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十七地市 > 烟台 > 正文

让生命“髓”缘!烟台毓璜顶医院马俊杰守护生命

马俊杰(左二)诊查患者的病情

马俊杰(左二)诊查患者的病情

马俊杰(右一)和他的医疗团队讨论患者的病情

马俊杰(右一)和他的医疗团队讨论患者的病情

当曾经与死神擦肩而过的患者好好的站在你眼前时,才是医生最高的荣誉。这是烟台毓璜顶医院血液内科副主任马俊杰从医20多年来,一直都为之坚守的行医守则。

马俊杰的造血干细胞移植手术,为众多的血液病患者带来了生的希望。在造血干细胞移植的领域中,他在技术上不断进取,精益求精,成功开展烟威地区首例异基因造血干细胞移植以及单倍体异基因造血干细胞移植,造血干细胞移植总数已超百例,年移植20例以上,始终在用作为医者的使命守护着生命。

有一种荣誉:抢回与死神擦肩而过的患者

见到马俊杰主任,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亲切。他脸上总挂着微笑,举止稳重、思维缜密。看着病房里的病人,马主任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希望他们都能早日康复出院,像正常人一样工作生活。在他看来,当曾经与死神擦肩而过的患者好好的站在你眼前时,才是作为一名医生获得的最高荣誉。

“马主任,你好,我就是来给你看看”,就在记者采访时,一个陌生人的突然出现让马俊杰惊喜异常。陌生的中年男子精神饱满健康。“马主任,您还记得我吧,我是你们曾经医治的白血病病人”、“已经15年了”、“今天到市里过来办事,顺便送给你看看我现在的样子”,中年男子因为异常的喜悦,说话有些语无伦次,但却并不妨碍他想表达的那种发自内心的感激之情。

这一瞬间,记者看到了马俊杰和血液科里所有人都充满了自豪和感动。“每当看到这样的患者,就会让我对击退疾病多了一份信心。一次,一名年轻人提着一包红皮鸡蛋高兴的来到办公室。“马主任,我妻子生孩子了,给你们送喜蛋来了”。马俊杰说,这名年轻人当年是位淋巴瘤患者,做造血干细胞自体移植时还是个孩子。十年过去了,他也长大成人,还有了自己的妻子和孩子。这样的场景一次又一次感动着自己,激励着我们医护人员在与血液疾病抗争的领域中不断前进。

有一种信念:治愈白血病不再遥不可及

然而,想将白血病这样的血液疾病的长期存活率大幅提升、甚至彻底痊愈,曾经是多么的遥不可及。

1984年,电视剧《血疑》在中国播出,白血病开始逐渐被人所熟悉。剧中主人公的不幸命运深深牵动了他的心。当时,白血病是绝症,治愈率几乎为零。作为医生,这样的现实令他倍感煎熬。

“我们血液科的医生每天都需要面对大量白血病、淋巴瘤、骨髓瘤、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等恶性血液病患者,单单提起哪一样,也都是当年不可治愈的‘绝症’。也有很多如重症再生障碍性贫血等严重威胁患者生命安全的疾病。”马主任回忆,那时自己也是刚刚入职血液科,每当有患者被诊断出是这种疾病的时候大多活不过两三年。这让他曾经有一段时间很是灰心失望,因为没有好的医疗手段和技术能够挽留患者,大多数的患者家属也都因为将血液疾病归类为“绝症”而放弃治疗。

消极失望终究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每当看到病人们被疾病折磨的痛苦不堪时,马俊杰的心中无比难受。“记得当时有位患者的妻子来到我的跟前说,医生,只要我丈夫活着一天,哪怕是躺在病床上,我们也是个完整的家。还有一名患者说,我的生命在一天天流失,因此我珍惜现在的每一天,要将每一天都过得更加精彩。”马俊杰说,也正是这些患者对于生命的热爱与珍惜,给予了他攀登医学高峰的勇气和力量。

而也正是在此时, 2000年,烟台毓璜顶医院血液内科开展了首例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马俊杰成为当时手术团队的重要成员之一。移植手术之后,患者获救。

造血干细胞移植手术能够让患者痊愈,这让他看到了血液病患者生存的希望。从此以后,造血干细胞移植就成了他的专业方向。从那时开始,马俊杰将自己的全部精力都投入到了这八个字中,不知疲惫,精益求精。2011年,在马俊杰的主持下,医院血液科开展了异基因造血干细胞移植,2012年成功开展烟威地区首例单倍体异基因造血干细胞移植。目前造血干细胞移植总数已超百例,年移植20例以上。

