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齐鲁美食家宝哥来了 > 正文

捞鱼摸虾话童年

核心提示: 家住泉城是一件幸福的事儿,山、湖、泉都近在咫尺,每一次从黑虎泉一带走过,我就记起我陪儿子来黑虎泉护城河一带划小船,捞鱼摸虾的故事。那时我买不起车,有一辆大摩托,偶而也到卧虎山水库一带吃了个蘑菇炖鸡啥的。但周末真正抬脚就到的地方还是老泉城的护城河。

美食宝典

(文/周爱宝)

家住泉城是一件幸福的事儿,山、湖、泉都近在咫尺,每一次从黑虎泉一带走过,我就记起我陪儿子来黑虎泉护城河一带划小船,捞鱼摸虾的故事。那时我买不起车,有一辆大摩托,偶而也到卧虎山水库一带吃了个蘑菇炖鸡啥的。但周末真正抬脚就到的地方还是老泉城的护城河。

和儿子带一个小网子,提一个小桶,踏上晃荡的小铁板船。那时因为有水闸提高水位,护城河水比现在深,清澈见底,小鱼网在水深的地方是没有收获的,我必须把船靠边,把网子向靠岸的水草捞去,小鱼小虾就落网了,我们俩一玩就是一下午。

我的家乡也有一条大河,我小时候逮的鱼要大些,很多时候我是跟哥哥们屁股后面,负责用剥皮的柳条把落网的鱼串起来,带回家,剔除鱼的内脏用盐腌一下,然后母亲会用一点点油煎熟,这是我们的美食,再配上煎饼或饼子,就是难得的美味。偶尔夏天大雨后,河水暴涨,会有大鱼从库区里游出闸门,水位跌落后,困在河道里。这时,我的哥哥们会借大网来捉鱼,有一次我三哥竟然用铁锹从浅滩上拍了一条大鱼,这个故事在村里传了几天,就像城里人中了彩票。确实,捉到大鱼的惊喜是无以言表的。

先是哥带弟弟见习捉鱼,后来哥哥们离开家乡求学工作。我也长大了,这条熟悉的大河长大以后变成了小河,眼界宽了,河变小了,岭变矮了。我捉鱼的本领也在增长,徒手摸鱼有几次也捉到好几两重的大鱼。既想捉到鱼,又担心水草里有水蛇之类的咬人。就想像我每次买股票一样,又想高收益,又怕套住。我每次都是心里嘀咕别摸到乱七八糟的东西。其实,故乡的河是河的上游,水是活水且浅,一次次双手伸向目标终于有所收获的时候,胆子就大了。记得有一次麦收的时候,我偷偷到河边玩,从河道旁一排柳树下,我和伙伴们找到一个鲶鱼窝,我抓到两条,带回家给父亲下酒,哥哥们没有因我脱离劳动而责备我,反而表扬我,徒手捉鲶鱼可是不容易!

小时候,村里有句老话:捞鱼摸虾饿死全家。说明这个活是养不起家的,就像专职炒股的,专职玩游戏的,能混出饭来并不容易。但也未必,父亲那一代人,勤劳的父亲当了一辈子的农民,小时候打鸟摸鱼的四叔后来最有出息。社会有分工,每个人都有专长。但什么事情专职做就没有了兴趣,不如当做爱好。就如现在,看到一潭清水,我就有下去逮鱼摸虾的欲望。

关于童年野生河鱼的美食记忆,挥之不去,一直伴随着我长大。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朱业勤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