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齐鲁第一眼 > 山东新闻 > 正文

双十一狂欢背后是套路,小商家促销就是赔本赚吆喝

核心提示: 诞生自2009年的“双十一”,近几年的单日成交额呈爆炸式增长。“双十一”已成为电商消费节的代名词,非网购人群、线下商城也被裹胁其中,其影响力早已超越“黑色星期五”,成为中国乃至全球“剁手党”的狂欢日。

“双十一”来临,“剁手党”们蠢蠢欲动。从2009年至今,“双十一”从一个普通的日子变成中国最大的全民购物狂欢节,已经改写中国消费生态。如今,“双十一”迎来第九个年头,不论是商家还是消费者,整体都更趋理性,不少消费者认清了背后暗含的套路,更有商家不愿再赔本赚吆喝地参与。

“双十一”来临,济南街头上,快递员已经进入紧张备战状态。(齐鲁晚报记者 周青先 摄)

没学过奥数,不敢玩“双十一”

诞生自2009年的“双十一”,近几年的单日成交额呈爆炸式增长。“双十一”已成为电商消费节的代名词,非网购人群、线下商城也被裹胁其中,其影响力早已超越“黑色星期五”,成为中国乃至全球“剁手党”的狂欢日。

步入第九个年头的“双十一”,今年换了新玩法。预售、定金膨胀、满减红包、火炬红包……各种复杂的优惠套路层出不穷,被吐槽为“没学过奥数,不敢玩双十一”“往年阻挠我过双十一的只有钱,今年还有脑子”。

来自济南的资深“剁手党”周女士对今年的“双十一”表示无力吐槽:“套路太深,一不小心就掉坑里了。”周女士举例,她发现护舒宝旗舰店某款卫生巾54.9元30片,买两套加赠52片,算下来不到一块钱一片,非常划算。她本想囤一批,但是仔细一看,页面上有一行小字,预售与买两套加赠不共享,定金膨胀还必须前2000名方可享受。“而且定金还不给退,有的商家说非要退必须交了全款再申请退货,并且要等到12日之后才退。”

又比如,周女士在某家网店看到法国欧缇丽大葡萄水“双十一”前15分钟全部半价,过两天发现,只有前一万名才享受半价了。“客服只说以当前页面为准,这么说解释权全在他们手上吗?”周女士说,她的小伙伴还遇到预售价格不如直接买的、付了定金结果发现尾款不能使用满减优惠券的等等,她自己已经退了3单预售了。“我还是比较怀念以前简单粗暴的五折,今年太多套路了,本来就想图个便宜,怎么这么折腾这么心累呢?”

“专门设了准点抢券,结果发现只能指定商品使用。本来看中的一款面霜,结果今天再看已经不在满减券的清单里了。”同样被今年的“双十一”弄得心烦意乱的还有张小姐。张小姐说,自己刚工作不久,收入不算高,平时买东西都是精打细算,本来想等着“双十一”打折,却发现处处是坑,最后算下来各种满减优惠跟平时差不多。

刷条好评几块钱,中介坐收暴利

不少消费者喜欢通过看“好评”选产品,但一些所谓爆款商品“好评如潮”中有不少水分。“刷单”这个近几年出现在大众视野中的名词,通过制造虚假销量和好评来误导消费者。“去年‘双十一’,有件大衣的评价特别好,照片也拍得很漂亮,虽然贵一些我还是买了。结果到手发现,版型不对还有色差,说好的90%羊毛,但摸起来质地稀松,一点儿都不保暖。打算退货时,商家说‘双十一’产品不参加7天无理由退换,把我气坏了!”网购经验并不丰富的刘女士对去年“双十一”吃的亏仍旧耿耿于怀。

多位业内人士透露,几块钱就可以买一条好评,一两千元店铺就能升一颗钻,如今已经形成一条隐秘的暴利产业链。丹丹是一家网店的资深店主,她熟悉许多同行找写手给商品“贴金”的情况。比如新开的小店没有销量,就直接在各大平台发消息征集人刷单。拍一件或几件商品,可以给5元、10元、15元、20元不等的佣金,“根据商品价格来定,贵的佣金会多一点。”等过几天确认收货,刷单者留言好评,此时卖家再连本带利把费用转过来。除了小店,有些大店也会一边卖一边找人刷,营造出更加繁荣的人气。“因为身边的资源有限,有很多商家是找中介做的。”丹丹所说的刷单中介,有不少赚得盆满钵满,还有的被爆出存在诈骗嫌疑,比如先收取刷单者几百元“押金”,然后突然消失。

“刷单本质上属于商业欺诈,既剥夺了消费者对商家信誉和商品质量的知情权,损害消费者切身利益,更破坏了电商信用评价机制,扰乱市场竞争秩序。”山东众成清泰(济南)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嵘林表示,倘若任由投机取巧者获利、诚信经营者吃亏,会造成网络经济“信任危机”“劣币驱逐良币”的恶果。

因为无利可图,有商家不再参与

“双十一”迎来第九个年头,不论是商家还是消费者,整体都更趋理性。韩都衣舍相关负责人表示,与头几年相比,消费者不再那么狂热盲目,对线上品牌忠诚度提高,对商品分辨力越来越高;商家也不会单纯为赚销量无限制压低成本,“成本是一定的,强行要求商家断崖式优惠也不现实。”

然而“双十一”的购物狂欢,依然不断考验着电商行业生态。不久前某家电厂家爆料,美的、格力、方太等家电企业在某电商平台的官方旗舰店暂停预售,起因是平台牺牲厂商利益,强制参与促销,企业不得已做出这一选择。尽管此事不了了之,但其背后虚虚实实令人浮想联翩。

财经作家吴晓波在参加节目时曾讲到他的一段经历:他遇到一个老板是做鞋子的,去年“双十一”在淘宝做了6000万元的营业额,光广告费就交了2000万元,再加上各项成本,最后反而是亏损的。

“我平时常买的几家小店,在首页明确说店小利薄,不参加‘双十一’活动,价格如常,可以提前购买。也是蛮有个性了。前几年不大见的,哪家店敢不参加‘双十一’呀!”消费者周女士说。一家网店店主告诉记者,今年“双十一”,他们的优惠力度也只有“满200元减30元”“满300元减66元”这么“抠”,“要我们满99元减30元什么的,实在做不到。我们的定价策略并没有给渠道留空间,打七折就已经到了成本红线。真要参与五折促销,要么赔本赚吆喝,没那个必要;要么先提价再打折,我们不愿意欺骗消费者。”

“双十一”成为商家要打的一场硬仗,电商平台同样要面临残酷厮杀。有业内人士分析,在这种竞争态势之下,大部分商家处于弱势地位,如果以压低合理利润为基础,最后赚钱的是平台和少数商家,那么肯定不能长久。(齐鲁晚报记者 马云云 廖雯颖)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刘霞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