有一种责任:呼吁更多人成为移植供者

那么造血干细胞移植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何能够将被定义为“绝症”的白血病达到治愈的效果?马主任介绍,我们所熟悉的骨髓移植仅是造血干细胞移植的一种常见类型,其实按其供受者关系大体可分为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和异基因(异体)造血干细胞移植(包括同胞间、非亲缘间移植);造血干细胞移植可分为骨髓移植、外周血干细胞移植和脐血移植。

造血干细胞捐献是移植成功的前提,没有捐献的造血干细胞就不可能实施造血干细胞移植。“干细胞移植成功的关键是供体和受体的白细胞组织相容性抗原必须匹配,完全相合匹配概率在同胞兄弟姐妹中为1/4,在非血缘关系人群中仅为1/400—1/10000。”马主任介绍,可现实状况是人们普遍缺少有关的知识,对捐献造血干细胞心存恐惧,骨髓库现有登记者中,以医务工作者和医学院学生居多。而实际上,作为造血干细胞移植健康供者是很安全的。采集过程对供者自身损伤轻微,象献血一样。

马主任说,生命是脆弱的,但又是顽强的。造血干细胞就是人体内所有血细胞的“种子”,具有自我复制(即产生新的造血干细胞)和多向分化的能力,进行自我补充,修复被疾病缠绕的身躯,由此可见这粒种子的重要性。

“作为一名医者,真的希望有更多的人加入到供者的行列中来,能够为更多的患者带来生存的机会。”马俊杰说,造血干细胞捐赠路漫漫,任重而道远。

有一种使命:治疗但求精益求精

医生的责任重于泰山,治疗上精益求精,要为病人选择最合适的方案。马俊杰总是随身揣着一张名单,上面清楚的写着病人的名字,床位,病情进展状况,什么时候进舱、出舱。

“我们血液科的医生面对每一个病人的诊断、治疗都要反复斟酌,确定血液病诊断是非常慎重和沉重的。每当面对患者及家属悲伤以及求助的目光时,每一次都要拷问自己做的治疗方案是否是最适合病人的。”马俊杰说,有时在治疗的过程中还要考虑患者的自身病情、身体状态、经济因素、家庭因素等等。每一个病人都是不一样的,并非最贵是最好的,而是要寻找最适合的方案。制定方案后要细致观察,及时调整治疗方案。他自嘲,有时自己就象强迫症患者一样,要一遍又一遍查看移植方案。血液病患者特别是移植患者,病情变化往往非常快,他曾经在无菌层流病房72小时一直到病人稳定安全才回家。

2016年一名13岁的重症再生障碍性患者父母找到了马俊杰。孩子的爸爸对他说,这么多年给孩子治病已花了大部分储蓄,即便是东拼西凑的,最多也就只能拿出20万块钱来。

“当时经过诊断之后,只有造血干细胞移植能挽救患病儿童的生命。但是20万的治疗费用无疑会让日后的治疗过程捉襟见肘。”马俊杰回忆,他在与其父母充分的沟通之后,得到了充分的理解和信任,带领团队精打细算,做好每一步的预防,进行父供子单倍体造血干细胞移植。该患者顺利的植活并出舱,共花费13万元。患者目前已经完全恢复健康。

精兵强将创一时辉煌,兵多将广创一世辉煌,精良的团队是血液病患者生存的保证。在科室中,经常能够看到马俊杰手把手的教会年轻医师操作血细胞分离机,进行血小板去除、白细胞去除、红细胞去除、血浆置换、造血干细胞单采等,使得各组年轻医师均能操作,他将自己的知识毫无保留的告诉下级医师,让他们快速的成长起来,参加国内外的学术会议并把先进的技术及理念分享给大家。

毓璜顶医院血液内科副主任马俊杰

毓璜顶医院血液内科副主任马俊杰

【马俊杰简介】

硕士学位,副主任医师,烟台毓璜顶医院血液内科副主任,血液内科党支部副书记,山东省医学会血液学专业委员会委员,山东省医师协会血液分会委员,山东省医师协会肿瘤化疗医师分会常务委员,山东病理生理学会炎症发热感染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山东预防学会肿瘤风险评估与控制分会青年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山东省抗癌协会血液肿瘤学分会委员,山东免疫学会血液免疫学专业委员会委员,山东中西医结合学会血液病专业委员会委员。在血液病的诊治特别是血液肿瘤如白血病、淋巴瘤、多发性骨髓瘤等具有丰富临床经验。专业方向造血干细胞移植,成功开展烟威地区首例异基因造血干细胞移植以及单倍体异基因造血干细胞移植。每年主持开展造血干细胞移植20余例。个人专利2项,发表SCI文章5篇,在国内杂志发表论文10余篇。多次被评为医院十佳青年医生、中青年技术标兵、先进工作者。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