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十七地市 > 烟台 > 正文

单纯的梦想:做一名纯粹的儿科医生

烟台毓璜顶医院儿内科蔡维艳26年与儿科结缘

核心提示: 这个夏季,烟台的气温仿佛过山车一般起伏不定,忽冷忽热的气温让儿科门诊里比以往多了不少的就诊儿童。每个孩子的病情都牵动着每一个家庭、每一位父母的心。 蔡维艳,烟台毓璜顶医院儿科副主任,26年来一直忙碌在儿科诊治一线。做儿科医生很辛苦,但是从她的口中却听不到任何抱怨,仅是一句“习惯了”。

这个夏季,烟台的气温仿佛过山车一般起伏不定,忽冷忽热的气温让儿科门诊里比以往多了不少的就诊儿童。每个孩子的病情都牵动着每一个家庭、每一位父母的心。

蔡维艳,烟台毓璜顶医院儿科副主任,26年来一直忙碌在儿科诊治一线。做儿科医生很辛苦,但是从她的口中却听不到任何抱怨,仅是一句“习惯了”。

QQ图片20170706175815

毓璜顶医院儿内科副主任蔡维艳

26年,与儿科结缘

QQ图片20170706175914

蔡维艳(左四)诊查患儿的病情

今年是个周日,临近中午的时候,记者见到了正在忙碌的蔡维艳。在门诊室,她正安抚着一位母亲怀中的小孩子,和声细语地短暂交流之后,原本哇哇直哭的孩子很快安静下来,明亮的黑眼睛对着蔡维艳,不难看出他很喜欢面前的“天使阿姨”,竟然还奶声奶气的回答着蔡维艳提出的各种问题。

“和孩子交流,更大一部分的原因是要与他们建立起一种信任感,孩子信任你了,才愿意配合治疗。”蔡主任的声音有些沙哑,可是一个装满水的杯子一直放在距离她坐诊区域很远的窗台上,看得出根本没有被动过。她说这几天的患儿特别多,可能是气候的原因,导致感冒发烧的孩子也比往常多了起来。看着在门口焦急等待着的家长们,根本无心喝水。

蔡维艳给先前的患儿开好处方,就轻描淡写地说起自己的从医经历。说话时她的脸上有种岁月沉淀下的宁静,让人安心。

做儿科医生,是因为她很喜欢孩子。“我喜欢孩子,从做医生的那一天起,就一直想做一名纯粹的儿科医生。”蔡维艳说,自1991年从青岛医学院儿科系毕业之后,26年来,几乎每天都与孩子在一起。

26年与儿科结缘,蔡维艳说自己的心态越来越平和,和蔼可亲的面相成为了她成功走进孩子中间的“法宝”。“我的孩子缘一直不错,要知道,安抚孩子的情绪不光要靠嘴上说,要把患儿真正的当做是自己的孩子,才能给予孩子足够的安全感,让他们乖乖地配合治疗,早日康复。”

“三心”考量儿科医生

QQ图片20170706175757

蔡维艳(右二)和她的医疗团队

26年来,蔡维艳给那么多的孩子看过病,她始终坚持:对待小孩子要有充足的“耐心、细心和责任心”。

“儿科,甚至有的时候是门‘哑科’。因为有的孩子真的是太小,根本不能清晰表达身体的病痛,只会哭闹不停。家长有时对孩子病情的描述也不准确,家长的心情也大多十分着急。”蔡主任说,此时作为儿科医生如果没有足够的耐心,很难及时了解清楚孩子的病情。

除了拥有足够的耐心,她还经常跟科内年轻的医生们讲:作为一名儿科医生,面对孩子和家长,要比其它科室医生问诊更细心,观察更细致,绝不放过关乎病情的蛛丝马迹,只有这样才能全面了解患儿的病情,对症下药。

“小儿的病情复杂、变化快,一旦病情加重往往会危及患儿的生命。”蔡主任说,作为一名儿科医生不仅要有丰富的临床经验,还要时刻怀有一颗强烈的责任心,家长将孩子交给你,你就要肩负起解除患儿病痛的重任。

时间长了,很多慢性病的患儿都知道儿科有一位“蔡阿姨”,家长们也都喜欢找蔡大夫咨询各种和孩子病情有关的问题。“老实说,做儿科医生真的很累。”蔡维艳说,但每次看到家长抱着恢复健康的孩子露出欣喜的笑容之后,那种满足感和成就感又让自己无法割舍。解决疑难杂症不放过一丝细节

做儿科医生,经验丰富很重要。正是因为拥有了这种敬业的态度和长期的临床实践,让蔡维艳拥有了丰富的临床经验,为患儿解决疑难杂症,不放过一丝的细节。

三年前,儿科病房里相继收下了两名5岁多的女童。住院的时候,这两名女童都是因乏力入院,逐渐出现起床困难。患儿在住院之前做的检查中发现心肌酶很高,曾被诊断为“心肌炎”。可是她在查房中仔细地询问病史,并发现女童在走平路时的并不感觉困难,只是在上楼梯、下蹲起立时感到双腿无力,仔细查体发现指间关节处有少量皮疹。

