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慈善 > 好有爱 > 公益动态 > 正文

男子无钱手术自锯右腿:当初缘何选择如此惊人举动(2)

今年47岁的郑艳良,是保定市清苑县东臧村村民。患上怪病之前,郑艳良是家里的顶梁柱,村里有名的壮汉子。自家四亩农田春种秋收,农闲时到附近的砖窑厂推土拉坯,哪样重力气活他都不怵头。2012年1月28日,农历正月初六的下午,郑艳良先是感觉腹部疼痛,而后疼痛迅速转移到两条腿上。如刀割般的疼痛,豆大的汗珠直往下掉。坚持走到村诊所,注射了一针镇痛剂后,郑艳良的双腿就无法站立了。随后他被家人送到保定和北京的几家大医院进行检查,最终确诊为双腿动脉不明原因大面积栓塞。在血管造影图上,他右腿所有动脉和左腿膝盖以下动脉,都消失不见了。

多家大医院的医生看过诊断结果后,都说这种怪病全国都很少见,目前尚无法医治,只能采取保守治疗方法,并判断郑艳良最多活不过一个月。而此时,为看病家中的积蓄也已经花光了。无奈之下,郑艳良被接回家中。妻子沈忠红回忆起当时情景不禁泪崩:三个多月时间里,郑艳良被疼痛折磨的意识模糊,喊叫的周围邻居都不能入睡。不管黑夜白天都只能倚坐着,无法平躺下。强效镇痛药别人一天一针就有效果,丈夫一天注射三次都不管用。几天后,丈夫的右腿上开始出现很多紫斑,而后皮肤变黑开始大面积溃烂、流脓,连腿骨都恐怖的露了出来。

郑艳良说,大面积溃烂的右腿不但彻底失去了行走功能,溃烂的部位还不断向上蔓延,于是他有了截肢的想法。可是当时家中吃饭都成了问题,根本没钱去医院做手术。他也曾请求村诊所的大夫帮助截肢,但人家根本不敢动手,他就琢磨着自己动手截肢。

2012年4月14日上午11点多,郑艳良把连日照看自己劳累不堪的妻子,支到西边卧房内睡觉休息。而后他找来家中的一柄红塑料把小水果刀、一根钢锯,再把毛巾缠在一把痒痒挠上咬在嘴里,就在东卧房的床上开始给自己做截肢手术。

20多分钟后,被噩梦惊醒的沈忠红回到东卧房时,被眼前一幕惊得目瞪口呆:丈夫的右腿已从距大腿根约15厘米处被锯断,截肢用的钢锯条因受力过大崩断成两截,桌子上是四颗被咬掉的槽牙。好在因为动脉有栓塞,截肢时出血并不多。

截肢后,郑艳良右腿的溃烂终于止住,但怪病却在他的左腿上开始持续蔓延。现在,他的左脚因溃烂从脚踝处断落,溃烂已经蔓延到膝盖下部约10厘米位置。为了省钱,郑艳良想出了一个对付溃烂的土办法:先用大量碘伏消毒液擦洗,再用涂抹了红霉素的纱布包裹,最外面捆上婴儿用的尿不湿吸收脓液。然而即便一天换药两三次,仍不能制止溃烂向上蔓延。大把的止痛药,也难以抵抗溃烂部位产生的剧痛。

上一页 1 2下一页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刘齐
0
齐鲁晚报简介|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网站广告报价| 意见反馈| 触屏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