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齐鲁第一眼 > 济南新闻 > 正文

济南环联夜市四个月的新生与坚守:人气慢慢旺起来了(图)

不少人专门来找小吃

核心提示: 5初,著名的洪楼夜市一夜之间被取缔,为了解决数百摊主的生计问题,相关部门在环联东方商贸城腾出了近千个摊位。四个月过去了,近千家业户习惯了下午6点开市,尽管他们有赔有赚,时常还会想起洪楼夜市的繁华,但眼下,环联夜市已成为他们的全部和生活希望。

11日晚, 范玲的烤鱿鱼摊前一直有人排队。 在洪楼夜市时每晚能卖3000多元, 现在在环联夜市每晚也能卖到2000多元了。 本报记者 孙业文 摄

11日晚, 范玲的烤鱿鱼摊前一直有人排队。 在洪楼夜市时每晚能卖3000多元, 现在在环联夜市每晚也能卖到2000多元了。 本报记者 孙业文 摄

5初,著名的洪楼夜市一夜之间被取缔,为了解决数百摊主的生计问题,相关部门在环联东方商贸城腾出了近千个摊位。四个月过去了,近千家业户习惯了下午6点开市,尽管他们有赔有赚,时常还会想起洪楼夜市的繁华,但眼下,环联夜市已成为他们的全部和生活希望。

9月11日下午5点半,王景山像往常一样,装好毛肚、青菜和蘸料等,骑上三轮车带着家伙什,和妻子一起到环联夜市摆摊。从最初洪楼夜市被取缔时的忐忑不安到现在心中有数,他用了近4个月的时间。

和卖爆肚的王景山一样,这里的近千家业户也都习惯了下午6点开市的环联夜市,即便是他们之中有赚有赔。虽然他们还时常想起洪楼夜市的繁华,但眼下,环联夜市已成了他们的全部,他们生活的希望。

文/片 齐鲁晚晚报 记者 孙业文   

陌生与接受

9月11日晚上11时许,环联夜市小吃街依旧人气爆棚,大排档、烤鱿鱼、涮毛肚、烤冷面、臭豆腐……顾客们穿梭在小吃街中挑选着喜爱的食物,有的买了带回家,有的直接在地摊的小桌上吃,各个小吃摊也忙得不亦乐乎。

这个景象,在4个月前,很多人是想象不到的。

5月26日夜,洪楼夜市正式搬入祝舜路环联东方商贸城。

在洪楼夜市上,王景山的爆肚是出了名的。在去往环联夜市的路上,他的心情一直很沉重,对未来很迷茫。家里的房贷,还有两个孩子需要他摆摊养活……

路遥也是同样的情况,他今年35岁,老家济阳,曾经在洪楼夜市兼职干了7年,卖男士内裤。

“刚来到环联夜市有点不适应。”路遥说,快4个月了,他已经慢慢适应了环联夜市。路遥说的不适应,其实指的是摆摊时间,“摆摊时间长了,市场规定从下午6点到晚上12点,有时候还得加班,一晚上算下来要靠在这8个小时。”路遥说,他白天帮朋友经营服装生意,晚上来摆夜市,与洪楼夜市相比,营业时间长了不少,对他这种干兼职的是种不小的挑战。

路遥说:“在洪楼的时候一天能卖500多块,到这里最多也就300块。”来逛夜市的人不少,但附近没有太成熟的商圈,消费能力相对弱一些,不少商家为了应对客户群体的变化,改变了商品定位,改卖老年服装和家庭生活用品、花草等。

“不过总体来讲,比预想的还是要好些。”路遥说,以前就怕“搬家”后,客流量小了,卖不动,但是他的销量也在慢慢增加。“洪楼夜市也不是一蹴而就的,经历了从冷清到繁华的过程,这里的人气也一样,需要慢慢养,人气养起来了,就不比洪楼夜市差了。”他说。

“说实话,当时心里很抵触,夜市没了就等于断了我们的生计,再加上环联东方商贸城我都没去过,环境咋样、人气咋样一概不知,心里充满了未知数。”王景山说,搬过来近4个月来,没想到环联夜市人气一步步地旺了起来,这也是大家比较欣慰的。

