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齐鲁第一眼 > 山东新闻 > 正文

临沂无名氏车祸中被撞成 “植物人” 住院266天终等到家人

车祸受伤昏迷, 家人一直联系不上 住院期间全靠23名护士轮班照料

核心提示: 从去年11月车祸被送到医院,到最近找到亲属,36岁的刘修德在临沂市临沭县人民医院躺了266天。他本已脑部伤重无法交流,可当他父亲7月27日赶来时喊了一声小名,竟然立刻眼眶发红、嘴唇抖动有了回应。8月9日,记者采访到了抢救和寻亲的全过程。

刘修德用手接过护士递过来的葡萄。

刘修德用手接过护士递过来的葡萄。

8月9日, 临沭县人民医院病房内, 在护士帮助下, 刘修德的母亲为他擦洗身子。 去年11月3日遭遇车祸深度昏迷入院, 刘修德再与家人相见已时隔266天, 其间全靠23名护士轮班照料。 本报记者 高祥 邱明 摄影报道

8月9日, 临沭县人民医院病房内, 在护士帮助下, 刘修德的母亲为他擦洗身子。 去年11月3日遭遇车祸深度昏迷入院, 刘修德再与家人相见已时隔266天, 其间全靠23名护士轮班照料。 本报记者 高祥 邱明 摄影报道

从去年11月车祸被送到医院,到最近找到亲属,36岁的刘修德在临沂市临沭县人民医院躺了266天。他本已脑部伤重无法交流,可当他父亲7月27日赶来时喊了一声小名,竟然立刻眼眶发红、嘴唇抖动有了回应。8月9日,记者采访到了抢救和寻亲的全过程。

文/片 齐鲁晚报 记者 高祥 邱明

救死扶伤不能等 医院冒险做手术

2016年11月3日晚7点左右,临沂市临沭县人民医院收治了一名伤情危重男子,对方刚刚在一场交通事故中受到车辆猛烈撞击。入院检查后发现他不仅存在特重型颅内损伤、创伤性硬膜外血肿、颅骨骨折、颧弓骨折等伤情,还出现了脑疝。

这名男子入院时已经深度昏迷,身上没有任何能证明其身份信息的物品。医院陷入了两难抉择:如果不立即实施手术抢救,男子必死无疑;手术风险巨大,且预后差,对方是无身份、无陪同人员、无治疗费的“三无”病患,如果手术过程中出现意外责任由谁来承担?

“医院就是救死扶伤的地方,不能等。”临沭县人民医院启动绿色通道程序,当晚9点为这名男子进行了手术治疗。历时3个多小时手术,医护人员从死神手中夺回了这名男子。临沭县人民医院院长刘瑞林说,整个决策和手术过程,当事院领导和神经外科的医护人员承担着前所未有的压力。

病历卡填无名氏 护士都叫他小安

虽然手术成功,但这名“三无”病号没有完全脱离生命危险,下了手术台就被转进重症监护室。“病历卡上填的是无名氏,我们都叫他小安,取平平安安的寓意。”神经外科护士长陈茂芹说,小安术后一直昏迷,一度接近“植物人”状态,需要特级护理,饮食靠鼻饲注食。到了2017年1月18日,小安开始出现意识和反应,真正转危为安。又过了10天左右,小安就恢复到可以自己咀嚼食物了,由特级护理转为一级护理。医院食堂的工作人员每天将三餐送到病房,再由护士喂饭。

“我们推测他是本地人,寻找精力最先放在了车祸发生地及附近村子。”刘瑞林院长介绍,医院一直在积极寻找他的家人。小安是在临沭县蛟龙镇一段国道上步行时遭遇车祸,肇事者不认识他,交警也没查到他的身份信息。医院就派人到蛟龙镇发寻人启事,但毫无进展。

再后来,医院联系了民政、派出所等部门,试图从当地失踪人口中寻找小安的家人。小安虽然逐步恢复了意识,但只是对外界的刺激有轻微反应,依然不能开口说话,从他身上依然得不到任何身份信息。并且因为遭遇车祸又接连经历手术,小安的体貌特征发生变化,与失踪人口登记上描述可能存在差别,即使他的身份信息摆在眼前也不一定能辨认出来。

警方甄别失踪人口 发现来自67公里外

今年7月初,医院求助临沭县公安局为小安寻找家人。警方综合分析后认为,多个部门已对本县的常住人口进行了梳理,他有可能不是当地人,应扩大搜寻范围。警方通过小安的面部照片,在警务系统内与全市人口资料进行比对,重点在失踪人口中进行甄别。

27日下午,临沭县警方发现费县薛庄镇36岁男子刘修德与小安的相貌相似,且他家属上报了失踪。下午5点左右,警方通过其他村民与刘修德的父亲刘敬中取得了联系。

接到电话时刘敬中不敢相信他的儿子会身处67公里外的临沭县城,立即让大女儿和女婿租车带着他和妻子到临沭县辨认。早在2016年9月份,刘修德就从家中出走,家人苦寻半个多月未见其踪影,报警后也一直没有任何音讯。

刘修德是家里的独子,有两个姐姐和妹妹,遭受精神创伤后一直未能成家,离家出走前曾对父亲说过要出去打工。离家出走后十几位亲属分头到他可能的落脚点寻找,但都没有结果。

“瘦了,但一眼就认出是我的儿。”当晚9点左右,刘敬中在病房见到小安,确认正是失踪近一年的刘修德。

护士轮流照料 隔两小时翻一次身

据目击他们父子相见一幕的护士回忆,当时的刘修德对外界反应还是比较迟钝,但他父亲进来后一喊他的乳名立即有了回应,眼眶发红、嘴唇抖动,随后直到睡觉前眼神给人的感觉都是比较兴奋。266天的相处,他把护士当成了亲人。

从入院到与家人相见,已经时隔266天,这期间他的吃喝拉撒全部由临沭县人民医院脑外科的23名护士轮流照料。“一天大便五六次,每隔两小时就得翻身,我们照顾三天就觉出累了,真不知道这些护士是怎么熬过来的。”8月9日下午,本报记者见到躺在病床上的刘修德时,他的母亲杨连粉正在护士的帮助下为他擦洗身子,杨连粉一边忙活一边夸赞身边的护士。

记者看到,当值班护士给刘修德喂水喂饭时,他能伸出孱弱的双手,表达是否还想继续吃喝。当值班护士与刘修德的父母同时说话时,他的目光更多地停留在护士的脸上。一名护士给刘修德翻身时开玩笑地问:“我美么?”刘修德的嘴唇甚至能做出抿嘴的动作回应。

主治医生马兰义介绍,刘修德目前的身体状况已经可以出院,但以后的恢复并不乐观,极有可能终身卧床需要有人全时照料。刘修德的家庭状况不好,院方对刘修德一直保持着绿色通道程序,累计15万元左右的医护费用可以欠付办理出院手续,同时医院也指导他的家属通过交警等部门向肇事者主张交通事故赔偿。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白丽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