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齐鲁美食家宝哥来了 > 正文

“明湖小楼”杯:老济南的高汤米粉

核心提示: “闲话老济南的油粉”一文在《齐鲁晚报》食指专刊刊登后,我接到不少友人的电话。有的说,一篇短文唤起了舌尖上的乡愁,更多比我年少的亲朋好友,纷纷打听到哪里可以享受到“油粉”的味道。我半开玩笑地回答道:回归农村原生态的绿豆粉坊,寻觅原汁原味的生油粉吧。接下来我神秘兮兮地说,现已失传的还有 “高汤米粉”呢。

7

“闲话老济南的油粉”一文在《齐鲁晚报》食指专刊刊登后,我接到不少友人的电话。有的说,一篇短文唤起了舌尖上的乡愁,更多比我年少的亲朋好友,纷纷打听到哪里可以享受到“油粉”的味道。我半开玩笑地回答道:回归农村原生态的绿豆粉坊,寻觅原汁原味的生油粉吧。接下来我神秘兮兮地说,现已失传的还有 “高汤米粉”呢。

高汤米粉是老济南人家喻户晓、妇孺皆知的街头小吃。它的原食材为上等的新鲜小米面(小米又称粟米,俗称谷子脱皮后的果实)碾压成像面条一样粗细,金黄色的米条,当然这是生米粉。

8

那时候,大街小巷的小吃店多有卖高汤米粉的,店铺的台面桌子上摆放着一摞摞长方形木盒子,里面规整的放着长长的生米粉备用,一旦有食客要吃米粉,店主便麻利地把细长米粉撮成比筷子稍长些的一捋米粉,投入大锅滚开的水里煮片刻,然后用长把的竹漏勺将煮熟的米粉淋干浮水,倒入广口的陶瓷碗里。 

高汤米粉,之所以能称其为著名小吃,在于浸泡它的高汤。应运而生的有 “鸡丝高汤米粉”、“肘子高汤米粉”等等。各家米粉店都把自己独特的高汤展示给食客;滚沸的汤锅里炖着整只的老母鸡,汤面上漂浮出一层油晃晃发出香气的鸡油。有的招牌店把猪肘子炖成入口即化香飘四溢的肘子汤,一进店铺立刻让人秀食可餐。

9

童年味觉,第一次接触高汤米粉是在我上小学的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期。有一次父亲骑自行车带我来到院西大街(现在的省府前街一带)路南的一家饭庄(好像名字叫雷家粥铺),父亲要了一碗高汤鸡丝米粉外加两个精致的芝麻烧饼,他还特意嘱咐店员多递上个小碗和筷子。

11

我好奇地看着那碗热气腾腾,黄橙橙的“面条”和摆在上边那些细细的鸡丝,父亲小心翼翼地把一捋米粉放进我跟前的小碗里,又把大部分的鸡丝用筷子夹进我的小碗,最后倒入一些鸡汤......父亲指点说,用小米面碾成的米粉比面条更筋道,口感更滑润,嚼起来满口的小米香味。从此,我记住了这种酷似面条却叫高汤米粉的美食。

12

那个年代,大街小巷处处可见冠以各种名堂的米粉铺。汤料花样繁多,配料极其讲究,有的还在米粉上面点缀上青蒜末或者香菜末。记忆里,有一年寒冬,体弱多病的母亲卧床不起已有数日,不思茶饭却只想吃米粉。我赶忙从家里带着一个铝制饭盒到院东大街(现在的县东巷南口一带)路南的一个小店铺,这里既卖馄饨也卖米粉。一路奔波,我害怕铝饭盒冷了,就摘下戴在头上的棉帽子盖在饭盒上边,当我把花2毛钱买的鸡丝高汤米粉送到老人病床前,母亲只吃了几根米粉喝了点汤,眼神里却全是满足……

13

俗话说得好,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一方人士造就出自己地域的饮食习惯,细细想来确实如此。我能与高汤米粉结缘不单单为口福,更是热衷本土饮食文化和沉湎于悠悠乡情。

美食图片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朱业勤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