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名记 > 正文

支教骗局被查,受骗者怎么不喊冤

核心提示: 如果辅导班没有被及时查处,如果涉事企业的“支教业务”开展下去,说不定假以时日还会形成一种可以推广的商业模式。可惜没有如果,一场骗局就这样被终结了,还不等人们看到这场骗局的危害,甚至也说不清这场骗局继续下去的话到底有什么危害。

无论是大学生组织实践,还是农村孩子的暑期托管,都是需要耗费成本的,交给教育部门或正规机构来办的话,也少不了各处筹钱。也许是怕麻烦,也许是受资金限制,有权或合法的机构没有发现“痛点”,难免就会有商业力量见缝插针了。

正值暑期,“精明”的商人自然忘不了从学生身上“捞金”。陕西省汉中市教育部门最近就查处了一起以爱心支教为名的骗局。一家教育咨询企业,从大学里招募了几百名志愿者,在汉中市西乡县的一处村落开起了收费辅导班。

“活动组织者”算盘打得很响:大学生有暑期实践的需求,农村的家长担心孩子没人管,能将两者结合并从中赚取“差价”的话,不失为一门“好”生意。如果不是当地村委会的举报,这门生意说不定真做成了。可事到如今,辅导班开不成,多数大学生志愿者只能无功而返,村里的家长得为孩子“脱管”着急,涉事企业想必也要付出代价,预想中的“三赢”变成了现实中的“三输”。

既然说“三输”,不妨就看看输掉的三方都是怎样的反应。其实在教育部门接到举报开展查处之前,三方相处得还算和谐。来“支教”的学生对“报销路费、食宿费,招生补贴350元”的政策,是比较满意的;家长对每节课6-8元的收费标准,也是愿意接受的;组织活动的涉事企业,那就更不用说了。

支教团或者说辅导班被查处,更像是你情我愿的“鸳鸯”遭遇了“棒打”。通常而言,一场骗局被戳穿之后,肯定会有“受骗者”痛斥骗子、伸张权利,而在这起事件中,作为直接“受害者”的孩子家长和大学生志愿者却很反常,极少指责这家借支教名义牟利的企业。教育部门明明是依法办事,企业明明没有 合法的办学手续,难道企业还有理了?

或许孩子家长和大学生的反应已经给出了答案。虽然名义上不合法,但收费的辅导班有其存在的合理性,“精明”商人的盈利点,恰恰对准了某些群体的“痛点”。无论是大学生组织实践,还是农村孩子的暑期托管,都是需要耗费成本的,交给教育部门或正规机构来办的话,也少不了各处筹钱。也许是怕麻烦,也许是受资金限制,有权或合法的机构没有发现“痛点”,难免就会有商业力量见缝插针了。

所以说,尽管不合法,但涉事企业找到的这条“致富”路子,却是有合理性的,正是市场的力量调动了资源,“自动”地寻找到了需求所在。如果辅导班没有被及时查处,如果涉事企业的“支教业务”开展下去,说不定假以时日还会形成一种可以推广的商业模式。等到“精明”的商人做大之后,当人们听到他讲述如何捞到第一桶金,说不定当初的违法反而成了“不拘一格”的象征。

可惜没有如果,一场骗局就这样被终结了,还不等人们看到这场骗局的危害,甚至也说不清这场骗局继续下去的话到底有什么危害。这就不能不引起人们对“合法”的反思。在暑期教育托管需求越发旺盛、合法机构无法创造足够服务的当下,现有的政策门槛是不是太高了?

如果把视线从农村扩展到城市,类似“收费支教团”的机构可谓遍地开花。那些名为“工作室”的才艺辅导班,那些打着“小饭桌”旗号的托管班,那些经营项目注册为“教育咨询”的培训班,又有多少合法的呢?有多少创业者一开始就能拿出动辄几万块“保证风险”呢?有志于教育培训工作的人有多少考出了教师资格证呢?如果没有这些不合法的机构,又有多少家长孩子的需求找不到出口呢?

反正就目前来看,西乡县那个村子里的村民又该犯愁了,几乎每年暑假都会有农村孩子因为“无人监护”付出血的代价。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魏业萌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