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络问政 > 媒体监督 > 正文

枣庄大沙河遭化工厂污水污染 厂门前杨树枯死

核心提示: 记者注意到,在这家化工企业的大门口的一排杨树,早已经干枯死掉,这与盛夏里其他杨树形成了鲜明对比。不光化工厂大门的杨树干枯,在化工厂背面的一排杨树也早已枯死,而且在化工厂的东面、西面、北面均有发着恶臭的污水。

Z04_Z04_0068

一家污水处理厂排出的红褐色水流进大沙河。本报记者 李泳君 马明 摄

近日,山东省环保厅的相关检测,位于峄城的大沙河贾庄闸断面氨氮浓度为4.2mg/L,超标3.2倍。附近村庄的村民们反映,在贾庄村周边以及河流上游分布有一些化工厂以及塑料厂等企业。

9日、10日记者连续两天实地探访发现,在大沙河贾庄闸上游有粗大的管道排出来红褐色的水直接排进大沙河。

离大沙河百余米 化工厂排出刺鼻气味

记者几天前采访时,大沙河附近村庄的村民曾透露,在褚庄村就存在有化工厂,很多年了,这个化工厂就这么一直影响着这个村子。在村民们看来,这些坐落在村子里的化工厂或多或少都影响着这里的环境,但是对于村民们而言,或许他们能做到的却只有抱怨。

“去年十月份左右,一刮风,整个村子都飘散着一股刺鼻的气味,然后,树叶就开始枯黄,再之后就开始大面积地掉落。而按照惯例,那个月份根本就不是树木落叶的季节。”9日,褚庄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村民,向记者讲述了去年村里遭遇的窝心事儿。“这些化工厂本来就是制作化学原料的,气味非常难闻,人闻到了都有点头晕,根本就受不了,我们怀疑就是这些难闻的气味,把村里的树叶活活熏死了。”

按照村民的指引,记者在褚庄村西边找到了村民所说的这座化工厂。记者发现,这家化工厂就在褚庄村,而是和居民的住房紧挨着。化工厂面积还算不小,在外边能够很清楚地看到有工人在走动,“这座化工厂离大沙河也就百余米远,而附近不光这一家化工厂,继续往南走的话,还有一家企业,也排放刺鼻的气味,对村子里的影响也很大。”村民们说。

记者了解到,褚庄村这座化工厂,是由原峄城区肖桥化工厂的基础上改制而来,它的主要产品有:有机磷系列阻垢缓蚀剂、螯合剂、有机磷固体系列(高纯固体及固体钠盐)、聚合物类阻垢分散剂、杀菌灭藻剂。“白天正上着班呢,然后突然停电了,现在工人们都不忙。”工厂内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是一家存在了多年的私人企业,工厂主要就是生产一些水处理药剂。

化工厂三面污水环绕 门前一排杨树枯死

记者注意到,在这家化工企业的大门口的一排杨树,早已经干枯死掉,这与盛夏里其他杨树形成了鲜明对比。不光化工厂大门的杨树干枯,在化工厂背面的一排杨树也早已枯死,而且在化工厂的东面、西面、北面均有发着恶臭的污水。

“越靠近污水的树木,死得越快,然后往里的树木有的落叶掉了一大片,也只有远离污水的树木长得还好一点儿。”褚庄村一位村民说,这些污水里面肯定含有化学物质,这不仅影响了周边的树木,就连村民种的玉米有的也难逃一死,“西边的玉米地紧挨着污水沟,第一排玉米明显比后面几排的玉米长势要差,显得又矮又黄。”

“我们是一家化工企业,上班的车间肯定有味,而且我们这边白天和晚上都上班,一般晚上要忙到十二点左右。”化工厂的一名工作人员透露。而记者发现,在化工厂东北角,整个一片大池塘绿油油被青苔覆盖,走近臭哄哄一片,蚊蝇乱飞,池塘周边有杨树和村民种植的玉米、花生等农作物,水塘里很多杨树倒在里面。

那么这家化工厂的污水是否会影响到大沙河呢?针对污水排放去向的问题,村民们坦言,污水会顺着河沟流向工厂南边的一条小河,污水也会顺着河沟往北流,如果渗透到地下,这么近的距离,长年累月地渗透,多多少少会影响河流水质,再说并不是一家企业,在其他的河段也会存在一些企业。

粗大管道排出红褐色水 哗哗地流进大沙河

“在大桥村北边,大沙河西边上游也有化工厂还有电厂,那一段的水质和下游的颜色,如果对比会发现明显不同。”10日,在峄城区吴林街道办事处的大桥村的一位村民告诉记者,其实在周边除了有化工厂之外,还有峄城的一家污水处理厂,经过处理的水也会排向河里。

果然,就在大桥村外东边的大桥南侧,有一处排水沟不停往河里排水,记者注意到,这一侧的排水颜色与大沙河河水颜色并没有明显的区别。同时,在大桥的北侧,也有一处大管道里的水径直排放到大沙河里,但是这处管道里的水与南边管道里的水,水的颜色有了明显的区别,北侧管道排出来的水竟是红褐色,下午一点多到两点多,记者观察了一个多小时,红褐色的水一直没有停。

“这个管道里的水,是经过处理的污水吗?这种颜色的水直接排到河里,肯定会对沙河有影响啊。”大桥上,有几位村民议论纷纷。同时,在大桥西侧的一处支流里,流向大沙河的水颜色均是暗绿色,整个河床被塑料垃圾所覆盖。

而记者了解到,早在几年前,峄城区政府就开始大沙河改造工程,即在大沙河建立景观长廊以及建立固庄橡胶坝等。但是固庄村村民张兆合颇感遗憾:“多年前,大沙河河水清澈,甘甜可口。每到夏天的时候都村民都躺在河里乘凉,俨然一条天然的浴场,现在不行了,只有下去沾点水,就立刻起疙瘩,又疼又痒。”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崔京良
0
齐鲁晚报简介|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网站广告报价| 意见反馈| 触屏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