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内新闻 > 正文

上海高校被水淹 黑天鹅金鱼“上学”照片走红

暴雨过后,金鱼和黑天鹅都游进了校园 CFP供图

黑天鹅、金鱼、龙虾都“上大学”

暴雨过后,金鱼和黑天鹅都游进了校园 

晚报记者 张骞 俞陶然 崔翼琴 实习生 田雨霖 报道

黑天鹅游到寝室楼下,锦鲤鱼在马路上自在悠游……一场大雨,让申城高校趣事无限。聪明的学子想出各种应对招术,划皮划艇上学,男生趁机会“熊抱”女友去教室……“滑湿大”、“浮蛋”、“浇大”等风趣“校名”也在各校BBS和校园网上流传。

记者还从各校获悉,各校后勤部门昨日也及时派人对校内所有下水道进行排查,清理杂物堵塞,保证排水畅通。截至昨晚,本市各高校的积水均已基本退下。

小龙虾、金鱼现身校园地面

昨天,在上海师范大学奉贤校区,地面上竟然出现了小龙虾,这也成为校园里的一桩趣谈。上师大土木工程专业大二学生顾晓喻就是这桩趣谈的见证者之一,他告诉记者,昨天中午大约11点多的时候,他上完两节课从教室返回寝室,路过积水较严重的食堂附近时,看到很多学生聚在一起低头围观一样东西,走进去一瞧,居然是一只小龙虾在积水里爬行,感到惊奇不已的学生们纷纷掏出手机拍照留念。可惜小顾到得晚,刚掏出手机,小龙虾就被清洁工阿姨捡起来扔进垃圾桶了。

“这是昨天发生的一件比较有趣的事情,但是整体而言,台风还是给我们添了不少麻烦。”小顾说,可能是奉贤地区靠近海边的关系,他们这边雨下得比较大。昨天清晨他出门从寝室里赶去上课时,学校地面积水挺严重的,特别是学校里的那条河,水涨到都快溢出来的程度。从寝室到教室,要路过食堂附近,那里的积水深度要漫过整只鞋子,不少胆子小的女生不敢走,只能选择绕路,很多男生便选择沿着旁边绿地边沿走,好似走独木桥一般。因为积水,平时都是骑自行车上课的学生都改为步行,基本上所有上课的学生都迟到了。“我大概迟到了六七分钟,有的学生要迟到一刻钟。还有约四分之一的学生没有来上课,他们大部分是外地学生因为台风挡道没能及时赶回上海。不过,到了中午,积水基本上就退了。”

暴雨中,本市还有高校池塘里的金鱼也被冲到马路积水中,有同学开起了玩笑:“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

记者了解到,昨天台风对本市很多高校都造成积水影响。不少学生纷纷发微博、微信吐槽。上师大天华学院的学生发微信说,校园里的黑天鹅游到寝室楼前去了。上师大商学院的学生立刻编了一个段子:"你们学校在海边是么?’‘以前在海边,不过现在在海里。"

 校园里泡澡、淋浴两不误

昨日,松江大学园区某大学宿舍楼下的一张照片在短短几分钟迅速被学生们转载。从宿舍楼上面俯视,路面完全被水淹没,零零星星的自行车车轮一半泡在水里。有同学在微博上感慨“大学城洗浴中心,泡澡、淋浴两不误!还不快带上亲朋好友来享受这帝王般的待遇!”

在松江大学城某学生公寓15号楼下,一位身手矫健的同学划着墨绿色的皮划艇慢慢地“游”向宿舍楼,华政的同学纷纷留言,对该同学的机敏赞赏有加。还有同学根据水淹情况把大学学校的名字都改了,“滑湿大”(华师大)、“浮蛋”(复旦)、“浇大”(交大)等风趣“校名”在各校 BBS 和校园网上流传开来。

“待大水及腰,老师给我4.0可好?”上海政法大学的学生们在校内社交网站上这样调侃道,旁边则配着一张大水漫过讲台的图片。

交大闵行校区的卢同学说,平日里坐校园巴士一般需要候准停靠的时间,然而昨天她却发现校园巴士开行的频次变密了,在滂沱大雨中行驶的“水上巴士”成了校园内最便捷的交通工具。记者也了解道,在昨天的大雨中,交大后勤部门及时派人对校内所有下水道进行排查,如有堵塞及时清理,保证排水畅通。生活园区也进行了安全排查,确保不发生因大雨引发的次生安全问题。

 校区地势低 同济教室被淹

昨天,一张微博上发布的同济大学教室被淹照片在各大网站上流传,引起了许多网友的议论。教室为何会被大水淹没?记者就此采访了同济大学基建处副处长陆福茁。他表示,同济四平路校区地势较低,而由于地铁站和下立交工程的建设,校园周边地区的路面排水管道进口较高,所以每逢暴雨都会出现倒灌现象。

据陆处长解释,同济四平路校区的地势一直比较低,在四平路路面整体抬高后,该校的地势更低了。地铁10号线的同济大学站以及下立交工程的建设,让路面的排水管道处于相对较高的位置,所以每次暴雨,校园里总是会有大量积水。由于昨天的暴雨特别大,整个校园成为了“泽国”,连校园里小河的水都溢了出来。

“据我们了解,那张教室被淹的照片是在南楼东面的某个教室拍的。”陆处长说,这幢楼是保护性历史建筑,建于上世纪50年代,一楼的地势很低,此次下暴雨大水就涌进了一楼。因为是保护性建筑,校方无法通过改建来解决这个一直存在的问题。“而且这次我们没法抽水,小河里的水都溢出来了,抽出来的水没地方去。”

那么,是否能安排去别的教室上课,避免师生涉水上课的情况出现呢?对此,陆处长表示,更换教室不在基建处的职权范围内。“这场暴雨来得很突然,我估计学校有关部门当时来不及调配教室了,或者其它教室都已有课,没法更换教室。”陆福茁说。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