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齐鲁第一眼 > 焦点新闻 > 正文

济南共享单车冷热两重天:摩拜一家独大 官方单车少人问津

核心提示: 在共享单车大战将满百日的当口,近日,马云的支付宝宣布杀入单车江湖,并以其与ofo、永安行等品牌的合作昭示出一统摩拜之外单车天下的雄心,一场单车大战正渐次演变成一场支付方式之战。

济南共享单车冷热两重天:摩拜一家独大 官方单车少人问津

市民骑着摩拜单车经过历下区公共自行车西门投放点。 记者郭尧 摄

在共享单车大战将满百日的当口,近日,马云的支付宝宣布杀入单车江湖,并以其与ofo、永安行等品牌的合作昭示出一统摩拜之外单车天下的雄心,一场单车大战正渐次演变成一场支付方式之战。

这场大战尚未烧到济南。五一前后,记者调查发现,济南的共享单车之争仍是摩拜与历下公共自行车、市中公务自行车和校园ofo单车的“四分天下”局面。在城区的共享单车市场上,摩拜一家独大,官方主导单车偏安一隅甚至少人问津,冰与火的两极分化已然显现。

单车冷热两重天

从4月初历下区公共自行车投放启用开始,位于历下区院前街的商户赵琛(化名)眼见着二三十辆“小绿车”摆在那里,少人问津。“到现在一个月了,我只两次见有人骑过,满街多见的都是摩拜‘小红车’。”赵琛抬腿出门就是“小绿车”停放点,但她从未骑过,“不能扫码不方便,我平时都骑摩拜。”

4月25日,记者在该停放点看到,30个停车桩停放了20辆车。在另一处位于大明湖南门的停放点,共24个车桩,停放了17辆公共自行车。探访的一个多小时内,记者身边不时有摩拜“小红车”驶过,但多处公共自行车的停放点却无人问津。

比较而言,摩拜像是“正处于事业的上升期”。5月3日,其发布的相关报告显示,小长假期间全国共享单车骑行热度环比提升17.2%,在济南的老城区,有超过3万人次外地游客的骑行旅游记录。此前,在11000辆摩拜单车投放济南“满月”之时,其济南公司运营负责人曾称,他们已有共计328万人次参与骑行,日均被骑近万次。而自从3月29日全面接入微信以来,其4月活跃用户量环比增速超过200%。

5月2日,就启用近一个月的使用情况,记者联系了历下公共自行车的运营负责单位,其工作人员表示,目前正处在试运行阶段,所以各种数据没有出来。4月28日,在历下区公共自行车运营中心,其工作人员则称,目前历下区公共自行车仅此一处可办卡,“多时每天能办四五十张,少时也能办一二十张,附近居民和政府工作人员办得比较多。”

早在2015年4月30日即投放使用的市中区公务自行车也难与摩拜相比。5月3日,来自市中区公务自行车运营方的数据显示,2017年的4个月里,其日均使用226次。该数据相较于2015年投放之初有一定增长,当年统计的数据为120次,此后截至2016年11月底,其日均使用为152次。据了解,目前其租用服务站点已达61个,共有车子710辆,投放站点运营500辆。

ofo、永安行没了下文

一直以来,对于官方主导单车办卡和桩式停车不便、区域运营不能互通的诟病并未停止。早在今年2月的本报采访中,济南市停车办相关负责人即表示,以后的市中区公务自行车和历下区公共自行车将实现打通共用,另外,除目前推广的摩拜单车之外,下一步也将引进竞争机制,实现多种模式并存。

ofo和永安行早就盯上了济南的共享单车市场蛋糕。

今年1月16日,ofo曾在泉城路、经四路等主城区重点区域投放过“小黄车”。但当日下午,其工作人员又匆忙把各处单车召回。当时现场工作人员解释,16日只是让市民体验,系统还有问题,需要集中召回进行调试。但也有知情人士透露,ofo被叫停的原因是未办理相关手续,随意摆上路不合法。今年2月,ofo方面并未就此前被召回原因作出解释,只是称其仍在与济南政府相关部门沟通接洽,但具体铺设时间不能确定。