“根据这一细节,我怀疑孩子得的是皮肌炎,该病确诊需做肌电图及肌肉活检,孩子太小做肌电图检查不能配合,我院以前没有给这么小的孩子做过。为了确诊病情,我亲自陪同并安抚孩子,在肌电图室大夫的共同努力下,确定是肌源性损害,经肌肉活检后,确诊为幼年特发性皮肌炎,给予及时的治疗。目前两个孩子已经病愈,停药半年未复发。这也是我院诊治发病年龄最小的幼年特发性皮肌炎病例。”蔡主任说,在她看来,给孩子看病就好比是做警察破案找证据,只有将与病情相关的各种“证据”找齐了,有理有据,才能正式确诊,对症用药。蔡主任的专业是小儿肾脏及风湿免疫性疾病,这类疾病大多是需要应用激素及免疫抑制剂进行治疗,这些药物的副作用相对较多,这让她确定治疗方案时反复权衡利弊,慎之又慎。“儿童正处于生长发育期,各个器官、功能的发育尚不成熟,对药物更加敏感,儿科医生在考虑选用药物之前,要特别重视药物的副作用,以期以最小的药物副作用,达到最大的治疗效果。”蔡维艳说,孩子是我们的未来,是一个家庭的希望,作为儿科医生我们和家长的心是一样的,都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呵护孩子。

从患者的需求出发,也是蔡主任一直关注的问题。在她与孩子们的经常接触中发现,有的孩子5岁以后仍受尿床问题困扰,但是很多家长却对于这样的儿童夜遗尿症有误解,不认为是疾病,也有家长表现出过多的忧虑。作为山东省儿童夜遗尿症协作组副组长,蔡主任专门在每个周五的上午开设了小儿肾脏夜遗尿专科门诊,为有夜遗尿的患儿解决问题。

独特“心理经验” 安抚患儿

QQ图片20170706175901

蔡维艳(中)和她的医疗团队

作为儿科医生,她还凭借26年的临床工作,摸索出了一套类似心理医生的经验。

蔡维艳能熟练诊治小儿内科各系统疾病,尤其擅长小儿肾病综合征、肾小球肾炎、过敏性紫癜性肾炎、狼疮性肾炎等肾脏免疫性疾病的诊疗。今年5月份,她收诊了一名10岁的系统性红斑狼疮患儿然然(化名)。然然来时面部长满了皮疹,确诊之后,孩子从手机上查到了有关病情的信息之后,情绪变得异常低落,不喝水,不吃饭,不说话,更不愿意接受治疗。这让带他来治病的奶奶和姑姑愁容满面。蔡维艳得知这种情况之后,蹲在然然的病床前,轻轻地对他说,“相信阿姨,你的病是可以治疗的,但是需要你拿出男子汉的勇气来与阿姨配合。”看着眼前这位身穿白大褂的阿姨,然然的眼神有些犹豫,可他还是同意先喝点水。再后来,蔡维艳又与然然有了第二次、第三次的谈心,每一次谈心之后,然然的情绪都会有所改善,直到他愿意配合医生接受治疗。很快,然然的面部皮疹消失了,他也重新成为了一个活泼的孩子。每逢到门诊复查时,看见蔡维艳都十分欢快的喊着“蔡阿姨,我来了”。

做医生,加班是一种常态,没有真正的上下班时间,也没有真正的节假日概念,还要经常上夜班,作为医生真的是付出了很多。13年前,蔡维艳开始坐专家门诊。13年间,她的每一个周日都是在门诊上度过。“患肾脏免疫性疾病的孩子多需要长期治疗、复查,这些孩子多是学龄期儿童,平日需要上学,我周日坐诊,就是为了不耽误他们的学习时间。”她说,这13年来的坚持确实不易,我也是一位母亲,周末多想在家陪陪女儿,给女儿做顿可口的饭菜......,也曾有多少次想放弃周日的门诊,可看着孩子和家长那期待的眼神,也只能把自己家里的事情放一边。

蔡维艳心系病房里的患儿们,却独独“遗忘”了家中的女儿。由于她和丈夫都是医生,照顾女儿的时间就少之又少,甚至在孩子四岁时就让她独自在家。“繁忙的工作让我很少有时间陪伴孩子,可是当女儿看到妈妈如此认真的对待工作,也让她从小就比同龄的孩子更加懂事,更加的自立。”蔡维艳笑着说,言传身教,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蔡维艳大夫说,自己学了儿科专业,干了儿科医生,长期工作在临床一线,经历了太多的紧张抢救,诊治了数不清的病人,付出了太多的辛苦。纵使还要不断学习,继续加班加点,纵使已经落下伤病,纵使有时得不到患儿家长的理解,她都无怨无悔,她一直努力在做一名纯粹的儿科医生,只为解除患儿的病痛,为患儿及他们的家庭带来欢笑,她也就心满意足了。【蔡维艳简介】蔡维艳,医学硕士,副主任医师,副教授,烟台毓璜顶医院儿内科副主任。山东省医学会儿科分会肾脏免疫组委员,山东省儿童夜遗尿症协作组副组长,山东省中西医结合学会儿科专业委员会委员,烟台市中西医结合学会儿科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从事儿科临床工作26年,对儿内科疾病的诊治具有丰富的临床经验,主攻专业方向为小儿泌尿及风湿免疫性疾病。擅长小儿肾病综合征、肾小球肾炎、过敏性紫癜、系统性红斑狼疮、幼年特发性关节炎、幼年皮肌炎等肾脏风湿性性疾病及夜遗尿症的诊治。

每周三、周日全天门诊,周五上午小儿肾脏遗尿专科门诊。

齐鲁晚报 记者 孙淑玉 通讯员 李成修 马瑾 )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闫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