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齐鲁第一眼 > 山东新闻 > 正文

济南老司机经历火车四个时代 曾一身油灰的他如今衬衣领带

核心提示: 春运四十年,火车也经历了蒸汽时代、内燃时代、电力时代、动车时代四个时代。从添煤加炭到贴地飞行,从时速60公里的蒸汽机车再到350公里的“复兴号”动车组,驾驶员昔日添炭加煤的双手,如今正娴熟地操纵着飞速列车,在“高大上”的驾驶室里,“想都不敢想这辈子能开出最快中国速度。”

A06_A06_0502

开了33年火车的老司机薛军开车前检查各种仪表设备。 齐鲁晚报记者 张中 摄

春运四十年,火车也经历了蒸汽时代、内燃时代、电力时代、动车时代四个时代。从添煤加炭到贴地飞行,从时速60公里的蒸汽机车再到350公里的“复兴号”动车组,驾驶员昔日添炭加煤的双手,如今正娴熟地操纵着飞速列车,在“高大上”的驾驶室里,“想都不敢想这辈子能开出最快中国速度。”

齐鲁晚报见习记者 王瑞超     

一趟车跑下来

一脸黑满身灰

“远看像个要饭的,近看像个拾炭的,仔细一看原来是机务段的。”这句列车司机们自嘲的话,在济南机务段从事驾驶工作33年的薛军看来,却是蒸汽时代火车司机的真实写照。他回忆,那时蒸汽机车动力小、运行里程短,作为司机而言,不仅劳动强度大,工作时间长,连工作环境都很差。

1972年以前,济南机务段运用的全是蒸汽机车,该车型每小时运行约60公里。尤其是列车逆风行驶的时候,风从煤斗子里呼呼地灌进来,一个班次12个小时干下来,保准一脸黑、满身灰。薛军对那个时代的另一深刻记忆,是冬天温度低穿棉袄,但是一进司机室温度就高如“火炉”,只能换上薄工作服。“冬天还好说,到夏天只能汗流浃背了……”

1990年6月30日,济南机务段才改换内燃机车,结束了济南机务段使用蒸汽机车的历史。

“这油味太大了!”7日,记者跟随济南机务段工作人员走进一辆内燃机车驾驶舱,刚爬上舱门,一股浓烈的柴油味就扑鼻而来,让人禁不住捂住鼻子。就是这刺鼻的柴油味,让薛军被妻子嫌弃了好多年。

除了柴油味,在内燃时代最困扰司机的当数主副司机间的交流。那时候开车,主副司机别看只有一米多的距离,也要“高声呼唤+手比眼看”。

一直到2006年,刘斌和薛军才告别了这充满油味的内燃机车。

开上电力机车

工作环境发生质变

2006年3月16日,济南机务段首批两台SS7E新型客运电力机车开行,结束了山东省没有客运电力机车的历史。自此,电力机车开始奔跑在齐鲁大地上,济南机务段也由内燃机务段转成电力机务段。胶济客专全线电气化改造,速度也有了大幅提升。

“提速真是太不容易了!”薛军多次见证火车提速,经历机车装备、车辆配置、火车轨道等各项配套设施的相继改进。“每一次火车提速都是经济、技术等多项指标共同进步的产物。”

走过蒸汽时代、内燃时代的驾驶员们,开始坐进现代化的司机室,里面还配备了冰箱、微波炉、空调等电器设备。

“电力机车真好,有了空调,冬暖夏凉。”刘斌感慨,速度快了也更安全了,还不用像以前用电炉子热饭,都用微波炉了。更为欣慰的是,每次出乘回来,再也不用靠人工擦洗机车,以前正副司机两个人两个多小时的擦洗作业时间,现在仅用十五分钟就能完成。

“太好了,就这样干到退休吧!”刘斌当时这样想。然而,电力机车带来的惊喜很快又被动车的崛起所替代。

接棒“复兴号”

开出最快中国速度

2007年4月18日5时38分,时速可达200千米的“和谐号”动车组D460次列车从铁路上海站出发驶往苏州。这是中国第一列正式开行的动车组,也拉开了全国铁路第六次大面积提速的序幕。  

薛军开始身着制服、手戴白手套,拉着一个印有CRH字样的棕色行李箱,拎着一个同样字样、同样颜色的公文包,像一个“金领”一样去驾驶列车。

“不用带饭了!”这是薛军和刘斌的共同欣慰之处,因为列车运行速度快了,吃饭的灵活性很强,可以在上车前后吃饭,也可以餐车给配送。

随着动车的高速运行,对司机的要求也越来越高。高铁列车每秒运行83.3米,一个简单的低头动作,100多米就过去了,稍有懈怠便可能引发事故,如今用如履薄冰来形容列车司机的工作更为贴切。

2017年9月21日,全国铁路实施新的列车运行图,7对时速350公里的“复兴号”动车组在京沪高铁济南西站设置停站。与时代同步,薛军、刘斌等部分动车组司机也幸运地接过集颜值与时速于一体的“复兴号”接力棒,“想都不敢想这辈子能开出最快中国速度。”

从操作时速60公里的蒸汽机车司机一步步成长为操纵时速350公里的动车组司机,很难想象昔日添炭加煤的双手,如今正娴熟地操纵着灵敏的电器开关。如今,在世界一流的驾驶室里,薛军享受着追风般的感觉……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刘霞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