像王景山和路遥一样,很多洪楼夜市的老商户都选择坚守,当然这其中也有一些人暂时没有赚到钱。但是他们都明白,多一分坚守,就可能会多一分希望。

王景山夫妇在夜市上忙活。

王景山夫妇在夜市上忙活。

彷徨与坚守

王景山是幸运的。

他没有想到有这么多的老客户专门跑到环联夜市,找他的爆肚。

2002年,王景山携妻子来到济南打工,2009年失业后便在洪楼夜市卖起了小吃,最早卖麻辣烫,后来改卖麻辣爆肚。

“以前为了方便干夜市,我在花园小区租了房子,这样出摊收摊都方便。”王景山说,白天妻子洗菜择菜,他去进货,到了下午5点半,他和妻子从花园小区骑三轮车到夜市摆摊,一直营业到第二天凌晨2点,凌晨3点回到家休息。

王景山说,5月份得知洪楼夜市要被取缔时,大家都很焦虑,因为不少人全靠夜市还贷款,供孩子读大学,赡养着老人。“夜市作为我们唯一的经济来源,毫不夸张地说,当时就有几个大老爷们儿抱头痛哭。”王景山说,干了七八年,如果不干了就等于失业。

“当时政府说,到环联夜市能免摊位费,还给我们提供免费的公用照明和水电,我就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向商贸城报了名。”王景山说,不过自从搬过来以后,他发现这里的环境比以前好了很多,而且客流量不小,收入虽然暂时没有以前那么多,但还算可以。

“当时我也差一点回老家。”在9月11日晚上的环联夜市上,烤鱿鱼的范玲正在忙活着。洪楼夜市准备迁入到环联夜市时,她和家人也彷徨犹豫过,但经过仔细分析,她觉得还是应该试一把。让范玲自己都没想到的是,她的生意现在应该是整个夜市上最红火的,不少人正在排队买鱿鱼,保守估计,一晚上能卖2000多元。还有不少顾客从洪楼夜市找来,专门吃她做的鱿鱼。

“在洪楼干的时候积累了不少老客户,许多来这里光顾我的生意,真的很感谢他们。”王景山动情地说,现在他一晚上能卖700多元,已能满足一家人的日常开销,他和妻子都很知足。

12日凌晨1时, 小吃街上仍有不少顾客。

12日凌晨1时, 小吃街上仍有不少顾客。

汗水与未来

“我们挣的都是辛苦钱,现在挺知足的。”这是环联夜市很多商家的心声。

2006年,范玲就和老公一起卖烤鱿鱼,那时候的洪楼夜市还不成气候。可能连她自己都没想到,到了环联夜市,她的生意依然这么火爆。

“干烤鱿鱼这个活挺受罪,平常我老公都是穿两层牛仔围裙,可是腰上磨得到处是水疱,手上也是茧子。”范玲说,夏天室外温度就超过30℃,炉子旁边少说也要40℃,站着烤鱿鱼时汗水不停地往下流,有时候流进眼睛里,遮挡了视线,就容易伤着手。

“家里有点事,老公回老家了,今天我和公公出摊。”范玲称,11年前,第一次出摊时他们只卖了80元钱,后来生意火了后,一天能卖到近3000元,说到这里面的辛酸,范玲眼圈有点红。

“3个头,6个须,3个片……”范玲记忆力很好,队伍再长,她也能把数量记得一点不差。她公公一次能烤80多串,压、翻、撒调料等动作一气呵成,动作娴熟。

“对咱老百姓来说,能挣到钱才是最实在的。”范玲说,现在一晚上能烤六七百串,卖2000多元钱,跟在洪楼夜市挣的差不多。

“现在回过头来看,我们是幸运的。”范玲说,洪楼夜市整体迁移到环联,效果还不错,“环联这里有灯,有水,卫生也变好了,而且市场进行统一管理,治安也好多了。”

范玲说,她相信,环联夜市一定会有不错的未来。

与刚来时相比,王景山的生意慢慢好了起来,他的心情也变好了。王景山说,他最大的愿望就是陪孩子一起去看海。“我们这些干夜市的,没白没黑的,孩子想去看海,可是一直没有时间,有机会我想带他去看海。”

“老王,来一碗毛肚,老样子!”熟客的呼喊,把他拉回到现实。

“好嘞,少放辣椒,大份!”王景山熟练地操弄着手里的家伙什,两分钟后一碗香喷喷的爆肚就做好了。

在昏黄的灯光下,看到顾客津津有味地吃着,王景山露出了微笑。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白丽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