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齐鲁第一眼 > 山东新闻 > 正文

戊戌年春节特刊·2018一起旺|风雨兼程,直奔现场是我使命

核心提示: 我老家甘肃,定居泰安。2017年1月24日,农历腊月廿六,我接到了一个单亲妈妈要到泰山顶上,与值守消防岗位的儿子一起过除夕的线索。

TIM截图20180212064153

A04_A04_1648

齐鲁晚报 记者 张伟

年三十晚上采访 别人团圆我落泪

我老家甘肃,定居泰安。2017年1月24日,农历腊月廿六,我接到了一个单亲妈妈要到泰山顶上,与值守消防岗位的儿子一起过除夕的线索。

腊月二十九,我乘车赶到青岛,探访单亲母亲在青岛的生活情况。儿子不在身边的日子,这位母亲时常选择加班,借以分散思儿之心。

“想他的时候,我就看看照片,我知道孩子忙,也不轻易给他打电话。”临行之前,这位母亲大包袱小行李拿了不少,在她准备的这些物品里,居然还有零食。“这些是儿子最喜欢吃的,虽然别的地方也有卖,但是我怕他吃不习惯。”有那么一个瞬间,我想起了远在甘肃的母亲,她是否也早已给我准备了好吃的,是否也曾拿着我的照片,在犹豫着是否给我打电话?

除夕当天上午,我们爬上泰山,同事跟拍单亲母亲在厨房忙碌,而我跟随她的儿子,在天街和后山,巡查防火。夜幕降临,从山顶鸟瞰泰安全景,万家灯火闪烁,我俩站在瑟瑟寒风中,同样陷入沉寂。“是不是有点想家,想妈妈了?”他点了点头。

回到驻地,团圆饭端上桌的那一刻,他母亲突然出现在面前,儿子喜出望外,拉着母亲的手嘘寒问暖。大家的镜头对准了他俩,闪光灯不断闪烁,而我的内心深处,却有种莫名的痛,眼泪顺着脸颊,悄悄流下。

最快赶到现场 让读者看到真相

2017年3月29日,泰新高速突发团雾,导致22车追尾。事发位置不是很确定,高速封闭。省道上能见度不到50米,我驾车打着双闪,全屏导航指引赶往大致的事发区域。

因为事故地点缺乏地标,我只能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在一个大致区域里寻找。

经历了迷失方向、同一个路口绕了三趟等状况,我终于看见了高速公路。沿着一条乡间小路行驶了很久,终于来到了事故地点。我停下车,翻过栅栏爬上高速路。事故现场的惨烈情形难以形容,大货车接连追尾,小轿车被撞下路基,躲过一劫的司机们忙着打电话。采访救援时,我得知了泰安血站出现供血不足的消息。

缺血的消息在最快时间通过齐鲁晚报各平台发送出去。不光是泰安市民迅速赶往血站献血,更有义工从莱芜拼车赶往泰安献血。

那一天,我是唯一一个见证了事故现场的媒体记者,但是通过齐鲁晚报的平台,我让每一位读者都见到了现场。

一分付出,一分收获 好新闻没有捷径

2017年4月9日晚,泰城街头一夜之间,被“小黄车”占领,同城媒体率先介入,抢先刊发,这让我们很被动。失去了抢发优势,那么必然要做第二落点。共享单车来了,谁批准的?规划合理吗?监管到位吗?

凭着多年的采访感情,从相熟的单位获得“小黄车”进泰城违规,即将全面被清理的信息后,我第一时间与全媒体编辑对接,在微信平台发布该信息,并成功获得10万+,也算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

那天下午,我每隔10分钟就给“小黄车”客服打电话,10多次之后,终于拨通电话取得了对方相关负责人的联系方式。随后一个独家采访,打破了僵局。

2017年10月12日,我们地方站配合总部,对黄河滩区搬迁中的东平耿山口村进行采访报道。时间紧,任务重,当天赶到东平,已经接近中午。下午的半天时间,采访紧锣密鼓的展开,但效果并不是很理想。当时有多家媒体参与采访报道,当地宣传部门没法事事都关照我们。经过与同事讨论,我们决定留下来,多搜集一些细节,多探访一些村庄,与老人们聊一聊,回忆当年水患肆虐的场景。

第二天,我们穿过羊肠小道,爬上半山腰,走访还未搬走的村民,从点滴开始,详实记录。10月17日,相关报道刊发,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可。

在采访过程中,困难在所难免,多为成功想办法,少为失败找理由,这也是我作为一个媒体人,对自己最基本的要求。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白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