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齐鲁第一眼 > 济南新闻 > 正文

两只“地鼠”偷出一个新家 专偷济南小区地下室的地鼠

核心提示: “瘦子宋某开过黑出租,有辆老头乐,便于作案后逃脱。”刘峰租住在奥体中路附近一高档小区的家中,各种物品一应俱全,他也坦承:屋里的东西,除了被褥,都是自己偷来的或是偷来东西换钱买的。

文/本报记者 尉伟 片/本报记者 戴伟

“除了被褥,(屋里的东西)都是我偷的或是用偷的东西换钱买的。”1月18日晚,省城奥体中路附近一高档小区内,被历下刑警一中队民警带回租住地的嫌犯刘峰(化名)这样交代。因嫌偷车不赚钱,曾被警方两次打击处理的刘峰与他人结伙,“改行”偷起居民小区的地下室。

同一户一天两次遭窃

事情还得从2016年1月12日说起。当天下午,正在街面巡查的历下公安刑警一中队民警发现一辆白色老头乐行迹可疑,“车上两名男子,一胖一瘦,总在各高档小区转悠,不像是找人或在那里居住”。

很快,白色老头乐来到转山西路银座花园东门,两人背包而入。大约半小时后,瘦子背包而出,将车开到西门。在那里等候的胖子除了背包,手里还多了一个大手提袋。而后,两人分乘出租和老头乐离去。

“他们进去时,包是瘪的,出来却鼓鼓囊囊。“历下刑警一中队李雷刚副中队长说。事后,民警审查才知:胖瘦两人上午就“光顾”过此处,从一间地下室内偷得多瓶茅台、五粮液。两人中午又特意购买了背包、大手提袋再度光顾,将该地下室内剩下的水井坊、洋酒以及海参等统统打包,“因东西太多,老头乐装不下,他们又叫了一辆出租车。”

扔进垃圾桶的茅台、五粮液

“两人后又在将军路附近会合,并在另一名小平头的帮助下将两个背包和大手提袋搬运进了石门附近一处租赁房。由于未接到居民报警,跟踪民警并未贸然行动。

经过连日的跟踪、蹲守,民警发现两人分别租住在张马屯和奥体中路附近,可没有工作的他们却经常玩游戏、下馆子。两人常在网吧玩到凌晨再回去睡觉,第二天中午或下午再一起开着老头乐到小区转悠,然后再去网吧。

“1月17日晚,我们发现瘦子开着老头乐去了浆水泉路附近,先将两包东西卖给了回收礼品的,后又将几瓶茅台、五粮液扔进了路边垃圾箱内。”李雷刚说。与此同时,另一路民警传来消息:胖瘦两人之前光顾的小区,刚有人报警称地下室的烟酒遭窃。民警由此推断,两人是专偷小区地下室的“地鼠”。

事后,民警审查得知:两人从不把赃物带回家,都是存放在石门附近的出租屋里,攒到一定程度再出手,“若偷到假酒,就扔掉。”

偷车不赚钱改行做“地鼠”

1月17日深夜,历下刑警一中队的民警先在工业北路张马屯附近将销赃归来的瘦子抓获。紧接着,胖子和帮忙运赃的小平头也悉数落网。而在胖子身上,民警当场缴获了用于作案的开锁工具以及销赃所得的一万多元现金。

原来,胖子刘峰,今年29岁,老家菏泽。初中毕业后,刘峰来济打工,做过厨师、卖过盒饭,甚至当过搬运工。但因打工太累,他走上了贼路。虽两次因盗窃自行车被警方处理,可刘峰不思悔改,嫌偷自行车换钱少,就改行偷地下室,“有人喜欢在地下室存放烟酒等物品,平时去的人也少,偷了也轻易不会被发现”。

刘峰先花400元网购了开锁工具和光盘自学,然后与在网吧玩游戏认识的瘦子宋某结伙。“瘦子宋某开过黑出租,有辆老头乐,便于作案后逃脱。”民警介绍,宋某老家德州,也曾因盗窃自行车三次被警方处理。

“得手后,他们会把门关上,然后假装小区居民提着东西离开。”李雷刚说。

在民警缴获的赃物中,记者发现,小到纪念币、酒杯、茶叶,大到高档烟酒、鱼竿,甚至是砚台、瓷器,只要是能拿走的,刘峰和宋某毫不忌手。刘峰租住在奥体中路附近一高档小区的家中,各种物品一应俱全,他也坦承:屋里的东西,除了被褥,都是自己偷来的或是偷来东西换钱买的。

两人自2015年10月开始结伙在历下、高新、历城等多个小区作案20余起,案值8万多元。

本稿件所含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齐鲁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魏业萌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