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齐鲁交通网 > 交通人物 > 正文

检修“状元”冯高林的数字人生

核心提示: 他检修过的客车已达十余万辆,处理6000余件故障隐患,始终保持着车辆“零”故障运行的骄人成绩,被称为铁路上的“检修状元”,但是你很难想象他的工作环境是这样的:1.2米深的地沟,夏天里面的温度能达到55℃,每次工作都会负荷30多斤的工具包,一个班次1800次起蹲,11年的工作生涯中,10年没有在家过春节,这就是”检修状元“冯高林的数字人生。

冯高林指导工友检修车辆,对每个细节都不放过。     通讯员 高远 摄

冯高林指导工友检修车辆,对每个细节都不放过。     通讯员 高远 摄

冯高林在认真检修车辆。             通讯员 高远 摄

冯高林在认真检修车辆。             通讯员 高远 摄

他检修过的客车已达十余万辆,处理6000余件故障隐患,始终保持着车辆“零”故障运行的骄人成绩,被称为铁路上的“检修状元”,但是你很难想象他的工作环境是这样的:1.2米深的地沟,夏天里面的温度能达到55℃,每次工作都会负荷30多斤的工具包,一个班次1800次起蹲,11年的工作生涯中,10年没有在家过春节,这就是”检修状元“冯高林的数字人生。

本报记者 刘胜男

实习生 王世琪      

●15年军旅生涯,他是守护铁路的复员兵,更是行动的巨人

1米7的身高,黝黑的皮肤,身着蓝色工作服,见到他时因为刚检修完一节列车底部,衣服已经湿透,双手油迹斑斑,这是冯高林给记者的第一印象。“以前一起工作的同事都喜欢喊我‘小老头’。”冯高林一脸憨笑地告诉记者。尽管有些“老相”,但因为当过兵的原因,冯高林总是站得笔直,干事情也是干净利落。

在采访之前,我们就了解到,冯高林不善言谈,尽管做了充足的准备,但他的沉默寡言还是给了记者“当头一棒”。“有些东西我真的说不出来,你们跟着我去干活看看就知道了。”面对记者的提问他尴尬地说。少说多做、行动大于语言似乎成了他的人生信条,也因为这样同事们都亲切地称呼他为行动上的巨人。

1970年出生,1988年入伍,2003年转业到铁路工作至今,冯高林将自己的前半生毫无保留地献给了祖国。在被问到当兵对他的影响时,冯高林一脸严肃地说:“感觉现在还在当兵,只是换了一个岗位而已。”在他的心中,自己就是一名守护铁路的兵。工作11年,获得大小奖励无数,获得标兵称号无数,但他却仍然是一个没有职位头衔的一线列车检修员。“冯老师年纪现在已经是岗位上的‘前三’了,但还是一直坚持在一线,从来都不争取什么名利。”冯高林的同事告诉记者。

倾心奉献,不图回报,对工作负责,对他人负责,这种从军营里带来的奉献精神和责任心,已经从冯高林的个人品质慢慢升华为一种值得在铁路系统上传承下去的精神,这个铁路系统上的复员兵,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和精神守护着铁路安全。

●负荷30斤工具包,1800次起蹲,蹲行距离长达7公里

走进冯高林的休息室,一进门,压抑的感觉扑面而来。闷热、昏暗,歪歪斜斜的木桌,布满灰尘的橱柜,脏乱的地面,几平米的休息室带来的是全方位的脏乱体验。“平时完成一个阶段的工作,就会来这里喝杯水,休息一下,但是不会休息太长时间,因为有很多工作需要完成。”冯高林喝了两口水,走到桌边,摆弄起了已经有很多油迹的工具包,收拾工作需要的钳子、大锤等工具。

