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齐鲁第一眼 > 山东新闻 > 正文

90后独臂爸爸要割肝救女 高达20万的手术及康复费用让他一筹莫展

核心提示: 女儿在北京确诊时,严境烽曾打电话给法院执行法官求助执行事故赔偿款,但得到的消息是剩余的两方被执行人要么名下没有可执行钱物,要么不知所终,严境烽暂时无法得到这笔可以救命的赔偿金。

齐鲁晚报讯(记者 邱明)今年26岁的严境烽是临沂市莒南县涝坡镇高家柳沟村人,2011年12月在工作事故中失去右臂,靠赶集摆摊卖木耳维持生计。2017年8月女儿出生后黄疸不退,后检查出患有胆道闭锁,只有做肝移植手术才能挽救性命。幸运的是,经过检查严境烽可以为女儿提供亲体肝脏移植,但12万-15万元的手术费以及不可预测的康复费用对严境烽来说仍是一笔凑不出的巨款。

右臂没了

但还有个温暖的家

高家柳沟村群山环绕,漫山遍野的石缝中垒起层层梯田,瘠薄的土地缺少让村民丰收的土壤。初中毕业后严境烽走上外出打工的致富路,先去浙江干电焊,后又经熟人介绍到临沂市罗庄区一家陶瓷公司看管下料机。

2011年12月12日凌晨3点多,下料机的传送带跑偏,值班中的严境烽拿铁片刮泥,试图让传送带恢复正常,右上肢却不慎被卷入皮带中,造成右上肢离断的三级伤残。

11

右臂尽失的严境烽并未放弃对美好生活的向往。2012年6月份,他恋爱了,女方是在临沂投亲打工的黑龙江女孩杨立慧。尽管家人反对这桩婚事,杨立慧还是冲破阻挠,毅然嫁给了她认准的严境烽,憧憬着将来的日子里她做严境烽的臂膀,一起打拼一个温暖的家。

婚后的严境烽没有因为残疾在身逃避养家的责任,无法打工挣钱他就在周围村镇赶集摆摊卖木耳和服装。

女儿刚出生不久

患上了胆道闭锁

2017年8月25日,严境烽的女儿出生,他和妻子给孩子取名严家杨,名字中的首尾俩字是他们夫妻的姓。此前,他和妻子生育有一个儿子,已经4岁。严境烽是家里的独生子,父母期望家里能有个女孩,妻子也盼望再添个女儿,新生命的到来让这个儿女双全的家庭格外欣喜。

女儿满月后黄疸还没消退,到第47天时县医院的医生告诉他们一个不好的消息:这个孩子疑似患有胆道闭锁。  最终,在北京的一家医院确诊了女儿患有胆道闭锁Ⅲ型疾病。医生告诉严境烽夫妇,做肝移植是最好的救治办法。12月初,严境烽夫妇带着女儿又辗转到天津的医院,得到了一个悲伤中的喜讯:经过器官移植供体检查,严境烽可以为女儿提供肝移植来源。刚听到这个消息时,严境烽夫妇感到女儿有救了,但随之而来的是手术费用让一家人发愁。为女儿做肝移植手术的费用在12万-15万元之间,如果加上手术后一年内的康复费用,大约需要20万元,并且女儿接受肝移植后,还需要常年接受抗排斥、并发症治疗。

前几年为了打官司讨要工伤赔偿,严境烽先后花费5万多元聘请律师,前期为女儿检查、治疗报销后的花费也达数万元。严境烽的父母都是普通农民,这些花费是他们大半辈子的存款和借债,家里早已山穷水尽,这笔医疗费对他们来说是一笔拿不出的巨款。

想听女儿叫爸妈

无奈通过网络求助

女儿在北京确诊时,严境烽曾打电话给法院执行法官求助执行事故赔偿款,但得到的消息是剩余的两方被执行人要么名下没有可执行钱物,要么不知所终,严境烽暂时无法得到这笔可以救命的赔偿金。

有人曾劝严境烽夫妇趁着孩子还小放弃治疗,之后再想放弃就晚了。“肝就在我身上,随时可以给女儿,没钱治病我们出去要饭也得救孩子。”眼瞅怀中4个月大的女儿还像其他两三个月大的孩子般孱弱,脸色依然蜡黄、腹部逐渐肿胀,严境烽和妻子杨立慧心如刀绞。他们盼望怀中的女儿能像其他孩子一样,会开口叫爸妈,能慢慢学会走路。

严境烽所在村的社区主任沈德喜介绍,严境烽家境困难又身有残疾,但他很坚强,没有破罐子破摔、撂下家庭不管。前几天他过来开证明时,村里才知道他家孩子病情这么严重。孩子的爷爷身体也不好,以前就在附近打个零工,为了多筹点钱最近去济南建筑工地干活了。村里目前也正商量如何帮助他们渡过难关。

在天津为女儿看病期间,得知严境烽的难处后,有病友建议他们通过网络求助。严境烽收集好相关证明材料后,在手机朋友圈发布了求助信息。目前已筹集善款近10万元,但距离为女儿救命的费用还有不小的缺口。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路敦迎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