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社会新闻 > 正文

双胞胎姐妹撑起家中“半边天”:学习好是唯一出路

核心提示: 父母这一辈子出过最远的门,就是送李姣和李倩姐妹俩去石柱上学。但到了高二,李姣的成绩突飞猛进并超过妹妹,此后,两姐妹辅导功课的形势换过来。

点击进入下一页

石柱南宾镇黄鹤村,假期李姣和妹妹李倩一起帮助父母做家务。 本报记者 许恢毅 摄

李姣和李倩是一对双胞胎,叫她们中的任何一个,另一个也会跟来,形影不离已在她们的19年里成了惯性。她们都只有1.52米高,却早早撑起家里“半边天”,割草喂猪、煮饭,山腰上的一亩多瘦田的农活,两姐妹从初中起一直帮父亲打理。

对于姐妹俩来说,9月有一场可以预期的别离。今年高考,姐姐李娇546分,已被重庆师范大学录取;李倩480分,填了二批次的长江师范学院。两姐妹难掩兴奋,但异口同声地说:“毕业了一定会回来,给家乡的建设贡献一份力。”

父母体弱 姐妹花撑起家里“半边天”

石柱县南宾镇黄鹤村兴坪组74号,距离县城近2小时车程,出了镇,往村里去的路都是沿着山边直上的险道。

姐妹俩的家在一面略宽整的山坡上,这房子原是伯父的,建成50多年了,后来伯父修了新房子,这间房子就给他们家住了。她们的父亲老李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老李小时候摔过一跤,弯了脊椎,长大后身高才一米出头,哥哥姐姐在20多年前出外打工,赚回不少钱,他没法去,在村里一直到35岁才结婚。

父母这一辈子出过最远的门,就是送李姣和李倩姐妹俩去石柱上学。李家是农村低保户,在两姐妹读高中时,她们的学费被减免,每人每年有2000元的生活补助。

家里的田种玉米、水稻和一些蔬菜,院棚里还有一头猪和20多只鸡,李家靠这些自给自足,剩下的拿去卖钱,全年收入不到一万元;为了贴补家里,母亲曾养过家蜂,一年能挣几百元,但3年前她被诊断出脑内神经疾病,头痛欲裂,便放下了。

李姣介绍,在她们读村小时,每天回家就要帮忙喂猪和做饭,到初中,母亲的身体彻底不能下地了,她们俩就和父亲一起上山下地,分担家里一半的农活,父亲也有风湿等疾病,“他犯病的话,我们就全部包做。”

两姐妹读初中是在石柱住校,每周20元的生活费,有7元是回家车费,她们回家没有带功课的习惯,“刚开始还会带作业回来,但是一回家就有做不完的活,天都黑了,家里的灯又暗。”李姣说,此后一直到高二,她们回家就干活,回到学校再补功课。

为了家乡 姐妹俩双双报考师范专业

无论何时何地,两姐妹都形影不离,好像对方的影子。

在李倩眼中,姐姐的性格强势,要独立些,12岁起,坐车上县城,下地干活,都是李姣一个人犟着自己去做,而她是姐姐的“小跟班”。

在学习上,妹妹的成绩一直比姐姐好,但姐姐后来居上。读初中时,妹妹稳居前五,姐姐则次次倒数二三名;到了石柱民族中学读高中,两姐妹都选读文科,年级有1000多人,李倩都在前10名,李姣则在100多名。

从小学到高中,两姐妹一直同班同桌同宿舍,李倩都会辅导姐姐的功课;但到了高二,李姣的成绩突飞猛进并超过妹妹,此后,两姐妹辅导功课的形势换过来。

谈到成绩变好,李姣有一丝苦笑:“突然发现了学习的好,这是我们唯一的出路。”高二那年,母亲的疾病突然有恶化趋势,“医生说是脑神经出了问题。”自此,李母时常头痛发作,有时神志不清,会无缘无故对着家里两个女儿吵骂。

李姣说,虽然明白母亲是在脑神经上出了问题,但那段时间依然觉得委屈,“很小的事情,像洗碗,就能吵起来。”母亲会吵到喊两个女儿不再读书,李姣曾赌气,有一次该上学了却留在家里,“结果我妈比我还着急,催着我赶紧走,上学去。”

李姣说,从那以后自己像“开窍”了,一门心思扑在学习上,心里盘算着如何在将来改善家庭情况,“家里种地的日子,太苦了,学习好才能离开这里。”

高考过后,两人都填报了师范专业,“因为可以免学费。”目前,李姣已被重庆师范大学录取,李倩在等二批次的录取结果,今年9月,她们将开启新的未知的生活。

不过在两姐妹心里,有一件事是肯定的:毕业后,回到家乡工作。“我们这里还比较落后,毕业了一定会回来,给家乡的建设贡献一份力。”她们说。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路敦迎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