“这包有30多斤重,每天都要带着去工作。如果有特殊情况时,再加上别的东西得有45斤左右。”冯高林提起工具包边说边往外走。跟着冯高林,记者走进了客车整备厂,来往的火车、刺耳的发动机声,还有空气中充斥着的冲刷集便器的污水积水的臭味,让记者认识到这是检修工的“非常人”的工作环境。“这辆车是刚刚返厂过的新车,还没有必要的安全保护措施。”他一边向记者介绍,一边开始了自己的工作。冯高林上午的工作是为这辆即将上路的新车进行安全检查,安装安全设备。

蹲起、蹲起……他不断重复着这样的动作,不时用手上的锤子敲打火车上的部件,眼睛紧紧盯着列车底部。据介绍,冯高林每次当班都要进行1800次起蹲动作,要蹲行的距离长达7公里。这样的作业要求也对他的身体造成了极大的损伤,“胳膊、腰和膝盖都有伤,经常会疼。”他告诉记者。

●1.2米深的地沟,55℃的高温下“蜗居”,一干就是四五小时

尽管济南刚刚下了场秋雨,天气很凉爽,但高强度的工作早已让冯高林大汗淋漓,工作服也被汗水全部浸透。“这种工作已经是最简单、最轻松的了,地沟作业更难。”他轻描淡写地说。地沟作业也就是在地沟中进行工作,尽管地沟作业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工作的难度,但这也给检修人员带来了很大的不便。在车检场地记者看到一条1.2米深的地沟,因为前两天下雨的原因,地沟内积水很多,还漂浮着些生活垃圾,苍蝇、蚊虫等在地沟内乱飞。“下雨天,积水无法排出;晴天,地沟中的温度高达55℃,蚊虫叮咬、清理恶臭污物更是常事,但是干了11年,我也已经习惯了”冯高林笑着说。

因为铁路这一行业的原因,晚上列车也会开行到客车整备厂进行检修,下半夜进行检修作业是很正常的事情,检修员一般都是干到凌晨5点钟左右才能休息。虽然会有两组人相互替班,但是晚上也只能有2个小时的休息时间。“有时候饭都顾不上吃,水也顾不上喝,干完一趟下来,常常是累得腰都直不起来,寒冷的天气时腿会抽筋。”冯高林告诉记者。

赶上暑运和假期,火车运行更加频繁,检修工的工作也会更加繁重,常常一干就是四五个小时。有时候遇上车辆年代久远没有集便器的火车,排泄物会粘在转向架上,在检修时碰到这种情况,检修工就得亲手把这些东西弄掉才能修理。“与它们近距离接触闻得久了,连吃饭时都觉得恶心,甚至有时候都吃不下去饭。”冯高林说。

●工作11年,10年春节不在家,陪伴的幸福感弥足珍贵

冯高林2003年开始工作,自此之后也便开始了没有春节的生活。工作11个年头,但是因为检修工作的特殊原因,他已经10年没有在家过过春节。“对家里人有很多遗憾,也有很多事情没有照顾到,感觉挺对不起他们的。”冯高林说。

冯高林的妻子告诉记者,每当年夜饭时,看着外面的烟花,听着别人家的欢声笑语,他们家的年夜饭端上来后,一家老小就开始默默地流眼泪。“那时候的情形一辈子也不会忘记,但是慢慢地现在也能理解和习惯了。”冯高林的妻子回忆着说。

曾经的军旅铁汉也有很柔情的一面。2004年,妻子因为车祸住院,孩子才上小学二年级,冯高林就向队里请假三个月在医院里照顾妻子。白天做饭、帮助她练习走路,晚上就陪床聊天,照顾妻子的吃喝拉撒,同时还要兼顾孩子的生活和上学。“当时挺不容易的,他没有告诉家里的父母,就自己一个人照顾我和孩子,瘦了很多斤。”妻子告诉记者。

因为平常是工作一天休息两天,在这两天中冯高林会拿出一天的时间用来补觉,另一天会在家里帮着收拾收拾屋子、干干家务,给家人做顿饭,一起聊聊天。“陪伴的时间虽少,但也会让这种幸福感弥足珍贵。”冯高林的妻子微笑着说。

本稿件所含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齐鲁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责任编辑:高倩倩
0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