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齐鲁第一眼 > 齐鲁快讯 > 正文

这个神秘群体,他们与吸毒者交往密切,大街上又不相认

核心提示: 社区戒毒人员都会把自己包裹起来,像蚕一样不愿意向外人袒露自己,而禁毒社工需要想方设法凿进社区戒毒人员的内心。连续一个多月帮着社区戒毒人员接送上幼儿园的孩子,春节的时候陪着社区戒毒人员在家过年,辗转两个多小时从城南到城北对社区戒毒人员进行家访。3月20日上午,市中区的多名禁毒社工进行国际社工日座谈,讲述禁毒工作中的点点滴滴,谈论工作中的付出,更享受看着社区戒毒人员戒毒成功的喜悦。

TIM图片20180321091257

齐鲁晚报讯(记者  杜洪雷)社区戒毒人员都会把自己包裹起来,像蚕一样不愿意向外人袒露自己,而禁毒社工需要想方设法凿进社区戒毒人员的内心。连续一个多月帮着社区戒毒人员接送上幼儿园的孩子,春节的时候陪着社区戒毒人员在家过年,辗转两个多小时从城南到城北对社区戒毒人员进行家访。3月20日上午,市中区的多名禁毒社工进行国际社工日座谈,讲述禁毒工作中的点点滴滴,谈论工作中的付出,更享受看着社区戒毒人员戒毒成功的喜悦。

以为职业够“酷”,却常吃闭门羹

28岁的小斌(化名)是在2016年7月正式成为一名禁毒社工。这一年,市中区以政府购买服务的形式在全区17个街道办事处建立社区戒毒社区康复工作办公室,招聘专职的禁毒社工来保证办公室的日常运转。“我们是按照每30名社区戒毒人员配备1名禁毒社工的比例进行招聘的,由禁毒办和禁毒大队进行集中培训,具备一定资质之后上岗。”市中公安分局禁毒大队大队长卢化新解释称。

曾经在一个公司干财务工作,小斌之所以报考禁毒社工是感觉这个职业够“酷”,而且有不一样的从业经历。真正开始迈出第一步,他才明白原来这个职业这么不受社区戒毒人员“待见”,经常吃闭门羹。“社区戒毒人员都认为这是个人的事情,即便被查到也不愿意告诉家人,更何况我这个外人。”小斌说道。

对于一个家庭来讲,有一个社区戒毒人员已经是一件非常不光彩的事情,如果禁毒社工隔三差五地来家里做工作和尿检,更是一件很难接受的事情。“保密,是获取社区戒毒人员信任最关键的因素。”小斌称,他尽量做到家访之前与社区戒毒人员进行沟通,而且必须是身着便装,更像是朋友之间的交往。

平常,小斌与朋友家人谈论其自己的工作,仅仅说说职业特点,一旦涉及到社区戒毒人员闭口不谈。“这是规矩,唯有这样才能获得社区戒毒人员的信任。”小斌说道。

TIM图片20180321091254

帮戒毒者接送孩子,打开他们的心结

小斌第一次接触帮扶对象,就遇到了一个“棘手”的社戒者。2013年3月,赵某因容留他人在家中吸毒被民警查获,被判刑1年6个月。出狱不久,赵某再次因吸毒被查获,被责令社区戒毒三年。小斌将其接收后发现赵某对戒毒比较抵触,对社工的工作不配合、不认可。小斌到赵某家走访时,经常吃“闭门羹”。

“按照法规,三次要求尿检不配合的可以上报公安机关对其进行强制隔离戒毒。”面对这种情况,小斌完全可以依据相关规定整理材料上报公安机关,申请对赵某强制隔离戒毒,但小斌并没有急于这样做。

他通过赵某周边邻居了解到,赵某之前是一家小工厂的老板,因容留他人吸毒被查获判刑,而且妻子与他离了婚。失去了生活来源与亲情后,赵某心情十分郁闷,经常借酒消愁。“这种消极的状态下,戒毒人员非常容易复吸。”了解情况后,小斌及时向街道办事处领导汇报,帮赵某找了一个相对稳定工作,同时多次家访对赵某的家人进行劝导。

当赵某因工作忙无法接送孩子上幼儿园时,小斌主动帮助赵某接送孩子一个多月。看到戒毒社工真心地对待自己,赵某内心也深有感触,开始积极配合社区戒毒工作。社区戒毒期满解除之后,赵某加入了社区志愿者行列,积极参加禁毒宣传活动。

戒毒学员返家,她陪着过春节

“女性戒毒社工具备一定的优势,因为我会从母性的角度给社区戒毒者进行情感方面的引导。”戒毒社工李大姐相对年长,干了多年的社区工作,具备相对的经验。今年春节之前,李大姐接受一个新的任务:辖区有一名女戒毒学员因为表现好获得从强制隔离戒毒所返回家中春节探亲的福利,而这对于李大姐就是一个挑战。

“在戒毒所表现好,不见得出来之后就能够管好自己,我第一天就买了些水果去该学员家中进行对接。”李大姐特别告知该学员千万不要和之前的“毒友”联系,春节期间尽量在家中多陪陪老人,减少单独外出的次数。“根据我们的经验,戒毒学员之所以复吸,多数是出来之后接触毒友,经不住诱惑。”李大姐说道。

春节期间,李大姐多次到这名学员家中,了解其动向。在返回戒毒所之前,李大姐又与戒毒所民警确定学员的返程日期,让父母陪着学员一起返回戒毒所。“时间不长,但是必须保证不能出事。”李大姐说道。

消除男友的顾虑,社工促成戒毒者姻缘

与女性社区戒毒者接触,更要考虑到她们敏感的内心。“女社区戒毒者小倩(化名)住在城北,我每次都从城南坐两个多小时公交去家访,而且尽量避开其家人。”小斌称,小倩最初也是非常抵触,不希望让即将结婚的丈夫知道自己吸毒的事情。

“我原则上尊重戒毒者的意愿,但是也会从各方面给其提供建议,我当时认为应该把这件事情告诉男朋友,否则一旦结婚后知道这件事可能会更糟。”小斌的建议得到了小倩的认可,将自己的吸毒的事情告诉男朋友。其男友最初有纠结,小斌就将小倩男友约出来聊天,让其衡量下爱情和今后的生活,希望一起帮助小倩戒毒。

最终,小倩和男友走到一起。“小倩从内心渴望戒除毒瘾,所以连家都搬了,尽量躲避原先的毒友。”小斌称,女性戒毒学员比例较少,其染上毒品多数是因为好奇以及毒友的诱惑。“亲情的帮助对于女性戒毒学员显得尤其重要,她们渴望得到鼓励,看重家庭存在的价值。”小斌说道。

尽管与一些戒毒学员成为朋友,小斌在公众场所即便见到他们也很少打招呼。这已经成为他们之间的默契。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白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