杰 孙业文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石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