2月28日,蓝黄相间的永安行共享单车也出现在济南大明湖附近的共享单车停车点上,但其亮相后也遇到了同样的尴尬,当天下午,就有人将路边的单车收走。济南停车管理部门称,来济南的永安行单车还没有经过相关部门批准,没有合法身份。

今年清明节期间,有淄博市民发现,不少车身贴有“济南站,3月20日-3月26日全天免费骑”活动标牌的ofo共享单车出现在淄博街头,但据淄博当地媒体报道,这次试水同样以被城管部门叫停并暂扣了部分车辆而告终,原因也是ofo未办理手续。据称,3月20日,永安行共享单车也曾摆上过淄博街头,但次日也消失无踪。

时至今日,济南城区的街头仍未见ofo和永安行的车影。4月27日开始,记者多次拨打ofo客服电话,但截至发稿电话一直无法接通,据全国多地的ofo用户反馈,其客服电话已长时间不通。永安行的济南运营公司电话也是无法接通状态,记者致电其常州总部得到的答复是,济南永安行目前处于正常运营状态,至于济南推广的详细情况,客服人员称核实后再答复,但截至发稿记者并未收到回应。

“打车之战”的前车之鉴

4月30日消息称,支付宝已正式宣布:ofo、永安行、小蓝、funbike、优拜等共享单车品牌与蚂蚁金服达成合作。从4月29日起,用户直接通过支付宝首页的扫一扫,免押金就可解锁这些共享单车。业界将此解读为马云意在用“支付宝单车”一统摩拜之外的单车另半边江湖。此前,摩拜单车已成为腾讯旗下一员,全面接入微信平台。

目前的共享单车局势之变,在业界看来,跟此前的“打车之战”大有相似之处。自2013年开始,滴滴打车、快的打车、易到用车、Uber等网约车软件相继杀入济南在内的全国市场,截至2016年8月,经过一轮轮的“烧钱大战”之后,滴滴出行收购Uber中国与Uber交叉持股,成为唯一一个腾讯、阿里巴巴和百度共同投资的企业。此前滴滴、Uber和神州专车“三分天下”的局面也形似一分为二。

但不管市场如何变局,有些却没有改变:出租车行业受到的冲击以及其力推的官方主导打车软件的遇冷——2013年4月,“爱召车”打车软件上线,并成为国内首款纳入政府监管的打车软件平台。不过随后由于技术、理念、推广等方面不成熟,“爱召车”在“快的打车”、“滴滴打车”面前败下阵来,销声匿迹。2016年,济南主城区37家出租车公司共同出资,重新激活“爱召车”,并意图以全新模式联手打造这款沉寂已久的济南本土打车软件,再和滴滴等网约车平台掰手腕,但截至目前,成效寥寥。

官方主导的运营模式从结局看来时常类似。据了解,早在2007年前后,济南即推动公共自行车项目落地,但近10年来,济南先后多次尝试建设公共自行车租赁系统,最终多无疾而终。至今仍在运营的除市中区公务自行车和历下区公共自行车之外,章丘的公共自行车倒是看似尚可——从2015年7月1日开始运行到2016年12月20日,其一期投放的3000辆自行车,总借车次数达到2646150次。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透露,建设公共自行车租赁系统并不在任何政府部门的职能范畴之内,而且建设公共自行车系统工程量巨大,一般没有哪个政府部门主动牵头推进。“只有上级领导做出明确指示时,公共自行车才会得以推进。”结合章丘经验,其正是采用政府全额投资、分期购买服务、专业公司运营、政府全程监管的模式,从实际运营情况看,这种模式的选择是明智的。

此前有业内人士指出,以济南的城市规模来看,设置3000个左右的停车点,每个点平均放置25辆车,大概有70000辆自行车就能满足居民出行需求。目前济南的单车数量距离预估目标还相去甚远。4月27日,记者就后期单车运营的规划和推进情况再次求证市停车办方面,但并未得到明确答复。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白丽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