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315投诉网 > 消费曝光 > 正文

烟台:养猪场造出240万个假洋酒瓶盖 涉案价值惊人

核心提示: 在酒类市场陷入萧条的情况下,一家专门为酿酒企业生产瓶盖的工厂为扩大销路,竟为他人生产假冒荷兰“红方”“黑方”、英国“芝华士”威士忌酒的瓶盖。近日,山东省龙口市检察院以涉嫌非法制造、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将韩忠、韩晓佳提起公诉。

在酒类市场陷入萧条的情况下,一家专门为酿酒企业生产瓶盖的工厂为扩大销路,竟为他人生产假冒荷兰“红方”“黑方”、英国“芝华士”威士忌酒的瓶盖。近日,山东省龙口市检察院以涉嫌非法制造、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将韩忠、韩晓佳提起公诉。

瓶盖厂生意萧条,继而转行造假

韩忠是龙口市一家老牌瓶盖生产厂的厂长,从事瓶盖加工业将近20年,手下有一帮技术过硬的工人。他的大儿子韩晓佳也在厂里帮父亲打理生意,主要从事市场开拓和营销等工作。

烟台当地有几家规模较大的白酒厂、葡萄酒厂,所产酒的瓶盖都由韩忠的工厂负责生产。近两年,曾经红红火火的酒业市场进入萧条期,这几家酒厂销量下滑,随之而来的是瓶盖生产厂的生意也不好做了。

为了扩大市场,韩忠鼓励儿子向外发展。2013年10月,经过同行介绍,韩晓佳在QQ上结识了江苏省苏州市的一对夫妻。这对夫妻向韩晓佳提出:帮忙加工几种洋酒的瓶盖,如果做得好,就大量要货。韩晓佳拿到样品后发现,竟是国内俗称“红方”“黑方”的荷兰威士忌以及英国品牌洋酒“芝华士”的瓶盖。

韩忠父子很快做好了模板,生产出了这几种瓶盖。样品发给那对夫妻后,对方非常满意,提出大量收购产品,产量没有上限,价格也比较诱人。

面对这样的客户,经验丰富的韩忠倒没有被金钱冲昏头脑。他让儿子上网查了查,发现这几种酒只在国外生产,中国境内并没有生产厂家。苏州的那对夫妻一次就要十几万个瓶盖,其目的只能是造假酒。韩忠犹豫了,但为了厂子的生意,再加上制作模板已经花了上万元,他决定铤而走险。

垃圾堆里找线索,造假点竟在养猪场

2014年9月,龙口市警方接到群众举报,称有人生产大量假冒的洋酒瓶盖。但举报线索十分模糊。民警从物流企业入手,查遍了过去一年龙口所有瓶盖生产企业的发货情况,其中一个叫“王平”的人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从手机号码和身份信息看,“王平”显然是一个假名字。发货单填写的地址是江苏苏州,收货人也是假名字,物品名称是瓶盖。身份信息是假的,物流企业也提供不出有价值的线索,但民警从送货的面包车上发现了端倪。

物流企业提供的监控录像显示,送瓶盖的是一辆挂着蓬莱市号牌的小面包车,车主就是韩忠。民警跟踪这辆车,一路来到了龙口市石良镇。这里位于山区,地形比较复杂。经过一个多星期的蹲守,民警确定造假窝点就在这里,但到底在哪间屋子里还无法确定。

随着侦查范围一点点缩小,民警发现面包车消失的地点始终离一个果园不远。果园深处有一个比较大的厂房,以前是一家养猪场,外观看起来像是一处果品冷库,难道这里是制造假瓶盖的窝点?

结果,果园外的一处垃圾堆给了民警确切答案。他们从垃圾堆里发现了造瓶盖用的铝版边角料,从颜色看,正是线索中提到的“黑方”“红方”威士忌瓶盖边角料。

父为替儿脱罪,声称邮局买来QQ号

同年9月26日,警方突袭这个位于果园深处的“养猪场”。民警包围了整个果园,但韩晓佳当天外出,逃脱了抓捕,韩忠当场落网。

在公安局的审讯室里,韩忠试图帮儿子脱罪。他声称是自己通过QQ联系了苏州的一对夫妻,双方通过电话联系,银行卡打款。但当民警问他QQ号是怎么来的时,不懂互联网常识的韩忠说是从邮局买来的,买家的电话号码他也不知道,银行卡也不会用。

一个月后,韩晓佳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对自己的行为供认不讳。

经过仔细搜查,警方在韩忠的厂房内搜出尚未发货的瓶盖70万个。从往来账目看,过去一年中,他们已经销售了170多万个假瓶盖,每个瓶盖售价在1元至1.5元,加上现场扣押的还未来得及发货的成品瓶盖总计240万个,涉案总价值共计200余万元。

苏州市警方接到线索后,将购买瓶盖的夫妻抓捕归案。事实上,这二人只是假瓶盖的“经销商”,经他们的手,假瓶盖又流入了上海、石家庄、山西等多个省市的假酒作坊。

据了解,芝华士“红方”“黑方”等洋酒的进口价格便宜的有500多元,贵的则上千元。240万个瓶盖就意味着240万瓶假酒,如果按真酒的价值计算,该案涉案价值将会是一个惊人的数字。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刘佳慧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