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齐鲁第一眼 > 焦点新闻 > 正文

戾气重粗话多观点极端 咪蒙的“毒鸡汤”对了谁的口味?

核心提示: 咪蒙,一个在公众号上发布200多篇文章的自媒体红人,每篇文章阅读量几乎都在10万以上,多家有影响力的品牌商家找她做广告,却因她语言简单粗暴、观点偏激极端饱受争议。她的文章被称为“毒鸡汤”,浇灌着一众粉丝的同时也让不少人产生质疑。

戾气重粗话多观点极端 咪蒙的“毒鸡汤”对了谁的口味?

咪蒙,一个在公众号上发布200多篇文章的自媒体红人,每篇文章阅读量几乎都在10万以上,多家有影响力的品牌商家找她做广告,却因她语言简单粗暴、观点偏激极端饱受争议。她的文章被称为“毒鸡汤”,浇灌着一众粉丝的同时也让不少人产生质疑。

齐鲁晚报 记者 于悦 实习生 姜珊

最爱骂“特么”

文章中出现了326次

语言的粗俗,是咪蒙最鲜明的特点之一,也是最被诟病的一点。作为一个面向时尚年轻人的微信公号,咪蒙的文章中有着许多时下年轻人使用的网络词语,其中不乏“特么”等粗俗的词语。在其发布的除广告类外的共60余万字的共218篇文章中,部分粗俗字词甚至出现了超过200次。

由脏话演变来的“特么”,在咪蒙文章中总共出现了326次,高居粗俗词语排行榜第一。其它更为粗俗的话也充斥在文章中。

粗话脏话在部分“吐槽”类文章中出现得更为频繁。例如在《你哪里是表白,你明明是性骚扰》一文中,不到1500字的正文中出现了5次“傻×”。这种出现频率比较高的粗俗词语,一般都是吐槽类的文章,正是这种观点性强的词语,往往有更高的转发和阅读量。例如《致贱人:我凭什么要帮你?》曾给咪蒙带来10万以上的粉丝,这篇文章也是粗俗词语的重灾区。

极端案例佐证观点

戳到人“痛处”

对咪蒙的粉丝来说,“尊重、维护女性地位,敢于揭示现实”维持了他们对咪蒙的好感,25岁的小颖是一个重度咪蒙粉. “我看的第一篇咪蒙文是去年年底的一篇《你的美貌不如你的热闹》,看完以后觉得相见恨晚,从此就成了她的死忠粉。”

小颖提到的那篇文章,讲的是一个并不美丽的女孩如何嫁给了一个好丈夫、如何过得很快乐,这很对自认为不是美女的小颖的胃口。她说,从这篇文章里她学到了长得漂亮不如活得漂亮的道理,让很多她这样的普通女孩感到正能量满满。

自媒体人赵锋也开着一个微信公号,平均每篇文章的阅读量在三四万。他有时发现,相对极端的观点反而能引起人们的转发,但他却不能理解咪蒙文章所透露出的价值观。“当一个社会的所谓强者冰冷地看着弱者在泥沼里挣扎,却喊着‘活该’时,这个社会可能病了。”

他认为咪蒙的文章一个通用的方法,就是把复杂的社会现象归结成一个简单的结论,这样的文风很适合口口相传,但科学性如何实在有待商榷。例如在《致贱人》一文中,咪蒙得出的结论就是“人对弱者不能过分善良”。在《有个词能1秒钟恶心到我:男闺蜜》一文中,得出了“男女之间不能有真正友情,否则就是乱搞”的结论。

咪蒙的文章之所以让人觉着不舒服,恰恰是因为其观点戳到了人的“痛处”,让人读罢产生一种“原来真的是这样”的感觉,遂马上转发。媒体人枞榕觉着,咪蒙为了佐证其观点,不惜拿出很多极端甚至带有恶趣味的论据,而忽视很多其他的事实。这样的方法能够形成一篇不错的议论文,体现的却是一个不真实的世界。

帮大众发泄不满情绪

增加社会戾气

读咪蒙公众号里的文章,能看到她的许多观点和传统社会观念不相同,受到很多人追捧,如《既然好人没好报,我们为什么还要做好人?》《富二代拼爹不公平?其实很公平》等等。山东大学传播学研究所所长冯炜认为,从传播规律中可以发现,有个性、有特色,稍微有些碰触红线、稍微有些极端的信息才能吸引眼球。“像本地一档广播节目,主要讲两性话题,虽不是完全的男权主义,但言语常有比较出格的地方。广电总局为此曾几次发文要求停播,但它一旦停播,广告收入就会减少。”

“受追捧其实也因为迎合了很多不满情绪,如今社会几乎人人都不满,开车出来堵路不满,回到家对生活环境不满,夫妻俩对日渐平淡的感情不满,这种不满得寻找发泄的出口。有的人憋在心里说不出来,被这些公众号说了出来;有的人脑中只有零散的思想,被这种文章提炼了出来。传播学中‘使用与满足’的各种理论在这儿都能用上。”冯炜说。像这种纯文字的信息受众一般是白领青年,他们有一定的工作经验和阅读文字的习惯,能与之有共鸣之感,甚至像找到了依靠和精神支柱。

冯炜表示,这种传播方式不会有很多正面的影响,有可能会增加社会的戾气,但也不算洪水猛兽,如果没有违法,社会还能容忍他们存在。“一般做这种传播实践的不会考虑很多正能量,就是眼前的怎么走红和火爆,达到商业目标,不会像传统媒体一样更多考虑社会责任。怎么辨别就有待于受众媒介素养的提高,与人整个的知识境界、认识和分析能力等综合素质有关,在这些条件下人们才会进行选择性接受。”

芙蓉姐姐凤姐

如今已销声匿迹

在咪蒙发布的很多文章末尾都会有广告植入,用文字把产品与文章主题联系到一起,再介绍产品功能,这些广告品牌多数是以年轻人为主要顾客群的电子产品、APP、化妆品等等,如《不能买买买的人生,不值得一过》就介绍一个购物APP发布的产品榜单,阅读者还可以在页面上领取红包。在富有争议性和关注度高这二者之间,这些商家选择了后者。

据咪蒙在文章中称,她的公众号上的文章阅读量最低都是50万次以上,广告文很多达到100万以上。拥有这么大的点击量能证明其观念被认同吗?山东大学营销传播学专家王广伟认为,现在人们在网上看到的信息多数是有趣且易于传播的,被传播只能代表被关注,人们未必都支持其中的观点,也未必能接受其中传播销售的产品。

“把人们想说又不好意思说,或没有想到的话语给描述出来,只是一时激发了人们的热情,如果只是以偏激或富有争议性的观点进行宣传,不能激发人们长期的关注和热情,应该不会有持续性的影响。”王广伟评价,像以前红的芙蓉姐姐和凤姐如今都销声匿迹了一样,这不过是整个网络或新媒体传播中的一朵浪花而已。冯炜认为,阅读量和点击率也是一种流动性的数据,个体的受众如果不再觉得新鲜就会扭转到别的领域。

近期,咪蒙因在《现在为什么流行睡丑×了?》一文中给高晓松、黄渤、王宝强、大张伟、张一山等人贴上“丑×”标签,再度被网友声讨。对此有文章分析,咪蒙的文章阅读量虽高,但很多人转发她的文章是为了抨击她的观点,品牌广告并不一定有好效果,所以一些高端的品牌或许不愿意选择“咪蒙”投放。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白丽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