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热点风向标 > 正文

因生活困窘丢弃失明儿子 20多年后再相聚爹妈连称对不起

核心提示: 1985年,展长明被父母包裹着放在一户人家门口,后来被一位叫陈茂琴的老人收养。此后,魏绪川曾找到他们家去看展长明,展长明养父母一家不肯见。

文/片 本报记者 赵苏炜

8月4日,在泰安青年路残联培训中心附近,东平老汉魏绪川拉着20多年未谋面的盲人儿子展长明的手一遍遍说着“对不起”, 魏绪川的妻子王会梅站在一边忍不住哭泣着。29年前,他们在生活困苦中将这个亲生儿子丢弃在了别人家门口。如今29岁的展长明在养父母的照顾下,居住在河南安阳,近日他来泰安参加盲人按摩培训,与同为盲人的东平人阮旭东相识,在阮旭东牵线搭桥,他终于在二十多年后与自己的亲生父母重逢。

盲人老乡搭桥,促进20多年后的团聚

“8月1日,我和展长明第一次见面,我们同是东平斑鸠店的老乡,得知展长明的身世后,我知道他的养父母就是我们村的,我决定帮他联系上亲生父母。2日,我给村里打电话,要来展长明亲生父母的电话,第一次通话后,他的父母非常激动,在电话里就哭了起来,希望早点见到展长明,于是就安排了今天的见面。”阮旭东说。

魏绪川和王会梅早上六点坐着村里的运货车就往城里赶,九点就到青年路,在路上一直转悠着想给展长明买件衣服却不知道尺寸。

王会梅说:“我们俩知道今天要见孩子,一晚上没睡,打一听说他的消息,我俩就特别激动。不怕孩子埋怨我们,我们就是想见见他。”

“这次能相见真的很偶然,多亏了残联工作人员还有阮旭东的帮忙,他小时候会跑的时候我去偷偷看他一次,这一晃二十几年再也没有音讯。我也不知道他搬到河南的事。”魏绪川感伤地说

幼小时遭遇遗弃,他心中曾经种下“恨”

4日上午,在泰安市青年路的依山宾馆,由残联工作人员搀扶着,展长明来到魏绪川和王会梅的身边,王会梅见到儿子的一刹那,忍不住捂住嘴哭了起来,魏绪川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搀扶着展长明坐下。

“对不住你啊,孩子。”魏绪川哽咽地在展长明耳边说着。展长明微笑而又平静地说:“这都是过去的事了。”

展长明虽然眼睛看不见,但却是个阳光大男孩,“他每次都是带着甜甜的微笑,每次都非常有礼貌,他普通话讲的特别好,声音也好听。”搀扶展长明的工作人员说。

据了解,1985年,展长明被父母包裹着放在一户人家门口,后来被一位叫陈茂琴的老人收养。此后,魏绪川曾找到他们家去看展长明,展长明养父母一家不肯见。

展长明回忆起儿时的事说:“我记得小时候你们曾找过我,我奶奶(养父的母亲)给我说的时候,我很生气,悲愤地跺脚,不想见到你们,当时村里人都知道我是捡来的,我很怕别人提起这件事。我很感谢我的奶奶,她是个非常善良的人,是她当年坚持收养我。我也很感谢我现在的家人,我应该好好报答他们。”

养父母卖羊肉串供他长大成人

“除了眼睛不好,看起来他身体不错,长得高也壮,他养父母家庭环境比我们强,他能生活的好,我就放心许多。”王会梅说。

展长明这次来泰安待十天参加培训,是为了通过盲人医疗按摩考试,他的户籍一直在泰安,所以他只能在泰安考试,展长明的养父母特别重视他的教育,从小送他去盲人学校读书,请专门的老师教他学音乐,展长明爱唱歌,会唱豫剧,还擅长二胡、笛子等七八种乐器,2002年,展长明还去北京人民大会堂表演过。

“我父母就是卖羊肉串的,收入也不多,他们对我很舍得投入,从来没要求我回报过。我总觉得这么多年我给他们家添了很多麻烦,家里的哥哥姐姐对我也非常关心,我学习医疗按摩多年,有了一技之长,在安阳的一个小诊所上班,日子以后会越过越好。”展长明满足地说。

父母愧疚想弥补孩子,想被“认”还有些难

“儿子像我,脾气扭”王会梅说。她说:“我们不要求长明一定要喊我们爹妈,当年是我们不对在先,那时候家里条件确实很差,带他四处看病没办法,把他送走后,我们后悔去找过他,打听过他,常常想念他流泪……”

阮旭东说:“我和长明都是盲人,我们都经历过很多不好的事情,这也促使我们看开许多,没有什么事是我们再接受不了的,长明只是一时不能接受,以后他会想开的。”

展长明一直强调,如果奶奶同意了,他和生父母也可以经常往来,但还是坚持和养父母一起生活,毕竟他们有多年的感情。“奶奶今年85岁了,身体很好,我还要好好孝顺他。”展长明说。

中午,展长明与生父母坐在一起吃了顿饭,吃饭时,魏绪川和王会梅吃不下,哽咽地看着儿子吃饭,不停的为展长明夹菜、盛汤,看着儿子吃饭不方便,魏绪川心疼地说:“我真想能做点什么事弥补这么多年的错。是我对不起儿子。”

泰安市残联培训中心的孙慧敏劝说他们二老不要太伤心,她说:“你看长明如今这么优秀,你们应该欣慰才是,无论以后怎样,亲人永远都是亲人。”

魏绪川和展长明互相留下联系方式,魏绪川说:“长明,过些日子,我去看望你的奶奶,希望她能见见我,我很感激她。”说完,魏绪川又紧紧握住了展长明的手。

临走前,魏绪川托孙慧敏给展长明留下一千元钱,让展长明买些吃的用的。希望有机会还能再看他。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宋晓阳
0
齐鲁晚报简介|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网站广告报价| 意见反馈| 触屏版