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秒报 > 今日快讯 > 正文

四问凤凰古城暂停围城收费:大门票是否永不再收

核心提示: 30日,湖南省凤凰县人民政府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从4月10日起,暂停凤凰古城围城设卡验票方式。这意味着,游客进古城不再需要买强制性的“大门票”了。

30日,湖南省凤凰县人民政府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从4月10日起,暂停凤凰古城围城设卡验票方式。这意味着,游客进古城不再需要买强制性的“大门票”了。

2013年4月10日,凤凰古城围城收费,每张门票售价为148元。如今,暂停门票捆绑销售,政策因何改变?“一收一停”之间,有哪些问题值得反思?□据新华社长沙3月30日电

一问 “大门票”是否从此一举取消?

30日下午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凤凰县宣布:经县人民政府常务会议决定,从2016年4月10日起,暂停凤凰古城围城设卡验票方式,保留古城景点验票方式。

凤凰古城风景名胜区管理处主任姚文凯说,凤凰县试行“景区整合经营、围城设卡验票”以来,出现了一些新矛盾、新问题,“围城设卡验票方式已不适应旅游市场发展的新需求”。

姚文凯在发布会上表示,目前只是暂停围城设卡验票,而非取消。下一步,还将针对是否取消进行专家论证、群众听证、风险评估和合法性审查。

包括“一票制”在内的旅游管理服务新体系,是凤凰县针对2013年之前的各种旅游乱象推出的管理手段。如今暂停,会不会导致乱象重新抬头?

记者调查发现,在传出暂停围城收费消息的第二天,湖南旅游市场就出现了“游张家界送凤凰古城”的组团广告,有旅行社试图借“免费游古城”吸引消费者。此外,面对即将到来的“五一”小长假,如果游客爆棚怎么办?

凤凰县委副书记时荣芬表示,凤凰县成立了“旅游乱象综合整治工作组”进行长期监管;将加快城东、城西、城北的游客服务中心建设,通过“交通大管控”优化旅游秩序;根据今年的特殊情况,凤凰县将作出相应的“黄金周预案”。

二问 收费三年预期目标实现了吗?

3年前,凤凰县政府曾表示,凤凰古城的管理与保护面临极大人力、财力困境,充斥零负团费、环境脏乱、欺客宰客等现象。实施“一票制”等管理服务新体系的目的,一是有效控制景区内客流量,提升旅游体验;二是规范市场秩序,改善古城内部的旅游环境;三是依靠部分门票收入,加强古城保护和基础设施建设。

3年后,预期目标实现了吗?据介绍,2013年,凤凰全县共接待游客842万人次;2014年956万人次;2015年1200万人次。今年春节黄金周,凤凰古城人流量达到了42万人次的高峰。“现在看来,围城收费和游客人数没有直接关联。”姚文凯说。

旅游市场秩序规范方面,3年间,凤凰全县非法乡村游景点和22家不具备营业条件的文化演艺场所全部依法关闭。游客购票进古城,属于“明白消费”,使景点购票回扣、零负团费等现象大幅减少。2011年,凤凰古城旅游投诉量占湖南省旅游投诉总量的67%;到2015年,这一比例下降到3%。

对于预期目标之三的提取门票经费加强古城保护和基础设施建设的财政投入,凤凰县向记者提供了如下“收支账本”:

2013年至2015年,凤凰县共实现门票收入6.5亿元,其中州、县两级按政策可收取1.19亿元。这三年,县委县政府共投入古城建设资金6.96亿元。

三问 暂停“一票制”是不是决策纠偏?

“暂停围城收费,也是因为反对声音一直比较大。”有县委相关负责人坦言,围城收费的确出现了新矛盾、新问题,“应该用发展的办法,在发展中解决。”

尽管政府宣布已实现预期目标,但捆绑售票和围城收费,始终没有获得民意支持。

25日,凤凰县政府召开各界代表征求意见会,在202份征求意见表中,有159人选择拆除现场验票卡点,占78.7%。

26日,凤凰县官方微信公众号向网民发起意见征求,7824张投票里,有6014张选择“撤除验票卡点”,占76.87%。

记者获取的一份材料显示,凤凰县政府已认识到旅游管理服务新体系存在弊病,其中包括各景区发展不平衡、政府和企业管理经营权责不明晰、周边群众免票政策存争议等。

3年前,收“进城费”引发了捆绑销售的争议;三年后,停“进城费”又招致朝令夕改的非议。当时的决策程序是否科学?

记者了解到,2013年“一票制”政策的出台确实并未经过严格的听证。“当初实施‘一票制’,对外不了解,对内缺少调研,没有广泛听取民意。”旅游经济专家、中国市场经济研究会理事李武武教授说,这次暂停政策的出台,比3年前有明显进步。

目前,当地表示将继续做好专家论证、风险评估、群众听证和合法性审查,就是否取消古城围城设卡验票方式进行科学决策。

四问 “凤凰模式”有哪些问题需要反思?

在旅游业转型的大背景下,凤凰古城经历的“阵痛”,值得深入思考和借鉴。

——别把古城视为“摇钱树”。当地人士反映,上世纪90年代,随着当地烟厂政策性关停,凤凰财政收入急剧缩水,被迫转型发展旅游。十余年间,凤凰县游客接待量从2001年的57万人次上升到2015年的1200万人次。

仓促上路的旅游改善了财政危机状况,可无论是保护、管理还是建设,都没有跟上开发的步伐。凤凰县一位领导曾打比喻:“家里装修还没搞完,大批客人就上门了。”

中南民族大学旅游管理系副教授黄金铸指出,凤凰古城的保护之痛,对其他景区具有启示意义。“旅游资源具有不可逆性,发展一定要坚持保护第一,不能先大赚一笔,再修修补补。”

——从“门票依赖”到“景点杠杆”,转变旅游发展方式任重道远。暂停围城收费,意味着凤凰古城正逐步摆脱门票依赖。时荣芬说:“单纯的门票经济有局限性,已经不适应散客时代的旅游市场发展需求。”

2016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迎接正在兴起的大众旅游时代。黄金铸认为,要实现大众旅游,就要有“杠杆思维”,“景区景点不是旅游的全部,而只是一个支点。依靠这个支点,撬动全方位的消费需求。”以杭州西湖为例,尽管不收取门票,却拉动了整个城市的吃、住、行等各类消费,延长了消费链条,为游客提供多维度的旅游服务。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白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