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外参 > 正文

英国与欧盟今启谈判:这个“欧”该咋“脱”

核心提示: 在英国“脱欧”公投举行近一年之后,来自英国和欧盟的谈判代表将在19日坐到谈判桌前,面对面商议“脱欧”事宜。这场谈判被不少媒体形容为“世纪谈判”,足见其重要性和复杂性。与此同时,英国媒体报道,首相特雷莎·梅正面临保守党内“脱欧派”和“留欧派”的双重夹击,两派均表示有意发动“政变”将其赶下台。那么,“脱欧”谈判究竟如何进行、谈些什么,又难在何处?谈判受到哪些因素左右,最终会如何收场?

QQ截图20170619101421

今年3月13日,英国伦敦一位市民身披欧盟旗帜在议会大厦外集会支持保障在英居留欧盟公民的权利。新华/法新

英欧“离婚”总共分几步走

自从英国确定“脱欧”后,无论是英国还是欧盟,都在为这场不可避免的谈判做各种准备,争取主动,把握节奏。

一是各自任命谈判代表和组建谈判团队。英国政府任命了“脱欧”事务大臣戴维斯,欧盟则推出首席谈判代表、法国人巴尼耶。

二是各自表明谈判原则和立场,划定底线。英国首相特雷莎·梅确定了“硬脱欧”方案,要与欧盟分个干净、重新开始,而欧盟则强调权利和义务的平衡。

三是各自发动舆论攻势和摆出自信姿态。在特雷莎·梅表达“没有协议总好过达成一个坏协议”的同时,欧盟也展现出团结一致和决心改革的一面。真正坐到谈判桌前,英国和欧盟将主要谈两方面的内容。一方面是现在如何分家。

自1973年入盟以来,英国与欧盟的关系通过大量法律或协定确定下来,想要解除只能逐一谈判。另一方面是今后如何相处。英国虽然可以“脱欧”,但离不开欧洲,欧盟也需要英国。因此,双方还需要确立一个新的关系框架,尤其是在经贸领域。

具体到谈判步骤,欧盟希望分两阶段进行,先算旧账,再谈未来。第一阶段重点是公民权利、英国的“脱欧”账单以及英国与爱尔兰的边界安排。只有这一阶段谈判取得进展后,才能商讨欧盟和英国未来的关系。根据欧盟方面的消息,如果第一阶段进展顺利,欧盟将在今年12月授权进行第二 {阶段谈判。谈判是否会按欧盟设定的节奏进行尚不确定。但根据欧盟相关法律,留给双方谈判的时间并不充裕,最终期限在2019年3月,也就是特雷莎·梅向欧盟递交“分手信”的两年后。但考虑到协议还需双方相关机构批准,双方要在2018年10月前完成全部谈判。这在很多人看来,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按特雷莎·梅的谈判计划,英国和欧盟会达成一个“过渡性协议”,让英国逐步“脱欧”,但过渡期不会超过3年。这意味着如果谈判顺利,英国最晚在2022年彻底离开欧盟,双方关系进入新模式。

三大变数或将干扰谈判

在谈判初期,英国和欧盟重在相互交流,摸清对方在一些关键问题上的立场和底线,寻找可以妥协的空间。对于双方而言,整个谈判既是一场技术和法律层面的唇舌之战,更是一场政治和外交上的激烈角力。

比如,在英国“脱欧”账单数额问题上,虽然欧盟认为应该高达600亿欧元,但并非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关键还在于双方能够达成什么样的政治交易。

虽然正式谈判即将展开,但最终结果难以预料。总的来说,这场旷日持久、牵扯多方的谈判面临着三大变数,甚至可能出现出人意料的结局。

第一大变数是英国政局和民意。6月8日议会下院选举失利后,特雷莎·梅虽已宣布将与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组建联合政府,但她究竟能在保守党党魁的位置上坚持多久?“脱欧”谈判期间,英国会不会再次大选?这些问题都无法确定。

