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品牌栏目 > 凡人歌 > 正文

爱心妈妈:用爱心牵手,就想让他们过得更好

核心提示: 2007年六一儿童节,嘉祥县的几名电力女职工,参加了县妇联组织的与留守儿童结对子活动。了解后才知道,这些孩子有多需要呵护。她们便将这种结对子活动坚持了下来,有的给钱给物,有的把留守儿童接到家里,有的隔三差五去看望,有的干脆认作“女儿”、“儿子”。在几位“爱心妈妈”的带动下,更多的“爱心妈妈”,甚至“爱心爸爸”、“知心姐姐”、“知心哥哥”也加入进来。今年5月,“爱心妈妈工作室”正式成立,团队更加正规。

济宁爱心妈妈团队11

济宁爱心妈妈团队

一次偶然的相遇,铸成割舍不掉的亲情,日积月累,这份亲情已经超越了血缘。四年前文慧和程程的相遇,改变了两人的一生;两年前宜华也遇到了他的知心大哥;半年前50多岁的郑寿河也有了二女儿……他们都是国家电网山东嘉祥供电公司的职工,而他们还有上百位同事都与贫困留守儿童、孤儿结成了胜似血缘的亲情,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爱心妈妈”。

文/片 本报记者 岳茵茵 张晓科 实习生 张月 通讯员 李军

一次问路,弟弟遇到了恩人“大哥”

两年前,31岁的韩兆峰晨练时遇到一位小伙子,穿着破旧的校服,一双胶鞋到处是洞,推着一辆大轮车。“大哥,县武装部怎么走?”小伙子问。“我正好也往那走,一起吧。”韩兆峰说。

聊起来才知道,小伙子叫宜华,19岁,嘉祥县梁宝寺镇桑科集村人,8年前父亲因癌症去世,大哥是个哑巴,二哥在安徽上大学,他今年也考上了烟台大学。除了低保,母亲靠捡破烂维持整个家,没钱上学,宜华想到报名免费的军校。很遗憾的是他没被军校录取。

韩兆峰说,后来他去宜华家,一家人住的是土坯房,到处都是母亲捡来的垃圾,家徒四壁。说到这里,韩兆峰哽咽了,不停拍着自己的胸口,强忍着泪水。韩兆峰学生时期家境贫困,有过一样的困境,才懂得泥泞中的人最需要什么。韩兆峰资助了宜华1000元,但离1万多的学费还差得太远。宜华借遍了亲戚朋友,只借到1000元。韩兆峰帮他申请助学贷款,争取到“阳光利群助学金”,刚好够学费。“你是我这辈子的恩人,我会报答你的。”大学报到时,宜华哭着说。

入学后的宜华勤工俭学,勉强够生活费,学校为他减免了不少学费,成绩优异的他每学期都能拿奖学金,隔三差五给大哥打电话发信息,每次回家都要先去看大哥。一次回来,宜华给大哥带了一包鱼片,韩兆峰放了很久,“这包鱼片对我来说太珍贵了,舍不得吃。”

宜华有了这位大哥改变了不少。7日,记者与他通电话时,他说:“若不是遇到了大哥,我的人生轨迹不知会发生什么样的改变。遇到他后我从一个内向自卑的孩子,变得善于与人交流,原来认为人情冷漠,大哥教会我要懂得奉献,也要感恩。等我有能力了一定会报答他。” 

50多岁了,又多了个“亲闺女”

50多岁的郑寿河,儿子已经工作了,半年前他参加一次结对活动时,与梁宝寺镇运河村12岁的英萍结成了对子。“活了大半辈子又多了一位女儿。”郑寿河笑着说,他至今记得第一次见女儿时的情景。

今年三八节,国家电网山东嘉祥供电公司组织“爱心妈妈”在梁宝寺留守儿童学校举办结对子活动,郑寿河作为“爱心爸爸”也参加了,留守儿童站成一排和“爸爸妈妈”逐一结对子。英萍正巧站在郑寿河面前,羞涩的小姑娘有些不敢抬头看他。“一排孩子穿的都是运动鞋,就她穿着一双破旧的布鞋,怎么问她她都不说话,很扭捏也很羞涩。”郑寿河说,英萍上有姐姐下有弟弟,父亲常年在外打工,母亲腰间盘突出不能干活,家庭贫困但学习成绩却是全年级第一。

几天后,郑寿河千挑万选地为英萍买了一双运动鞋送到家里,亲自给女儿穿上。“我爸爸都好久没给我穿过鞋了,我才刚认识伯伯,他还给我系鞋带,这个人不坏。”英萍从那以后就叫郑寿河伯伯,每次考试完总要第一个向伯伯汇报。英萍的妈妈韩小元说,英萍比以前学习更刻苦了,或许是有了伯伯监督的缘故,孩子更有上进心了。

8日,记者跟随郑寿河来到英萍家,这次他给女儿送来一双黄色的运动鞋,急着让女儿试试。“正好。”英萍高兴地对郑寿河说。“当然啦,我知道你脚的尺寸。”郑守河笑得非常开心。

一次活动,儿子找到了“亲妈妈”

四年前,文慧参加一次与留守儿童结对活动,遇到了8岁的程程。程程板板正正地坐在座位上,黑亮的大眼睛不停地眨着,看着渐渐走近的文慧。“宝贝,阿姨坐你里面,你起来让阿姨进去好不好?”就这样,两个人紧挨着坐在了一起。

“宝贝,你爸爸妈妈在哪打工?”文慧以为程程和多数留守儿童一样,父母在外务工,没想到程程哇地一声哭了。不知所措的文慧后来才知道,程程还没出生爸爸就出车祸去世了,妈妈生下他后也改了嫁。虽然有时也回来看他,但因为有了新的家庭,慢慢地疏远了程程。

