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名记 > 正文

义务教育,当务之急在均衡

核心提示: 日前,教育部基础教育司负责人对网传“九年义务教育升级为十二年制,中考将取消”一说明确做出否定性回应——当前还不具备把高中阶段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的条件,不可能将九年义务教育升级为十二年制,中考需要的是改革而不是取消。

齐鲁晚报评论员 王学钧

日前,教育部基础教育司负责人对网传“九年义务教育升级为十二年制,中考将取消”一说明确做出否定性回应——当前还不具备把高中阶段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的条件,不可能将九年义务教育升级为十二年制,中考需要的是改革而不是取消。

这是一次必要而务实的回应。作为民生领域的热点与痛点所在,教育一直是舆论场上的一大焦点。义务教育是否“升级”,中考是否取消,这样关乎千家万户切身利益的“重大”问题,不可能不引起广泛而密切的关注。这份关注的背后,是人们对义务教育“升级”的期待——将高中三年也纳入义务教育,可以减轻由此带来的经济负担;取消中考,可以减轻由此产生的升学压力。

这样的期待无可厚非。放眼世界,在不少国家和地区,十二年甚至更长的义务教育早已是既成事实。即便是在国内,这些年也已有不少地方开始甚至初步实现了十二年制义务教育。这一切都说明,人们对义务教育的美好向往绝非异想天开。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人们有理由、有条件在义务教育方面拥有更多的获得感、幸福感。

不过,在达成这一目标的过程中也须谨防急功近利。毕竟,义务教育的“升级”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需要“具备条件”——不仅要有教育经费、师资等各种教育资源的充足投入,更要有基础教育的均衡发展。即便在教育资源投入上能有所保障,如果没有地区之间、学校之间的相对均衡做“铺垫”,义务教育“升级”也会事与愿违——这种操之过急的“升级”不仅在很大程度上意味着既有不平衡的加剧,还极易陷入一种初衷虽好却难以操作的尴尬局面。试想一下,如果普通学校与重点学校之间的“鸿沟”依然明显,在这样一种情况下,对高中阶段实施义务教育,并取消中考,仅高中招生一项恐就足以让“升级”陷入不知所措的窘境。划片就近入学吗?这不仅意味着对优秀学生的不公,很难为向往优质教育资源的家长们所接受,还会极大地加剧现有的学区房乱象。按“平时成绩”或“综合素质”之类的标准录取吗?这无疑会陡增许多更加有违公平公正的暗箱操作。

义务教育的当务之急在均衡发展。十二年制义务教育在全国推行,急需一系列均衡的基本达成——教育资源供给与高中教育需求之间的均衡,教育部以“加快普及步伐”为高中教育的“主要任务”针对的正是这方面的不均衡;区域之间、学校之间的均衡,以此基本解决优质资源过于集中、教学水平差距明显的问题;普通高中与职业高中之间的均衡,如果我们的职业高中能像大家津津乐道的那样,拥有德国职业教育那样的专业水准与社会地位,中考的压力会小得多,义务教育“升级”也会容易不少。等诸如此类的必要均衡基本达成之后,再来谈“取消中考”之类的话题才不算“奢谈”。

当然,对均衡发展的强调绝不意味着对义务教育“升级”必要性的否定。在这个问题上,既要量力而行循序渐进,又要尽力而为积极作为。急于求成固不足取,无限期地悬置这一目标的不作为更不可原谅。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刘霞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