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正文

用玩命训练冲淡“洪荒之力” 傅园慧:想当运动员

核心提示: 虽然只拿到一枚铜牌,但傅园慧在里约奥运会后的人气一点也不亚于冠军选手。她的“洪荒之力”,她的夸张表情,她的直率性格,都被大家追捧、模仿甚至消费。

资料图:当地时间8月8日,在2016里约奥运女子100米仰泳决赛上,中国选手傅园慧以58秒76夺得铜牌。图为傅园慧在比赛中。中新网记者 杜洋 摄  

虽然只拿到一枚铜牌,但傅园慧在里约奥运会后的人气一点也不亚于冠军选手。她的“洪荒之力”,她的夸张表情,她的直率性格,都被大家追捧、模仿甚至消费。

这个国庆节,傅园慧在北京参加了短池游泳世界杯北京站的比赛。因为参加的三个副项只取得一个第七名,其他两项没进决赛,很多人质疑她走红后活动太多成绩下滑。比赛间隙,傅园慧接受了记者的采访,表示自己对游泳还有梦想,并不想过明星的生活,希望能用训练填满自己的时间,玩命训练。

红的感受

  邀约太多成空中飞人

  现在出门都要戴墨镜

累,是傅园慧在接受采访时说得最多的一个字。她一点也不享受走红后的感觉,相反在裹挟之中感到精疲力竭。

里约奥运会之后的一个多月,傅园慧成了名副其实的“空中飞人”,往返于不同的城市之间,参加各种表彰会、活动和电视节目。9月27、28日两天,她还“打飞的”在北京和杭州之间飞了个来回。先是在北京进行恢复性训练,随后飞回杭州参加浙江省表彰大会,再飞到北京备战短池世界杯。这不过是奥运会后傅园慧忙碌状态的一个缩影,以至于傅爸爸不得不临时客串起经纪人的角色,帮傅园慧挡掉不必要的商业活动和娱乐节目邀约。

除了身体上的累,傅园慧最不能适应的,是红起来之后精神层面的压力,“现在知名度高了,人家也不是关心你的成绩,而是关心你的私生活或者周边的八卦新闻,搞得跟娱乐明星一样,这样真的让我压力很大。我只是个运动员啊,我只是希望用自己的能力在历史上记下我的名字,而不是这种情况。”

傅园慧坦言,原本近视的她不喜欢戴墨镜,但现在出门不得已都要戴上墨镜。“我老是被认出来,也不是说我不喜欢(被认出)。主要是老是会有签名合影的要求,我有时候又真的特别累,因为老是要跟特别多的人合影脸都笑僵了,就只能躲躲。”傅园慧说,自己的生物钟也因为飞来飞去彻底混乱,睡觉的时候还会莫名惊醒,恍惚间觉得似乎周边的一切都不太真实。

红的背后

  乐观并非因没心没肺

  受过伤才更珍惜快乐

很多人最初喜欢傅园慧,是因为她开朗乐观的性格,因为她相对更真切,更有血有肉。熟悉傅园慧的人都知道,她从来都是这种性格,从来都是夸张的表情。这些让她红起来的原因,却曾给她带来不少烦恼。

“因为啥也不懂也不太会讲话,长得也很一般。除了一些长辈,同辈之间谁会喜欢你啊。”傅园慧直言,因为自己的性格,让自己的成长经历中平添很多愉快,“正是因为我很小就明白世态炎凉人情冷暖,受的伤非常非常多,所以我更加明白快乐和简单还有执着的珍贵。所以我说,不要觉得乐观的人没心没肺。都是死过很多次才会明白的人生真谛。很多人不乐观想不开,其实都是还不够苦,还不够惨。”

虽然没有细说曾经经历了什么,但好在成长道路上的坎坷没有击垮傅园慧,反而让她变得更加坚强和乐观。

红的思考

  已经不仅仅代表自己

  想当运动员而非明星

关于自己的走红,傅园慧也有点想不明白。她一再表示,不希望因为“表情包”这种肤浅的东西火起来,因为来得太容易的东西,失去得也会很快。

现在的傅园慧,总是在不同场合不停地强调:“其实,我是一名运动员!”只可惜,这样的呼喊总是被“洪荒之力”的回响淹没在人们的笑声中。

一直大大咧咧的傅园慧,从里约回国后悄然发生着改变,因为她明白,红起来的自己,代表的已经不仅仅是自己。“也有(收敛自己)这种想法,倒不是为了维护自己形象什么的。我只是觉得我现在不代表我自己,可能还代表一个中国游泳运动员,甚至中国运动员的形象。我觉得我有时候还是不能像以前一样那么没头没尾。我不想中国运动员的形象因为我被破坏。”傅园慧说。

意外火起来之后,傅园慧反而更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我想在我还能当一个运动员的时候好好当运动员,我还有理想没有完成,我觉得我还能进步。我现在更加明白我们运动员的环境多么简单单纯,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说我要当运动员,而不是明星。”

 红的出路

  想用训练填满时间

  只有成绩和实力是硬的

尽管现在追捧傅园慧的人很多,但很少有人知道,里约奥运会上她摘得铜牌的100米仰泳项目并非她的主项,她最擅长的其实是50米仰泳,去年世锦赛上她正是在这个项目上成为了世界冠军。只可惜,50米仰泳不是奥运会项目。“其实,我只有三个月的时间去练了100米仰泳。奥运会前的选拔赛我因为身体原因已经退步了很多,所以我只能玩命练,但我依然不敢幻想在奥运会上能有什么突破或者很好的结果。”

“玩命”是傅园慧对于比赛的态度,也是她谈到比赛时说得最多的一个词。里约的那枚铜牌,正是她玩命的结果。不过,傅园慧不想躺在这枚铜牌上睡大觉。“想要继续突破很难,但是我觉得我可以,我就是想做。”傅园慧说,“我现在想用训练填满自己的时间,训练、训练还是训练,往死里练,就像以前一样。”

现在,傅园慧最大的愿望就是尽快回到一名运动员的正常轨道上,慢慢退出各种节目和活动,“我明白还有很大一部分人是因为我的乐观和不放弃(喜欢我)。而且我主要还是认为,我傅园慧还有未完成的梦想,我不想现在因为这些虚的东西被打乱或者打破。只有成绩和实力是硬的。”

至于让她吃过苦又让她红起来的性格,傅园慧表示不会变。四年前,她用一句五月天的歌词形容了自己,“我就是我自己的神,在我活的地方。”四年后,她依然如故,“我的成长速度在我的控制中,我不是真的幼稚,我只是喜欢那种单纯简单的感觉,我希望一辈子都能这样。”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石卉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