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齐鲁晚报一万期 > 名家书写我的“晚报缘” > 正文

苗得雨:同一生命——我和咱们的《齐鲁晚报》

00241deb9a6c14fba9c20c

 

一万期,

摞起来,

够多高?

有咱泰山比较;

一万期,

排起来,

有多长?

有咱黄河对照。

年年,月月,天天,

不等太阳冒出山角,

就有多少人望眼欲穿地,

在盼咱报。

假若有一天看不到报,

会呆呆地像个傻冒;

报箱里若不能按时取到,

能原地转圈打旋一千遭。

总先看了大报,

接着把各地的,瞧上一瞧,

喘口气,静静心,

再细心品咱《齐鲁晚报》。

谁让它办得活蹦乱跳呢?

谁让它办得丰富又俊俏呢?

报纸就得办得好看,

全国又独咱报出得早(应叫早报),

编者们心灵手巧真没得说了。

我知道他们年龄大都不大,

因为注意过偶而露出的小照,

有的也就十七、八岁(或者像),

或者比我最小的女儿还小,

邻家侄女武俊,就是其中一名皎皎。

老兵许志杰会挑兵马,

李秀珍的娘子军又个个俊俏,

出类拔萃的我不写了,

写了她也会给我删掉。

挑兵马当然是组织安排,

会选人也是一门艺术技巧,

咱干了一辈子还不知晓?

我的画像别嫌歪了,

咱得美术水平,

得过专家指导。

每一个编者都该称为老师,

我经过的老师,千、百个有了,

我原来以为编辑老师都老,

其实除了老师牛玉华,

都和我差不多少。

我从12岁就订报,

是因为从那时就写稿,

有不着调的诗歌小调,

有豆腐块一类的所谓新闻报道,

还被选上了区小站长呢,

也煞有介事地各村各庄跑。

和区上的老徐办街头报,

他刻的钢板漂亮极了,

印的不够,再印再印,

谁若存下一份,那定是一宝。

说来《鲁中大众》,

我心里觉得,就是今天的《齐鲁晚报》,

我投稿也从全省到全国,

都知道是沂河崖上长出一棵小苗。

多少同是读者后来成了同事,

有的没热乎几天就又跑远了,

有的南下,有的北上,

有的还真去了天涯海角。

我也转了一圈又回来了,

幸喜能甩开大脚全国跑,

还有幸出国瞧了瞧,

作家中有这幸运的也算不少。

说来还是身上像有粘粘胶,

转来转去,没离开文联这个角落。

谁沽粘不来,还馋呢?

从头顶青丝,到馋到一头白毛。

多少年轻人,成了老报人,

有同学,有同事,有老朋友,

刘晓刚我叫他刘大哥,

一岁之差却差大了,

他参加工作时,

我还领着儿童团,

在东场上喊号、跑操。

我小时特亲爷爷,

每去坟茔回来,

总焉悠巴即,

把“魂”掉那里了。

奶奶找来邱老奶奶,

凭凭脉,摸摸脑,

“他爷爷,他老爷爷

都没拾着……”

恰此时门外邮递员,

一声高喊:

“报来了!”

邱老奶奶陡然喜上眉梢:

“咱孙子。魂来了!”

(本文作者为著名作家、诗人)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本稿件所含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齐鲁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姜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