“我妈妈原来对我挺好的,可后来又有了孩子就不要我了。”8岁的程程哭着,一滴泪正好落在文慧的手背上,就像一根钉子扎进了文慧的肉里。“我当时就发誓要像对自己儿子一样的对他,给他一个家。”之后,文慧每隔几天就去看程程,节假日把程程接到家里住,和自己的儿子一起玩,买学习机、衣服、书籍也是一人一份。

7日,记者跟着文慧来到程程家,小家伙早早地在路口顶着太阳等着,“阿姨,这么热的天你咋又来看我了,我挺好的,你别担心。”程程嘴上虽然这样说着,但一脸的开心。他一直想叫文慧妈妈,但文慧顾虑孩子的母亲仍和他有联系,不想因为她的存在让母子俩隔阂更深,事实上,在她心里,他早就是自己的儿子了。

“他比我亲妈妈好多了,带我去城里吃肯德基,摘草莓,去济宁科技馆,这都是我从来没接触过的。还经常接我到她家里住,和弟弟一起玩。”程程说完指着头顶上的石榴,“俺家的石榴和柿子快熟了,到时候给阿姨送去。”

程程说,文慧的出现让他改变了很多,以前他不敢听小伙伴说起爸爸妈妈,自卑、孤僻,现在他和小朋友们说得最多的就是这个比妈妈还亲的阿姨。程程的爷爷奶奶临走时给文慧拿了两个咸菜疙瘩,一路上文慧双手捧着,她说这是她的宝贝疙瘩。

爱心在播撒中成长

“亲爱的妈妈,我想你了,你想我了吗?……”这是嘉祥县一名留守儿童写给“爱心妈妈”的信。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孩子们在字里行间流露出了胜似血缘的依恋。这些“爱心妈妈”们就像沙漠中的一泓清泉,让孤单的孩子们看到了希望。

脆弱的心灵需要亲情的呵护

“嘉祥供电公司不只供电,还贡献爱心。”嘉祥县妇联副主席王金丽说,“爱心妈妈”是活跃在嘉祥县的一支天使队伍,为贫困儿童默默奉献着。如今这支队伍5岁了,不仅有爱心妈妈,还有爱心爸爸、知心哥哥、知心姐姐。

嘉祥县是农业大县,外出务工人员多,2011年有统计称农村留守儿童数约有1万3千多人,每年只增不减。为此,从多年前开始嘉祥县工会、妇联,每年都要举行职工与留守儿童一对一结对子的活动。

2007年六一儿童节,嘉祥电力公司的文慧、赵海霞和几名同事一起参加了结对活动,了解后才知道,这些孩子的内心有多么脆弱。“就像易碎的玻璃,家庭情况各有不同,但他们亟需亲情的呵护。”

这些孩子和她们的孩子年龄差不多,但生活的环境却如天壤。“我家是独生子,有了好东西总是独占,自从把结对的程程带回家,儿子慢慢改变了,学会了谦让。这些孩子其实很懂事,城里孩子缺的就是这份难得的懂事。”文慧说。

不仅有“爸爸妈妈”,还有“哥哥姐姐”

现在,嘉祥供电公司的职工每年都参加结对活动,并把与留守儿童的关系维持下去,有的给钱有的给物,有的接到家里和自己的孩子一起过假期,有的隔三差五就去家里看望,视如己出。

后来,爱心妈妈不再单单局限于嘉祥电力公司的女职工,不少有孩子的男职工也加入进来成了“爱心爸爸”。再后来,又多了“知心哥哥”、“知心姐姐”。爱心像一面旗帜,挥舞着、号召着不断有人加入。截止目前,嘉祥电力共有103位职工加入到“爱心妈妈”中,男职工占了四分之一。

除了每年与留守儿童学校不定期结对,孤儿、单亲孩子、残疾儿童、贫困学生……遇到这些孩子们,“爱心妈妈”们都会尽己所能的去帮助他们。今年六一,“爱心妈妈”们还带着自己的“孩子”参观了供电公司,去城里吃肯德基,去生态园摘草莓……

“我想应该更多地从心灵上给他们帮助,这些孩子对家庭这个词很敏感,却也非常渴望家庭的温暖。”爱心爸爸郭继海说,同事们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今年5月,“彩虹爱心妈妈工作室”在嘉祥电力公司成立,工作室完善了“爱心妈妈”章程、制度、基金管理,使“爱心妈妈”团队更加正规。

“爱心妈妈”团队将在全市推广

“每一个结对职工的家属对这一爱心行动都非常支持。”国家电网山东嘉祥供电公司党委书记孔祥华说,职工自己的孩子和这些孩子接触后大变样,他们相处得很融洽,学会了分享,更懂事了。“‘爱心妈妈’是我们公司的骄傲,现在我们通过一次次活动把‘爱心蓄水池’做得更大,让更多的孤困儿童得到爱的滋润。”

“不少朋友问我能不能加入,我们当然欢迎了,只要对孩子们好,付出不图回报,我们就欢迎。”爱心妈妈工作室的工作人员说。也有“爱心妈妈”坦言,不少年龄大的孩子上了大学后,就主动断了联系,虽然他们也曾心酸过,但不会因此影响继续帮助别人的决心。“我们没想过要孩子们回报,只希望我们的付出能让他们过得更好。”爱心妈妈满琳说。

济宁供电公司党委书记李作兵表示,将在全市供电系统推广“爱心妈妈”团队,让更多的职工加入进来,使供电系统的“爱心妈妈”队伍越来越壮大。用真情播撒希望,用爱心传递温暖,真正让孤困、留守儿童感受到“离开父母不乏亲情,留守在家不缺关爱”。

2013年08月09日  来源:齐鲁晚报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许建立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