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齐鲁融媒走基层 > 新春走基层 > 正文

威海:守护刘公岛的17名民警中14人是女警

掐着手表逛街 大都嫁给了“自己人”

核心提示: 刘公岛,既远离威海城区的喧嚣,也迎接游客们的喧闹。守护这里的是17名边防民警,其中14人是女警。旅游旺季,刘公岛每日迎接游客量达4万人,她们远比一般警察忙碌;旅游淡季,刘公岛又陷入冷清,她们更需耐得住寂寞。春节期间,万家灯火团圆时,她们仍坚守着海疆的一方安宁。

齐鲁晚报讯(记者 陶相银)刘公岛,既远离威海城区的喧嚣,也迎接游客们的喧闹。守护这里的是17名边防民警,其中14人是女警。旅游旺季,刘公岛每日迎接游客量达4万人,她们远比一般警察忙碌;旅游淡季,刘公岛又陷入冷清,她们更需耐得住寂寞。春节期间,万家灯火团圆时,她们仍坚守着海疆的一方安宁。

视频拜年

总是哭泣结束

除夕夜里,站在刘公岛上隔海望去,市区流光溢彩,那灯光下是团聚人家的幸福笑容,是热气腾腾的饺子。而在一湾之隔的刘公岛上,只有冷清和思念。对于刘公岛边防派出所来说,春节的喜庆氛围,无非就是多了一副春联、几个大红灯笼,还能多吃几顿丰盛的饭菜。每天的大部分时间,这里的民警依旧是巡逻执勤,跟往日并无区别。

QQ图片20170204075928

女边防民警们挂上灯笼迎新春。

每年春节,刘公岛派出所都会安排一些特别的、温馨的活动,以解大家想家的苦闷。近两年,宽带网络登岛之后,视频拜年便是保留节目之一,但每次都是以“失败”告终。设想中,大家围在一起包饺子,吃团圆饭,让远方的家人看到自己在海岛派出所里生活得很好,有很多同事陪伴,让家人放心。但往往是第一个视频拨通后,说不了一分钟就有抽泣声,继而是一群人的集体哭泣。对此,教导员赵宇也很无奈,“工作上,她们是边防警察;生活上,她们毕竟是女人,有的人是孩子的妈,有的人还是小姑娘。”

对于19岁的马瑞琪来说,头一次离家过春节还很新鲜,颇有些“少年不识愁滋味”的意思。对于这个春节,她说“长大的孩子不想家”。马瑞琪来自济南,去年9月份,她接到西南民族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后去学校报到,随即又办理了大学生入伍手续。

对于34岁的胡菲来说,在岛上过春节已见怪不怪。她是最早一批驻岛工作的女警,如今是刘公岛派出所的所长,也是目前年龄最大的女警。很难想象这个看似柔弱的女人身上到底有多大的能量,她把大儿子送到了寄宿制小学,在怀孕期间坚持让丈夫去非洲执行为期一年的维和任务,差点在风浪颠簸的渡轮上流产,即便如此,她还是选择在岛上留守。“谁不想回家过年呢?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的。每次出门,孩子抱着腿不撒手,真心酸。”

周末放假后

才能用手机

刘公岛边防派出所甚至没有户籍业务,岛上多年来没发生过刑事案件,治安案件大多也是游客纠纷之类的小案件,所以边防民警的主要任务就是服务游客和岛上居民。1月15日上午,75岁的岛上居民老侯肺炎发作,急需到市区的医院就医。赵宇接到报警电话后,立即联系了码头的调度人员,调拨一艘渡轮,并带着几名民警一路连搀带扶把老侯送到了医院。类似的事情每年都要发生几次,有时是救助游客,有时是救助落水者,有时甚至不得不动用海军舰艇。

救人于危难之际的事情毕竟少,大多时刻她们收获赞誉也面对刁难。总是有走累了的游客报警,说出脚崴了、中暑了等一堆理由,让她们开警车去接;总是有粗心的游客落下包,报警称被盗,最终还是得由她们到处调监控查找,最终把包送回旅行社;某年夏天,一位男游客的手机掉进了水池里,他报了警并眼睁睁地看着民警下到水池里把手机捞上来递还给他。

好在这个春节很平淡地过去了。在人群中,她们英姿飒爽地走过,给人们带来安全感;在岗亭、码头,她们又是向导或讲解员。马瑞琪觉得穿着军装执勤很自豪,“我不是孩子了,我是个警察,我能帮别人做事了。”

2016年12月6日,马瑞琪从新兵连被分配到刘公岛边防派出所工作。作为入伍新兵,马瑞琪只能在周末放假后才能使用手机,“朋友圈里,同学们晒的都是美食、游玩,各种漂亮衣服。”纪律要求不允许发布涉及警营的信息,马瑞琪便只能看别人的世界,“一开始我也羡慕,感觉跟时代脱节了”。在初步领略了海岛生活、警营生活的不易后,她却很欣慰,“经历别人不曾有的青春,是笔很大的财富。”

已婚的女警中

3/4嫁给了同行

家人们最常念叨的无疑是婚姻大事。这种事同样也困扰着赵宇,除了日常警务工作,身为教导员的他要时常扮演两个角色,一是“革命先驱”,要教育新来的同事好好工作,时不时就要“痛说革命家史”,当年如何在码头上借用人家的办公室,当年每人每天3升井水洗衣服都不够用等等;二是“媒婆”,他发动各种关系在市区找合适的男青年,即便女警有了对象,他也得负责“政审”一番。

赵宇说,他的第二个角色“很头疼,很失败”,他掰着手指头数,最终的结论是他的这些同事“全都没嫁给外人”。自2007年4月首批警花驻岛以来,先后有40多名女警在这里工作,在其中已婚的30多人里,有的嫁给了边防警察,有的嫁给了其他警察,“最远的”是嫁给了一名法官。

其实,这是一种无奈。除了游客,她们罕与外人接触,这从休假制度上便可见一斑。按照规定,已婚干部可以每周离岛一次住宿一晚,而未婚干部和战士只能三周调一个双休,且不准在岛外留宿。

离岛去市区逛街,是每个单身女警最快乐的事,而一去一回,充其量只有6个小时的时间,先进超市,买生活用品、零食,再进饭店,大吃一顿解解馋,如果还有时间,再去趟商场试穿一下漂亮衣服。半小时看一下表,这是所有人的习惯,毕竟纪律不能违反,渡轮也不等人。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路敦迎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