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责任市民 > 正文

下冰雹别人往家跑 他却往外冲(2)

生病也不敢吃药,担心睡着了漏报

气象观测站需要24小时值班。30年来,蒲章绪值班时从没有过一次迟到、早退和误班。他回忆,自己年轻时也是文体活跃分子,刚到单位时根本坐不住。“别人都觉得这个工作挺枯燥机械,跟钟表一样每个时段记录基础数据。但是这只能自己慢慢调整,适应环境。”蒲章绪强调。

天气不好的情况要随时准备测量降雨、降雪,几乎全天无法休息。他举了个例子,夏天暴雨时,需要随时准备更换量瓶,一旦溢出将影响测量结果。

“下冰雹了,别人都往家跑,我们要第一时间冲出去,捡最大的冰雹,量出直径统计。还要加发重要天气预报。”蒲章绪笑着说,就是外面下着刀子他们也得出去。

最担心的事情就是生病了。即使是一个小感冒,他也不敢吃药。“一个人值班,很容易犯困,吃了感冒药更是这样。睡着了错过了点就是漏报。”蒲章绪说。

几年前观测站条件比较艰苦,舜耕路通车前,山下还是一片垃圾场。一下雨就满是黄泥,蒲章绪和他的同事们需要穿着胶靴走出去,然后到万寿路再冲冲脚,换上自己的鞋。

“那时候也没水,需要到山下挑水喝,自己带饭吃。”因为挑水不易,水要节约着用,蒲章绪从不洗脸,只用毛巾擦擦,为此他还买了第一个电动剃须刀。“电也不稳定,冬季山上气温低,电暖器停了只能裹上大衣打哆嗦。还有个同事因为烧蜂窝煤出现了中毒的情况。”现在观测站的工作条件已经有了很大的改观。“山上有水了也通了电,还能洗澡了。”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孙羽
0
齐鲁晚报简介|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网站广告报价| 意见反馈| 触屏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