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原创 > 话题 > 独家评论 > 正文

消失的肺叶求表扬

31年前救人后失去左肺,如今难获“见义勇为”

   11月26日,苗万俊的房子前荒草萋萋。天冷了,他只好去儿子家住,由于左肺被切除,走几步路呼吸就很吃力。 本报记者 戴伟 摄                      免疫力差,苗万俊隔一阵就要到医院输液。 本报记者 戴伟 摄 单位发的立功证,苗万俊保存了30多年。本报记者 戴伟 摄

这是一片肺叶的代价。

11月26日,躺在章丘市埠村镇医院病床上,58岁的苗万俊呼吸急促,胸膛里依然空落落的。

31年前,在辽宁营口零下十几度的冰天雪地里,他跳入水塘,救起一位落水老人。因那次救人,苗万俊肺部感染,在经历两次手术后,左侧肺叶全被切除。

“几十万的外债和越来越差的身体,让我跳楼的心都有了。”在他走投无路的时候,破旧的收音机里传来一丝希望:武汉市民方俊明救人导致截瘫28年后,被当地政府授予“见义勇为”称号。

就像电影《求求你,表扬我》的主角,他也希望除了手上捏了30年的立功证,还能有一个“见义勇为”的肯定。

但无论在山东还是在辽宁,受制于见义勇为的认定时限,他的人生难以被再次认可。

救人临时工

苗万俊已经记不起救人那天的具体日期,只记得全国文明礼貌月在那一年开始推行。

藏了30多年的立功证帮他回忆起确切的救人时间,1982年12月31日。

那时,27岁的章丘市埠村镇沙湾村人苗万俊,在辽宁营口市卫生管理处下的一个单位干临时工。这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原本是去盘锦打工,那里有个农场因知青回城缺劳力,但农场的水田逢旱无法耕种,于是他辗转到了营口,找到了这份工作。

营口的12月,冷风刺骨。那天中午下班,他和工友途经西市区五台子饭店,饭店北侧的水塘前正围着一群人。听到有人喊“掉水里了”,他停下了改变自己一生的脚步。  

围观的人很多,被围观的是一个头已入水的老人。从小就习水性的苗万俊来不及想就直接跳进水塘,“水还没有过我的脖子,但那人已经看不见了,我手一伸就拉到了他后背的衣服,使劲拉,最后救起来了。”

救起老人后,苗万俊立刻被工友们带到了锅炉房取暖。

所幸,水塘常年有饭店的污水排入,还没有结成硬冰,但刺骨的冷水还是给苗万俊的身体种下了不可逆的悲剧种子。

立功证

跳入水塘前,苗万俊甚至不知道那是个老人,也不知人是死是活。“情况危急,那会儿的人讲道德,只想着要把人拉起来。”

躺在病床上,苗万俊拿出一张从报纸上剪下的照片。“中间的这个就是我,旁边的是那个老人。我自己剪下来留个纪念。”照片上的苗万俊穿着军棉袄、戴着军帽,与现在虚弱的样子相比,年轻又精神。

其实在去东北之前,苗万俊已经救过一次人。他同样不记得日期,只知道自己当时十七八岁。

那是一个夏天,他路过村前河边,看到一个孩子在河里举着手。“头已经没进水里了,我水性好,下去就拉上来了。”

这一幕恰好被现在沙湾村的组织委员任君德撞见,被救的孩子就是他侄女。苗万俊嘱咐任君德不要声张:“说了家里大人会打孩子,好好教育她不要再下水就行了。”

苗万俊骨子里就是如此低调,在营口救人后,他也低调地过着自己的生活,直到事发几天后,当地一家媒体的记者找到他。

记者带着苗万俊专门去了被救老人家里,俩人聊天的情景被照相机记录下来登上了报纸,这张随后被他剪下的照片也成了一个泛黄的纪念。

当时,苗万俊所在的单位很重视他的救人举动,专门在系统里开大会表彰他,还给他发了立功证:大红的封面上有烫金的“立功证”三个大字,上面是一枚奖章,被“为四化立功”五个烫金小字吊着,里面则是他救人的经历和二等功的定论。