德国《明镜》周刊日前在一篇社论中指出,几乎可以确定,今后数年英国会出现“一个有兴趣重新加入欧盟的政府”。投资家索罗斯也认为,英国“脱欧”是一个至少要持续5年的漫长过程,其间英国会进行新的大选,下一届议会“可能会赞同重回”变革后的欧盟。

目前,很难确定剧情反转的可能性有多大,但英国国内民意似乎已经发生变化。皮尤研究中心15日公布的民调显示,英国54%的受访者对欧盟持正面态度,比一年前增加 W€垩了10个百分点。

第二大变数是欧盟谈判和妥协意愿。英国公投决定“脱欧”后,欧盟内部出现一种声音—— — 借机“惩罚”英国,起码不能让英国退盟后反而获得更好待遇,以免其他国家效仿。更有一些国家趁机捞取实际利益,比如德国法兰克福正积极谋划,取代伦敦金融城的金融中心地位。由于欧盟两大机构欧洲银行业管理局、欧洲药品管理局总部设在伦敦,一些欧洲大陆国家也有意成为这两家机构的新总部所在地。此外,欧盟官员日前还公布了在英国“脱欧”后迁走大型结算机构的计划,想要撬走伦敦欧元结算业务。

因此,“脱欧”谈判中,目前略占上风的欧盟能在多大程度上展示妥协意愿,成为关键问题之一。

第三大变数是欧盟未来改革方略。归根到底,英国决定“脱欧”,在于不看好继续留在欧盟的发展前景。当前,欧盟已提出多种改革方案,期望缓解自身面临的“生存危机”。因此,未来几年欧盟能否在改革上取得成效,能否更具吸引力和竞争力,也会影响到“脱欧”谈判的结果。

“梅姨”面临党内两派“逼宫”

特雷莎·梅领导的保守党在本月早些时候的大选中表现欠佳,虽保住第一大党地位,却未赢得议会下院半数以上席位。这场政治“豪赌”的失败使特雷莎·梅在党内饱受质疑。

此外,特雷莎·梅还被指应对伦敦一高层大楼火灾不力,不能感知民众情绪、行动不果断。一些批评者称,她在现场表现得根本不像首相,反倒像一个“无助的路人”。特雷莎·梅16日来到火灾事发地附近与居民见面,却遭抗议者怒斥而不得不匆匆离去。

随着“脱欧”谈判即将开启,英国国内要求特雷莎·梅政府软化立场的呼声不断高涨。英国《星期日邮报》一项最新民调显示,超半数受访者反对特雷莎·梅的“硬脱欧”策略,高达65%的人认为英国应与欧盟先达成某些协议后再“脱欧”。

但保守党内“脱欧派”元老警告说,一旦发现首相在“脱欧”策略上有态度软化迹象,他们将发起“连夜政变”把特雷莎·梅赶下台。《星期日电讯报》报道,包括多名内阁大臣在内的保守党“脱欧派”议员一致认定,特雷莎·梅已无法领导保守党坚持到下届大选,他们正在讨论何时让她“下岗”。

根据消息人士的说法,保守党一名前内阁大臣表示,如果特雷莎·梅政府在“脱欧”谈判过程中偏离了原来的计划,将被视为“叛国”。另一名支持“脱欧”的保守党议员透露,多名议员正在筹集48封“反对信”,以在保守党普通议员组织“1922委员会”发起对特雷莎·梅的不信任投票,希望把该党领导权转交到外交大臣约翰逊手中。

“1922委员会”成立于1923年,以保守党在议会选举中首次获胜并上台执政的年份命名。后座议员(普通议员)可借这一场合表达与高层议员不同的观点,发起对现任党领袖的不信任投票,在选择党领袖环节中具有重要作用。

“脱欧派”计划对特雷莎·梅“逼宫”的同时,“留欧派”也在行动。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报道,曾在“脱欧”公投期间持“留欧”态度的保守党成员正在寻觅特雷莎·梅的“接班人”,现任内政大臣拉德可能是一个选项。

综合新华社消息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石卉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