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齐鲁融媒走基层 > 新春走基层 > 正文

淄博医生“夫妻档”10年间除夕都在医院过 医院更像是家

核心提示: 记者了解到,在北大医疗淄博医院,还有53对像孙庆涛和林美娥夫妇一样的夫妻搭档,他们都坚守在工作岗位上。孙庆涛说。晚上10点,尹建华已经连续工作了3个小时。

A04_0516

妻子林美鹅在妇产科工作

A04_0518

丈夫孙庆涛是一名外科医生

A04_0517

虽然在同一个医院工作,但是夫妻俩打照面的机会并不多

除夕是中国传统中最重要的节日之一,也是阖家团圆、辞旧迎新的日子。然而对于奋斗在一线的医护人员而言,能与家人团聚并不容易。淄博市北大医疗淄博医院的孙庆涛和林美娥夫妇就是其中之一,他们默默守护着病人的生命和健康,在岗位上静静地等待新一年的到来。

文/片本报记者 马玉姝

没有过节概念值班已成了习惯

今年55周岁的孙庆涛是北大医疗淄博医院普外科的一名外科医生,妻子林美娥是该院妇产科的副主任医师。大年三十早晨7点40分,孙庆涛和林美娥像往常一样早早地出门了,因为年末最后一天的缘故,沿街商铺大多已经关门了,上班的路上变得有些冷清,但这并没有影响到他们的心情。“除夕还是跟平时一样上班,这对我们来说再正常不过了。我们现在已经没有了过节的概念,值班早就成了习惯。”孙庆涛说。

作为普外科里最有经验的医生之一,孙庆涛责无旁贷被排在春节值班。“有的年轻人因为老家比较远,来回不容易,所以我们就相互顶替一下。”孙庆涛说,在淄博医院的11年里,这是他在普外科度过的第10个大年三十了。而他的妻子林美娥则是淄博医院工龄最长的大夫,今年是她工作的第32个年头了。“从我毕业分配到这里,几乎每年年三十都是在医院度过的,我们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过节’方式。”林美娥也调侃说。

早上8点,两人到达各自的工作岗位,开始与夜班医生就病人的身体健康状况进行交接。查房时,孙庆涛认真地询问每一位病人,并仔细做好病情记录。大年三十前一天深夜十二点左右,普外科接到一位突发性胆绞痛病人,该病人因患有胆道结石,且结石较多又大,因此不得不住院接受保守治疗,等过半个月的观察再进行手术。孙庆涛对这名病人的病情也进行了详细询问。

虽然只隔两层楼夫妻俩碰面机会并不多

“我们在这儿留院值班,最主要是因为在节假日里很多重病号回不了家,所以我们得在这儿监护他们的健康。医院每天都得有人守在这儿,即便是不值班,节假日如果急症病号或者重病人员送过来,我们也要随叫随到。”孙庆涛告诉记者,今年春节,病房内还有十五位病人不得不留院过年。

孙庆涛和林美娥虽然都在同一座楼里工作,两人之间仅隔着两层楼,但他们在单位碰面的机会并不多。“有一次碰巧我们俩都有台手术,就在楼上的手术室门口碰见了,也来不及说话,打了声招呼就急匆匆地各自工作了。通常情况下,我们俩是碰不上面的。”林美娥介绍说。

有时候,即使下了班,夫妻俩可能也没办法像常人一样安心休息。2002年春节前夕的一个晚上,林美娥下班回家,刚走到小区门口,就接到产房的电话,称医院接到一位临产孕妇,她必须立即赶回去为孕妇做剖宫产手术。“就这样一晚上三个来回连续做了三台剖宫产手术,当时外面下着大雪,风都快把我吹跑了,等到第二次出门的时候电动车都已经骑不动了,还是120救护车把我接到医院的。”林美娥介绍说,“大多数时间我们都是身不由己的,医院里一个电话打过来,我们半小时之内就得赶到。这也是职业所需,总是要有人付出。”

最亏欠的人是父母在家从不谈工作

林美娥有一个儿子在澳大利亚工作,平时聚少离多,一年到头也很少回家,家里只有他们两人,“初中就把他送到国外去念书了,当时也是因为我们两个在家的时间都比较少,没法照顾他。”林美娥说,除夕那天,婆婆会到家里来准备年夜饭。“我婆婆也住在淄博,虽然没跟我们住在一起,但除夕那天都是她张罗年夜饭,等着我们回家。平时医院更像是我们的家,家反而像旅馆一样。”林美娥说。

林美娥的父母在烟台居住,由于总是忙于工作,一年当中很少有机会能回家看望他们,林美娥对父母特别愧疚。“前几天我妈妈生日,也没办法回去,只能往家里打个电话问候一下,今年过年也回不去了,打算年后再抽空去看看老人。”林美娥说起老人几度哽咽,“我觉得还是亏欠老人太多了,应该多陪陪他们。”

由于平常大部分时间都在医院,工作压力又大,一旦休息下来,夫妻俩在家从来不谈论工作上的事。闲暇之余,两人会一起去公园散步,或者到周边的城市做一回“驴友”。“平时最大的乐趣是散步、爬山,想换个环境放松一下。”孙庆涛说。

二十多年没回老家最怀念热闹的年味

孙庆涛的老家在平度市张舍镇前疃村,他现在已经二十多年没有回去过了。近年来,随着工作压力不断增大,孙庆涛的“乡愁”也越来越浓。虽然这次春节没法回去跟老家的亲人们团聚,但他还是常常怀念老家过年时热闹的场景。他告诉记者,除夕那天晚上,老家整个家族上下几代人都聚在一块儿拜年,充满了年味。

跟记者说起在老家过年的情景时,孙庆涛的眼神里满是兴奋。“除夕那天,我们会在门楹上挂上家谱,晚上吃过饭后,全家就会顺着家谱挨家挨户地拜年,拜一圈下来起码要走大半个庄,到最后一家的时候,就已经是初一早上了。那时候屋里挤满了人,还有好多在院子外面排队,先到的人家已经拜了年从屋里出来了,后来的人还在门外排队。”孙庆涛说,今年过年兄弟姐妹们也都盼望着他能回家过年,但由于工作需要,他还是不得不坚守在医院。

作为长年奋斗在岗位第一线的医务工作者,林美娥觉得自己和丈夫的付出不算什么。“医院里像我们这样的‘夫妻档’还有很多。这就是我们的工作,就像时钟上的秒针一样一刻不停地运转,不能掉链子,要比别人付出更多。”

记者了解到,在北大医疗淄博医院,还有53对像孙庆涛和林美娥夫妇一样的夫妻搭档,他们都坚守在工作岗位上。其中婚龄最长的29年,最短的在2016年11月份刚刚领证。这分坚守虽然不易,却是工作所需,他们肩负着信任和责任,舍弃了常人所拥有的,放弃了常人所享受的。

不仅如此,孙庆涛告诉记者,今年普外科7名医护人员里,只有3名医生没有值班。“选择了这份职业,就是选择了这样的工作方式,就要认认真真履行职责。”孙庆涛说。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魏业萌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