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品牌栏目 > 凡人歌 > 正文

【民警陆斌】每晚陪精神病人吃药

核心提示: 民警还管得了人家吃药?你别说,建筑新村派出所民警陆斌,就有这个“本事”。从2013年10月份至今,每晚9点,不管多么忙,陆斌总会步行20分钟到和平路附近的刘明(化名)家陪其吃药。虽患有严重的精神分裂症,可这个“谁也管不了”的刘明却对陆斌言听计从。

  

齐鲁晚报全媒体录制。(播放时双击画面可放大观看)

 

  

陆斌对刚做完手术的刘明不放心,抽空跑来帮他检查伤口。齐鲁晚报者 戴伟 摄

  

陆斌在街上碰到以前救助过的马老太太,把自己的电话号码留给老人,嘱咐她有事一定找他。齐鲁晚报记者 戴伟 摄

民警还管得了人家吃药?你别说,建筑新村派出所民警陆斌,就有这个“本事”。从2013年10月份至今,每晚9点,不管多么忙,陆斌总会步行20分钟到和平路附近的刘明(化名)家陪其吃药。虽患有严重的精神分裂症,可这个“谁也管不了”的刘明却对陆斌言听计从。

齐鲁晚报记者 尉伟 实习生 付玉莹 

拒不吃药的病小伙

事情还得从2013年10月11日晚上说起,当时在所里值班的陆斌突然接到辖区刘大娘的电话,“我儿子又犯病了……”老人一家住在陆斌刚接管的社区,她儿子刘明患有精神分裂症。

“他发起病来,谁都不认。”刘大娘说,有一次刘明犯病甚至抄起马扎砸向一旁的老爸,多亏她及时发现拦下,“儿子清醒后说自己认错人了。”

除了刘明反复无常的病情让家人心有余悸外,更让人头疼的是,他不喜欢吃药。“吃药,他不舒服;不吃,他的病情又会严重。”刘大娘说,每次为劝儿子吃药,她就如同上战场一般。

“我们什么招儿都用了。”刘明从小在院里长大,父母就让老邻居挨个来劝他吃药。起初,刘明还算听话,可时间一长,刘明谁的面子也不给了,谁说吃药,他跟谁翻脸。

眼瞅着儿子越来越烦躁,刘大娘想到了社区民警陆斌,抱着试试的心态拨通了他的电话,“他挺热心,经常来我们这里问寒问暖的。”

假装感冒的社区民警

得知刘明也是“烟民”后,细心的陆斌没让同事进屋,而是独自走进他屋内,递上一支烟,“兄弟,来一支吧。”

或许是递烟的举动一下子拉近了双方的距离,刘明愣了一下,“哥,你这衣服不错,咱俩换换吧。”

听儿子这么一说,刘大娘觉得这事有谱儿,“这哥你认识吗?你记不记得,以前你小时候被欺负,都是这哥帮你出气……”

聊了半小时的家常,刘明的情绪渐渐稳定了下来。陆斌朝刘大娘使了一个眼色,“大娘,家里有水吗?我感冒了,得吃药。”刘大娘心领神会,一边给陆斌端来热水,一边又把药拿到了儿子嘴边,“你看人家民警多不容易,生了病还来忙活你的事儿。”

就这样,刘明总算把药吃下了。

每晚来陪吃药的“陆哥”

这一次吃药算是解决了,可下一次怎么办?

第二天一早,下夜班的陆斌没顾上休息又来到刘大娘家里询问情况。

得知老人想把儿子送到医院去后,陆斌却不同意:“既然能吃药,为啥非要去医院?” 

于是,陆斌就主动承担起陪刘明吃药的重任来。“作儿女的要孝顺,你现在孝不了,但得顺,听父母的话。”每晚9点左右,一到刘明的吃药时间,陆斌总会按时出现,跟他聊家常、谈心。

慢慢地,刘明对陆斌以“陆哥”相称,吃药也成了水到渠成的事情。“每次能谈半小时到四十五分钟。”对此,刘大娘深有感触地说:“陆斌家住长盛北区,每次下班后几乎先往这里跑,等回家时已是夜深人静。”

如此坚持了一两个星期,刘明的病情有所好转。可很快,又有了新问题:一旦他有事来不了,刘明又不买账了。

陆斌又想了个办法:打电话。陆斌在电话里对刘明说:“我今天有事不过去了,去了还打扰你看电视,别忘了吃药啊。”

借着儿子煲电话粥的工夫,刘大娘把药递到了他的嘴边……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本稿件所含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齐鲁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民警陆斌
责任编辑:刁俊艳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