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齐鲁第一眼 > 济南新闻 > 正文

济南有个百人灯谜圈 灯谜状元赛已坚持了22年

核心提示: 济南的猜灯谜习俗一直都有,但原来一般都是从书本上抄写下来的,没有创作队伍,制灯谜者也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QQ截图20160222111250

为制灯谜王麟养成了博览群书的习惯,他说灯谜让自己受益匪浅。(受访者供图)

QQ截图20160222111257

21日,省图国学分馆内举办灯谜会,吸引了不少市民现场猜谜。本报记者于悦摄

济南一直有元宵猜灯谜的习俗

济南的猜灯谜习俗一直都有,但原来一般都是从书本上抄写下来的,没有创作队伍,制灯谜者也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上世纪80年代中期,我们二三十个灯谜爱好者成立了济南市第一个灯谜组织—— — 济南铁路局火车头灯谜协会,共同探讨猜谜制谜,逢年过节在铁路文化宫、铁路工人俱乐部举办灯谜活动。慢慢随着人事变动这个协会就取消了,但我们这些人热情都很高,还会自己掏钱买点奖品去中山公园搞活动,这让别人都很不理解。

从1994年起,我们在趵突泉公园举办灯谜状元赛,这项活动持续到今年已经22年了,每年都是我来主持,选出一个状元、两个榜眼和三个探花。刚开始是正月十五晚上举办,那时趵突泉公园还没扩建,人特别挤,很多民警在现场维持秩序。后来为了安全考虑,日期提前到正月十二、十三。原来正月初五一过就开始每天晚上“展猜”,现在只有五天时间,状元赛则是“抢猜”,谁抢答对的最多谁就是状元。

直到现在,参与展猜的人仍然很多,猜谜水平也有所提高。但抢猜的前几名近些年每年都是固定的人,让其他很多参与者望洋兴叹。1998年,济南市灯谜协会成立,有60多个成员,我是秘书长。不过由于资金问题,目前协会运转已经接近停止了,但成员举办和参与的灯谜活动一直没停,而且这个爱好者的队伍还在不断壮大中。这里面粗通灯谜的有100多个,比较出类拔萃的有五六个人。

猜制灯谜需将汉字增损离合

灯谜的内容都是与时俱进的,比如我新做的几个灯谜:“从单独二孩到全面二孩—— — 打五字经济学名词”,谜底是扩大再生产;“雾霾爆表仍淡定—— — 打一外国政要”,谜底是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江苏武进旧貌改—— — 猜三个字时政新词”,谜底是新常态(武进县属于常州市);《红灯记》里的李铁梅有句唱词“不许泪水腮边挂”,也是猜一个三字时政新词,谜底叫做“零容忍”。灯谜并不是对汉字进行本意解释,而是让其一字多义,形成别解,谜面上有的字谜底上一般不会有,这几个例子都是如此。

为什么说灯谜是中国特有的,就是因为古汉字的一些特点,很多字由若干个字素组成,将这些字素增损离合,拆开拼凑,让谜面文雅一些就能制出灯谜。例如有的汉字是上下左右结构,就可以利用方位概念,南京指的就是“小”,西湖指的是左边的三点水。这还要看一个人的脑子里装下多少东西,猜灯谜需要的知识面非常广,但也不必精通,比如数学里的根和幂不一定很会用,但知道有这两样东西就可以。所谓会者不难难者不会,高难度的灯谜考的还是知识。很多好的灯谜不是故意做出来的,而是靠谜面和谜底在脑海中一瞬间的碰撞,也就是灵光一现。

至今制了800多条灯谜

灯谜也有“谜格”,明代有个“广陵十八格”,演变到清代已经有了500多种,而且每个格有好几个名字,所以非常繁杂,但很多都是为了补救一条灯谜不得已而为之。不过有几种谜格还是很实用,比如探璃格,只告诉你谜面,没有谜目,让你猜出谜底。其他还有梨花格、卷帘格、秋千格等。

我上中学时就对灯谜感兴趣了,那时学得不系统也不专业,偶尔能猜中一两条,为了钻研其中的道理还买了一些相关书籍来看,水平得到了提高。

我比较喜欢做历史典故的灯谜,比如安徽桐城六尺巷的故事里有一句“让他三尺又何妨”,根据这一谜面打一两院院士及其籍贯,答案是张家界陈能宽。我参加过全国和省里不少灯谜比赛,也偏偏是用典的谜语让我获了奖。

从事这项业余工作多年,制谜数量有800多个,这个数量不算多,但我对自己制谜的要求是宁缺毋滥,每一条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尽量不让别人挑出毛病,而且要避免同质化。其实灯谜是没有版权的,制谜手法和思路大家很容易想到一块去,比如当年有个“红太阳热”,那时出来的灯谜几乎都是“ 赤日炎炎似火烧”。还有“去年今日此门中”,谜底是艳照门。但做谜时还是要让谜底和谜面的转承扣合比较巧妙,比如我曾经出过一个“体育特长生”的谜面是“老子道君,在孕八十一年而始诞”,回想起来就很有味道。

愿收徒弟培养灯谜人才

通过与外地谜友在比赛中不断切磋技艺,可以说济南的猜谜水平在全国处于中上游。比较受关注的像去年参加中国灯谜大会的周昕夺得了冠军。我曾经去青岛参加过两次全国和省级的灯谜比赛,有次赛事进行到三分之一,我面前的奖品就堆满了,最后主持人直接不让我猜了。不过猜灯谜不为奖,乐在其中。

灯谜是一个很传统又很大众的东西,有很广泛的群众基础。人这一生可能很多事情都没经历过,但我相信大家应该都猜过几个谜语,比如小时候家长就会给猜像“千条线万条线落到水里看不见”、“麻屋子红帐子”这种小谜语,考验孩子的动脑能力。如今的灯谜已不属于元宵节专利,日常猜谜的人就有很多。但根据我们和其他地方的交流,发现人家南方有很多年轻人猜谜,济南灯谜群体的年龄有些断档。

灯谜活动虽然每年都有,近几年也有些式微,参与人中年轻人很少,济南灯谜圈里最小的也有40多岁了。现在社会节奏这么快,年轻人都在为生存奔波,没有时间和精力介入这项活动。但其实灯谜活动是既省钱又聚集人气的,什么都可以做成灯谜,像给企业推介产品、宣传企业精神都可以融合到灯谜里,还是希望以后能有更多猜灯谜的方式和机会。

我今年60岁了,期待能带出几个可为济南争光的小灯谜人才来,但现在孩子都以学业为主,年轻人以工作为主,而且灯谜需要的知识也比较广博,目前还没从活动中发掘出人才来。以前也有两个年轻人跟着我学习,后来就渐渐淡出这个圈子了。我也正在整理自己的作品,准备出一本书,名字叫做《麟庐谜草》,打算放上三百条灯谜,加上自己的注释,目前已经整理了一百多条。书应该很薄,也不打算出版,自己印出来,给中华灯谜艺术馆和山东省图书馆各一份,算是为灯谜文化传承做个贡献。

本稿件所含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齐鲁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石卉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