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齐鲁第一眼 > 齐鲁快讯 > 正文

赶年集,那一年凌晨1点钟就得去占位

核心提示: 过了腊月二十七,也过了老家的最后一个年集。每年这个时候,不管买不买东西,都习惯了去转一转,逛一逛,走在菜市上,各个菜摊上依旧是很多熟悉的面孔,忙碌地招呼着七里八乡这些那些备年货的父老乡亲。

TIM图片20180213090715

年集上拉菜卖菜的摊贩

年集上拉菜卖菜的摊贩

齐鲁晚报 记者 尹明亮

过了腊月二十七,也过了老家的最后一个年集。每年这个时候,不管买不买东西,都习惯了去转一转,逛一逛,走在菜市上,各个菜摊上依旧是很多熟悉的面孔,忙碌地招呼着七里八乡这些那些备年货的父老乡亲。

熟悉的人,熟悉的腔调,熟悉的玩笑……

转眼间,过了20多年,摊贩们来来去去,父亲与曾经的这些老伙计们聊起今年年集的行情,有一些羡慕。在菜市中间、路的北侧位置曾经是老爸老妈常年所占着的摊位,靠近曾经的乡中心小学门口。只是在2018年春节到来前这个一年中最忙碌的腊月,这个摊位的主人第一次换成了别人。过去这一年,父母终于决定,让自己"退休"了。

忙年、忙年!曾经,在我的印象里,我家的年似乎总比旁人家更忙一些,而且从进入腊月开始,早上起床就很难在家见到父母的身影了。年集最忙,挣钱最多,摊位最紧张,也是他们最忙碌的时候,在过去几十年一直如此。

曾经有几年,他们每天天不亮就要去市场占摊位,卖完菜接着去产地拉菜,夜里才回来。那些年,进入腊月的夜里,和奶奶坐在村口看着一辆辆货车从马路上呼啸而过,一直等着那辆属于我家的农用三轮突突突的拐进村里,纠结的心也就放下了。记得有一年,高烧在家,年迈的奶奶焦急的等着爸妈回家连夜把我送去邻村诊所打上吊瓶。还有一年奶奶病重,急得我哇哇大哭,也只能等爸妈回家后去请来大夫……

有时候也会有一些幸福的时刻,每当大柳树集的时候,我和奶奶都会默契的晚点吃午饭,因为爸妈时常会带回几个已经变凉的肉火烧,咬一口满嘴流油,那是奶奶的最爱,也是我的最爱。

只是,奶奶已经离开十几年,那个来自大柳树集的肉火烧也好多年不曾再吃到过了。

说起大柳树,在当年我的地理概念里,算是离我们村最远的一个地方了。那还是小学的时候,记得有一年的腊月,好奇心驱使我居然也跟着父母去赶了一次大柳树集,至于为啥好奇,早已记不清是因为那里的肉火烧好吃还是因为那里是老人们常说起的我们祖先的老家。只记得凌晨一点左右从家里出发去占摊位,到那里也不到两点,整个下半夜都是在集上度过的。到第二天中午也第一次吃上了刚出炉的肉火烧,可是在那一夜后,便对年集再也没有了好感。也是在读大学后,再一次乘车经过时,才知道了这个祖先老家的准确地理位置。

年集上,有很多依旧熟悉的场景,也有许多场景走进了记忆,与父母关系最要好的一对夫妇前些年在赶集的路上永远天人两隔。中心小学门口的豆腐素馅水煎包是我记忆中与肉火烧并列的两大美食之一,只卖两毛钱一个,只是不知从哪一年开始,那里就换成了一个家卖蒸包的人家。

只不过在年集上,或许很少有人注意到这些变化。时光的车轮在前进,与以前的人相比,人们逛年集多了些从容,不必仔细盘算兜里的钱还有多少了,与以前相比,买的鱼买的肉多了,再贵的青菜,也会有人买了,曾经少见的生猛海鲜、山珍海味也都出现在了年集上。当然,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卖年货的摊主们如今早已不用连夜起床去占摊位了。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白丽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