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齐鲁第一眼 > 山东新闻 > 正文

评论员观察:多想办法少比惨,兼顾工作与家庭

核心提示: 一到期盼阖家团圆的传统节日,针对家庭事业“不兼容”的反思就多了起来,近来就有两则与此有关的新闻很受关注。一则说的是7岁大的女孩在视频中哭诉,“批评”身为媒体人的父亲只爱工作不爱自己;另一则主角是兰州的一位民警,因春节值班,连续6年没在家过年了。

一到期盼阖家团圆的传统节日,针对家庭事业“不兼容”的反思就多了起来,近来就有两则与此有关的新闻很受关注。一则说的是7岁大的女孩在视频中哭诉,“批评”身为媒体人的父亲只爱工作不爱自己;另一则主角是兰州的一位民警,因春节值班,连续6年没在家过年了。

“干一行爱一行”当然应该提倡,在岗位上尽职尽责是最基本的职业道德,无论哪行哪业,劳动者的付出和牺牲都是值得尊敬的。不过,这种尊敬不能仅仅停留在情感层面,更不该将付出和牺牲视作正常。在热泪盈眶之外,或许更该思考一下这些“令人心酸的故事”有着怎样的背景,也只有冷静下来去思考,才有可能找到让家庭与事业更加融洽的有效途径。

每一则令人感动的故事,其成因都可能是复杂的,并不像看上去那么“简单”。“只爱工作不爱女儿”的那位父亲,是一直如此还是赶上“特殊情况”,视频里并没有说得很清楚,如果真像女儿所说,在女儿生重病的时候都不来,下了班还在单位里不回家,恐怕只能说父亲自带“工作狂”属性。至于兰州的那位民警,6年没回家过年也事出有因,其实他家就在工作地附近,更可能是把春节休班的机会让给了家远的同事,把过团圆年的机会让给了那些平日里回不了家的人。

不针对具体情况分析具体原因,很容易产生一种倾向,那就是把“令人心酸”与职业本身捆绑起来,渲染出一种夸张了的职业悲情。“爱工作不爱女儿”与“6年没回家过年”,能否代表普遍情况是很难说的,但如果只停留在表面化的“事实陈述”,就容易引发相应职业群体对号入座。具体的人、具体的事被扩大化、符号化了,又会引发不同群体之间的“攀比”,乃至激发对立情绪。在朋友圈里,不就有很多人比赛似的表达自己对家人的亏欠吗?不也有自媒体争相拿“猝死率”说事,以此证明某个职业的特殊苦衷吗?任由这样的情绪扩散,任由矛头指向他人,恐怕也就失去了找到并解决真问题的动力。

各行各业劳动者的付出与牺牲,尤其他们相对于其他人的特殊奉献,并不是为了诱发一场“比惨”竞赛,如果真的被他们感动,那最应该做的则是给予其帮助,以多方面的改进尽可能地帮助他们“兼容”事业与家庭。其实很多“令人心酸的故事”,靠作息或排班的科学化管理就可以解决,需警惕“老实人吃亏”现象;也有一些则需用人单位改变“鼓励加班”的文化,防范无意义的低效率加班。如果涉及某些职业的普遍问题,从拓展行业空间、调整薪酬机制、加强人才培养等方面入手,也未尝不能解决。总是沉浸于悲情却不分析问题、解决问题,只能造成负面情绪的无限扩散。

话说回来,对劳动的尊重应该是一致的,无论哪行哪业的劳动者,都应当享受到职业的荣光和应有的回报。针对劳动者付出与牺牲的这分感动,有理由转化为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动力。尽最大的努力减少“令人心酸的故事”,才是对各行各业劳动者的真正关爱。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白丽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