在立功证上,苗万俊的身份被定义为“农工”,单位发给这个农工额外的奖品是一面很流行的大镜子,还有几件衣服,“衣服可能是被救老人的孩子给的,他家的孩子在服装厂工作,料子非常好。”

切除肺叶

然而在这次救人后,苗万俊的人生却走向了另一面。

年轻力壮的他开始不断发烧、感冒甚至咳血,到处都治不好。

“救人后身体感觉不大行,没多久就离开了营口,去河北、北京求医。”由于自己是临时工,苗万俊几个月后选择回到章丘老家。

这是他人生中第一个灰暗的阶段。“我觉得日子没有过头了,站在医院楼上就想跳下去。”这个强硬的汉子,哽咽着承认了自己的软弱。

辗转多地求医,同乡说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可以治,他慕名而去。那时这个医院仅收治军人,“当时医院的医生知道了我是救人得的病,就给我治了。”手术花了近千元。 

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病案纸记录了手术过程。手术前后的诊断都为“左下肺及左上肺舌段支气管扩张”,1984年11月5日进行了左肺下叶切除手术,“切了一半左肺。”

出院后,苗万俊说自己当时并不怪任何人,“救人是来不及想的,也是应该的。”

术后恢复得不错,让他的人生重现了十几年的好光景。其间,苗万俊在家干活、做小买卖,还在乡镇企业里干活,也结了婚,生了一女一儿。“日子过得去,在村里我的生活也不是最差的。”

但最近十年,他间断性咳血,2011年7月16日咳血三次,最后一次量大,他住进了章丘市第六医院,诊断为“左肺下叶切除术后左肺上叶支气管扩张”。由于第二次打开胸腔易大出血危及性命,几个大医院不敢再为他开刀。

2011年8月30日,苗万俊转入山东大学第二医院,9月5日在全麻下进行左肺上叶切除术,住院十天后出院。出院诊断为支气管扩张、肺结核。

这次手术他花了八万,左肺被彻底切除后,他再也不能劳动了。

站着说话时,苗万俊要按着右腹才能提起气,躺着说话才能顺气。由于免疫力下降,几乎每个月他都会因低烧到镇上的医院治疗,定期复查,感觉不适就要随诊。

过期的诉求?

与他30年的看病经历一样,家庭和事业的不顺,也如同梦魇般折磨着他。

11月26日,苗万俊从埠村镇医院出院。随身的钱已经不够交纳医药费,他拒绝了别人垫付的好意,要先回家,等过几天再来交费。

途经他的老房子,屋前长满了衰草。一间猪圈房、一间灶房和一间主房都已上锁,锁门的铁链已长满铁锈,窗玻璃都被尘土覆盖。

他站在沧桑的老屋前,如同一个沧桑故事的注脚。“这是我人生第二次觉得没有希望。”他喃喃地说着,“我不愿意承认自己不行了,但我身体确实不行了。我不想拖累家人,希望政府能够帮我一下。”

他再次想跳下楼去。2009年他已把多年的积蓄投到了村里的石料厂,“但没开几天工就停产了,投的钱都没有了。”

几天前,在只有破旧收音机陪伴的日子里,电波里传来武汉市民方俊明的故事,他似乎看到了希望。

“我们的经历太像了,他28年后可以认定‘见义勇为’,我是否也可以申请‘见义勇为’?”苗万俊翻出立功证,也翻出了心中包裹30多年的那场救人经历。

唯一的诉求传递到村里后,得到了肯定和同情,村里准备为苗万俊申请低保。但对能不能申请“见义勇为证”,至今,村委会、镇政府和济南市民政局都无法给出答案。

苗万俊不会上网,他查询不到湖北省对“见义勇为”的认定是没有时间界定的,方俊明的经历对他而言无法复制,因为无论是山东省还是辽宁省,对“见义勇为”的认定都有严格的时间要求。

苗万俊得到的回应只是目前两省相关规定里冰冷的两行字:“申请、举荐确认见义勇为应当自行为发生之日起一年内提出;情况复杂的,不超过两年”,“申报时限为见义勇为行为发生之日起六个月内;情况复杂的,可以延长,但最长不得超过一年。”

或许,他的人生将就此被见义勇为立法的缺失和程序的不明确确定为悲剧。

本稿件所含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齐鲁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崔可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