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评论 > 正文

虐童事件为何一再撩拨公众神经

核心提示: 这两天,大家都在谈论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有关此事的最新进展是,三名涉事的工作人员因涉嫌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已被依法刑事拘留。

这两天,大家都在谈论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有关此事的最新进展是,三名涉事的工作人员因涉嫌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已被依法刑事拘留。

因为有现场视频为证,这起事件并没有出现“反转”,且涉事各方都已作出回应,但即便如此,一些疑团仍有待解开。比如上海市妇联是否能与此事切割、超然事外?比如相关教育主管部门在资质认定等方面该承担哪些责任?而一所本不具备相关资质的幼教机构,以一家杂志社为桥梁,搭上上海市妇联,便堂而皇之地开起了亲子园,这样的腾挪运作究竟是个案还是潜规则,同样耐人寻味。

这些年来,类似的幼教机构虐童事件时有发生,但一直以来,我国法律对虐童行为都没有明确的认定,直到2015年《刑法修正案(九)》正式通过,其中规定,对未成年人、老年人、患病的人、残疾人等负有监护、看护职责的人虐待被监护、看护的人,情节恶劣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眼下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中的三名涉事员工已被刑拘,即是以《刑法修正案(九)》中的相关条款为依据。

事件的调查和处理还在进行之中,我丝毫不怀疑此事最终会得到妥善处理,但对于类似事件不会再出现却没有太大信心。

细心的朋友可能已经发现,涉事的保育员月薪仅有三千左右,这样的工资水平要在上海这样的城市生活实在不容易,而放眼全国,幼教机构的老师尤其是保育员工资低、待遇差、准入门槛低其实是普遍现象。矛盾在于,在一些人眼中,孩子是掌上明珠,需要最精心的呵护,而幼师和保育员不过是“看孩子的”,配不上更好的待遇,家长们也不愿意或者无力为此支付更高的费用。这种矛盾导致的直接结果是,家长对幼教机构的期待越来越高,幼教机构的师资质量却迟迟难以提升,甚至有所下降,诸如虐童等事件也不时地闯入公众视线。

欧美等发达国家对于幼教老师的把关极其严格,比如美国各州基本规定幼儿园教师起点学历必须是大学本科毕业并取得学士学位,一些州甚至要求教师在开始教学之后,在指定的时期内获得教育硕士学位。学前教育是一门大学问,绝不是用低薪招来一些素质不高的社会人士就能搞定,把学前教育与“看孩子”画等号的观念必须彻底改变。

而要引进层次较高的人才,就得有相应的薪酬和福利保障。假如单凭市场的无形之手调节,最终的结果便是收费高昂。目前社会上一些所谓的贵族幼儿园走的就是这样的路子,这些幼儿园教学水平高、办学环境好,但学费不是一般家庭所能承受的。学前教育具有普惠性,既要足够好,又要让大家都能上得起,就需要公共服务的介入。

事实上,这些年来,要求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的呼声一直未曾断绝。陕西的府谷、宁陕、神木等地已先行一步,开始推行15年义务教育。某种意义上,学前教育领域之所以乱象频出,正同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供应不足,而市场又出现局部失灵有关。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当然也不可能一蹴而就,但有条件的地方完全可以进行大胆的探索,让我们的孩子享受到更平价、优质的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