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齐鲁第一眼 > 焦点新闻 > 正文

从亚太到印太 从美高官频访亚洲看特朗普亚太战略演变

核心提示: 在美国总统特朗普首次亚洲之行即将于下周末开始之际,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和国防部长马蒂斯分别在10月下旬造访亚洲,前者前往南亚阿富汗、巴基斯坦和印度,后者到访菲律宾、泰国和韩国。

在美国总统特朗普首次亚洲之行即将于下周末开始之际,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和国防部长马蒂斯分别在10月下旬造访亚洲,前者前往南亚阿富汗、巴基斯坦和印度,后者到访菲律宾、泰国和韩国。

自特朗普政府今年1月上台以来,蒂勒森和马蒂斯多次访问东亚、东南亚和南亚国家,巩固盟友、重修旧好的同时,也试图构建新的战略支点。从中,我们大致可以勾勒出特朗普亚洲战略的新框架。

齐鲁晚报 记者 赵恩霆

安抚盟友不安的心

作为特朗普上台后最先上任的内阁要员之一,马蒂斯以美国新任国防部长的身份迅速于今年2月初到访韩国和日本。这是马蒂斯履新后的首次访问,释放出强烈信号。

在去年竞选期间,特朗普不止一次地要求韩国、日本以及北约盟国为美国多年来提供的安全保护补交“保护费”,一度威胁如若不然,美国就撤走驻扎在当地的军力。

特朗普这位“非主流”总统的横空出世,本就让盟国小伙伴心里打鼓,催交“保护费”更让他们提心吊胆,韩日尤其是韩国生怕在朝核问题越发严峻的情况下失去美国的保护伞,欧洲盟国则担心没有美国无法与俄罗斯抗衡。

为了安抚盟友那颗不安的心,特朗普刚上台就派出马蒂斯给韩日送去“定心丸”。之所以先到东亚,一方面是因为当时朝鲜半岛局势紧张,另一方面,亚太地区已成为事关全球经济增长和安全环境的最重要地区。防长先访韩日的言外之意就是,美国只会更加重视亚太。

3月中旬开始,蒂勒森接踵访问日韩和中国。正是在此期间,时任美国负责亚太事务的代理助理国务卿桑顿说,奥巴马时期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已正式结束,特朗普政府的亚太政策将有新的方式。

如果说马蒂斯访韩日是在安全责任上“打包票”,重申与这两个亚太重要盟国共同应对朝核威胁,那么,蒂勒森之行则是在政治和外交层面进一步巩固盟友关系,算是对韩日的“双保险”。

在东南亚,原来以菲律宾为代表的盟友是奥巴马时期推行“亚太再平衡”战略的重要支点,但杜特尔特就任菲总统后,美菲关系迅速降温。泰国作为美国在该地区的传统伙伴,美泰关系也因巴育通过政变推翻英拉政权而明显受损。

今年8月初,蒂勒森首访东南亚到了菲律宾、泰国和马来西亚。10月下旬,马蒂斯的东南亚之行与之高度重合,也访问了菲律宾和泰国,另外二度到访韩国。显然,除了出席在菲律宾举行的东盟和东亚系列会议以及出席泰国先王普密蓬葬礼之外,美国也想利用这一机会尽量修复美菲、美泰关系,尤其试图将倒向中俄的菲律宾往回拉一拉。

同时,蒂勒森和马蒂斯一前一后到访东南亚,也有意对外宣示特朗普政府仍然重视这一地区,以平抑因终结奥巴马“亚太再平衡”战略而引发的地区国家恐慌。

中美关系定下基调

到目前为止,蒂勒森和马蒂斯两人合计共3次访问韩国、2次访问日本。马蒂斯之所以近日第二次访问韩国,一个重要原因是他今年2月访韩时,韩国还是过渡政府时期。今年5月文在寅政府上台,马蒂斯需要与韩国新政府对接,并与韩国军方新领导人围绕应对朝核问题、战时指挥权问题等进行磋商。更重要的是,韩日作为美国亚太重要盟友,一直扮演着以牵制中国为重要核心内容的美国亚太政策的战略支点角色。

好在中美关系在特朗普上台后并未出现大的波动,而且在中美元首的直接沟通下实现了良好开局。

特朗普上台之前,曾在南海问题、中美贸易逆差和人民币汇率等问题上频繁向中方发难,甚至一度挑战“一个中国”原则底线,给中美关系的前景蒙上阴影。但他上台后,中美高层紧密沟通,以最快速度实现4月初习近平主席访美,与特朗普进行海湖庄园会晤,为中美关系定调。

此后,从6月到10月初,中美两国顺利完成了外交安全、全面经济、执法与网络安全、社会和人文四个机制的首轮对话,而且中美元首还保持了高频率的电话沟通,并在联合国安理会就朝核问题等议题密切合作。

