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齐鲁美食家宝哥来了 > 正文

当年的馇锅子真是香

核心提示: 小时候,最喜欢的一件事就是跟着大人去赶集,最愿意去的地方就是馇锅子摊。馇锅子是五莲特色小吃,就是把猪下货切成片,放在锅里熬汤喝,类似于喝羊汤。

小时候,最喜欢的一件事就是跟着大人去赶集,最愿意去的地方就是馇锅子摊。馇锅子是五莲特色小吃,就是把猪下货切成片,放在锅里熬汤喝,类似于喝羊汤。

现如今,猪下货不受人待见,在那个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年代,那可是稀罕物。庄户人家一年到头闻不到肉腥味,就靠这碗馇锅子解馋。

14

馇锅子以猪大肠为主,没有大肠,就吃不出那个味来。农家清洗大肠,多是用盐、醋还有碱反复清洗揉搓,以除去油腻和腥臭味。大肠要先摘去上面附着的油,再清洗捋净肠子外壁脏东西,很油腻,滑不溜秋,就像手里攥了条泥鳅。然后一人翻肠,一人用瓢往里加水,肠子顺着水出溜就反过来。捋去污秽之物,再用盐醋揉搓。小肠就用手指粗细的高粱秸,将小肠头一侧顶在上面,慢慢下捋,直至小肠全部反转。就这样反复清洗,还唯恐不干净,留有异味。我的一个朋友,曾经在饭店点菜问道:“有猪大肠吗?”服务员说:“有。”朋友煞有介事问:“有味吗?”“没有!”服务员答道。朋友说:“没有味不要!”令我们好笑。其实,猪肠还真的要有原始的味道,没有,就吃不出那个味了。

15

除了大肠,猪头肉也是主要配料。收拾猪头是个技术活,尤其是猪毛不好处理。人们用火烧,用沥青粘,用尽很多办法,也不能将其拔净,只求表面光滑无毛即可。我好这一口,从不计较这些。吃猪头肉有时会觉得“扎嘴”,知道那是猪毛根作祟,照吃不误。就喜欢猪头肉的细腻,筋道,有嚼头。细嚼慢咽中,充满了浓浓的回味。其余的心肝肺,可以直接上锅煮,切成片就能食用。

每逢集市,摊主就早早地把熬制馇锅子的大锅支起,往加满水的的锅底拼命续柴火。柴草多以松枝和槐木为主。松枝易燃,还有一股松香味。槐木木质坚硬,开锅后,可以不用长时间添柴,细火慢炖,便于出滋味。等大锅里的水飘出缕缕蒸汽,水面滚滚沸腾,摊主就往锅里倒入切好的大小肠、猪头肉、肝片、肺片、猪血等。一时间,肉香菜香,香香入鼻,由鼻入口,由口入肚,肚子也跟着叽里咕噜起来。飘满了肉汤和馇锅子特有的猪杂味,没等吃就被熏醉了。

16

最先跑来的是跟父母赶集的孩子,他们围在香喷喷,油光光,热乎乎的大锅旁,口水直往嘴边流,兴许有几滴还滴在锅里,成为这锅汤的最佳佐料。随着孩子们的叽叽喳喳声,来喝汤的人越来越多。摊主这边往锅里加着凉水,那边就往外盛,照样喝汤的人排队。

赶集的老头来到摊位前,解开扎腰带,从大襟棉袄里,小心地掏出带有体温的半壶散酒,对着老板喊道:“辣椒粉、胡椒面、芫荽(香菜)、醋都多放,酸酸的辣辣的,吃得就是这个味!”老头喝一口,吃一筷,喝到高兴时唱了起来:“馇锅子满口香,喝上一碗,给个县长也不当!”一碗馇锅子,能吃到下集,直到摊主收摊,才带着醉意,脚下打着滑,嘴里嘟囔着:“味道不孬,下集还来喝!”

村里二嘎的媳妇,是一分钱攒在手上冒火星的主。当年,她曾三更半夜起来摊煎饼,摊完两盆糊子,天还没放亮。匆匆卷了十几个煎饼,脚下如踩了风火轮,个把小时,就来到离家二十多里的松柏大集,就为那碗馇锅子汤泡煎饼。

17

三十多年前的一个冬天,我在镇上读高二。那个礼拜天是大集,我随着人群闲逛。晴旷空中弥漫的香味随风潜入我的鼻孔,诱惑我的味蕾,直让我浑身不自在,像有小虫潜入体内,弄得脊柱在走S弯。摸摸口袋,一文大钱没有,忽然想起远房三爷爷在集上卖小百货。我急忙找到他,说学校要缴班费,借两元钱,回家让我娘还他。三爷爷知道我是不会撒谎的孩子,也没多想,就从身前盛钱的一个小盒子里,找出一摞毛票,朝手里吐了一点唾沫,一五一十的点了两元钱给我。

接过三爷爷的钱,我感谢的话都没及的说,转身就跑到馇锅子摊。也许看我是个干瘦的学生,摊主在那个粗瓷大黑碗里,添的汤满满。我双手像捧着宝贝,不敢迈步,低头“出溜”喝了一口,烫的心口窝痛。馇锅子汤馋人的香气扑鼻而来,我又要了一斤大饼,什么也顾不得,就是放开了吃。那时的肚子是一个永远吃不饱的皮袋子,有伸缩性,吃多少不觉饱,光知道饿。三九天我头上冒汗,后背发热,解开棉袄扣子,松了松腰带,又加了三次汤才算过瘾。

离开家乡已有三十多年,在城里想喝碗馇锅子汤,还真不好找。每每想起小时候赶集喝馇锅子的事儿,常常是不知何时,哈喇子就从口角两边流出,那种馋样,估计别人看了会忍俊不禁,笑话不已的……

美食图片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朱业勤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