尽管中美之间还存在一些不和谐的声音,比如今年以来美军舰船已经4次擅闯我南沙、西沙岛礁领海,但中美关系延续了此前基调——合作多于摩擦,这也是美国制定亚洲整体战略不容忽视的因素。

要与印度“百年好合”

但蒂勒森和马蒂斯近期的另一个共同动向,却反映出美国亚太战略存在较大调整的空间。

那就是印度。

今年6月印度总理莫迪访美,与特朗普共同宣布启动两国“2+2”战略与防务对话。8月21日,特朗普发表讲话阐述美国的新阿富汗战略,指责巴基斯坦庇护恐怖分子,表示将同印度发展战略伙伴关系,让印度在美国的阿富汗战略中发挥重要作用。

9月下旬,马蒂斯首次访问印度、阿富汗,落实特朗普的新战略,推销先进的“海上卫士”无人机和F-16战斗机。对此,印度也很“给力”,计划购买22架F-16,总价值达20亿美元。

印度一直是美国试图拉拢的对象,但由于印度长期奉行独立自主外交政策,导致美印关系多年来不瘟不火。近年来,美国对印武器出口额从十亿美元级猛增至百亿美元级,印度也在奥巴马执政末期获得美国“重大防务合作伙伴”地位。

10月下旬,先后到访巴基斯坦和印度的蒂勒森,延续了此前特朗普对两国的差异化定位,继续在反恐问题上向巴基斯坦施压,同时在印度高呼要打造美印百年战略关系。

2001年“9·11”事件后,巴基斯坦就成为美国在南亚地区的重要反恐伙伴,是美军打击阿富汗塔利班和“基地”等极端组织的前线。但特朗普的新阿富汗战略狠狠地打了巴基斯坦一巴掌,反倒给了印度一把甜枣,这让视巴基斯坦为死敌的印度听上去更加舒坦,也显示出印度在地区事务中的重要作用。

这种颠覆式的变化,源于美国亚洲战略的调整。从内容上看,新阿富汗战略更像是新南亚战略,更与新亚太政策框架紧密关联。摈弃“亚太再平衡”之后,“印太(印度洋-太平洋)”概念较以往更频繁地出现在特朗普政府的话语体系中。

从美国在外交和安全领域的动向来看,特朗普政府的亚太政策实质上仍延续着“亚太再平衡”战略的内容,但会向西延伸至印度洋地区,进而勾勒出新的印太战略,并与特朗普政府强势回归中东的策略形成呼应和衔接。

这样看来,印度无疑会成为美国未来印太战略的重要支点,一来牵制中国的围栏从东亚经东南亚延伸至南亚,进一步限制中国影响力向印度洋地区扩展,二来又能抑制俄罗斯在军售领域对印度的强大影响,限制俄罗斯借俄印关系改善南下印度洋。

<FloatTitle>“退群”重构经贸关系</FloatTitle>

相比在外交和安全等领域的进取姿态,特朗普上台后在经贸领域采取一退了之的态度。他入主白宫后率先签署行政命令,宣布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一下子让日本、澳大利亚、越南等亚太小伙伴心凉了半截。

美国退出后,日本仍不死心。日前,顺利赢得众议院提前选举的安倍旧事重提,声称日本要挑起“复活”TPP的大梁。之所以其他成员都不愿美国退出,源于TPP对各成员提升本国贸易水平,发展各成员之间、尤其是发展对美贸易大有裨益。

恰恰因此,特朗普才执意退出,他认为这个协议对美国十分不利,是一个让其他国家揩美国油的协议,违背“美国优先”原则,冲击美国国内行业和就业。相比多边贸易协定,特朗普更倾向于与他国签订双边贸易协定,以更好地贯彻“美国优先”。

在这一点上,即便是铁杆盟友也不例外。眼下,韩国和日本即便不愿意,也不得不与美国着手重谈双边自贸协定,以缩小美国的贸易逆差。与此同时,小伙伴做客白宫时也都毫不例外地“送大礼”。

安倍访美的“大礼包”包括今后10年内向美国基建领域投资1500亿美元,在美国创造70万个就业岗位和一个市值规模4500亿美元的基建市场,考虑增加从美国进口页岩气。文在寅访美的企业先遣团与美方签了200多亿美元的投资大单,他访美时韩国最大的商业社团宣布,未来5年52家韩国公司计划在美投资128亿美元。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前不久访美时与波音签订138亿美元大单,将为美国创造7万个就业岗位……

与此同时,蒂勒森、马蒂斯乃至即将访问亚洲的特朗普,出访时都会不遗余力地向盟友推销军事装备,通过增加军火出口拉动美国军工产业并创造大量就业岗位,以兑现其竞选时“让就业岗位回到美国”的承诺。

虽然特朗普打碎了奥巴马通过TPP打造的亚太经贸体系,但他似乎可以通过未来的印太政策框架实现外交、安全与经贸问题的“打包捆绑”和相互促进,从而形成一种“多边-双边”多层面的印太战略体系。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白丽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